搜 索
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正文

中国武术发展及当代复兴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7年08月09日 15:45     来源:中新网广东

  武术在发展过程中不断从中国传统哲学、兵学、医学等方面吸收知识,通过历史的不断洗礼,至今已形成为一种具有多种价值的运动项目。然而纵观历史,武术的发展受社会政治、经济的制约,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变革而演进。

  古代武术是指1840年以前的武术。古代武术具有修身养性、强身健体、观赏表演的功能,但在相当长的一个时间里,武术的价值是以攻防格斗为主的,它服务于军事。在封建社会武艺主要用于军事活动,也正因为是这个原因,国家对它有相对的垄断性,不允许民间习练武术。统治者认为每人都拿着刀拿着枪练,国家将不会稳定。在漫长的冷兵器时代,武术始终是提高军队战斗力的重要因素。在冷兵器时代,具有防格斗含义的武术随着国家机器的运转而被推动发展。

  近代武术是指1840年到1949年的武术。在这一时期武术的攻防格斗、强身健体、修身养性功能逐渐弱化,教育价值不断强化。从鸦片战争到新中国成立的百年历史中,是中华民族遭受侵略、奴役的历史,同时也是一部中华民族的抗争史。在中国人民与外国侵略者抗争的百年战乱中,固守千年的武术根基被动摇了武术赖以生存的环境遭受到前所未有的破坏。在民间,武术健身、修身养性的作用找不到寄托,军事方面的“实用技击”在枪炮面前不再显威逞能。这种现象的出现是由当时的客观条件造成的,但武术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发展,而是以其它的形式展现着它独特的价值。

  现代武术是指1949年以后至今的武术。新中国成立以后武术受到了政府的重视,设置专门机构——民族体育形式研究会,对武术实行领导,标志着武术被正式列入体育范畴,成为社会主义体育事业的一部分。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各大院校相继恢复和成立武术系,以及武术硕士、博士点的建立,学校武术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如果说原始社会是武术的萌芽期,冷兵器时代是武术的大发展期,热兵器时代是武术的蜕变期,那么,武术融入现代体育则可以说是武术的一大飞跃。现代武术以体育的形式几乎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它主要表现为具有强身健体、攻防格斗、竞技表演、发展经济等价值,但这些方面也不是平衡发展的。

  武术在发展上既要保持它的本质特征,又要符合现代社会发展的需求,这确实是件不太容易的事情。一方面,中国传统体育文化讲究和谐,注重个人修养和个人的心领神会,带有某种经验、直觉、模糊的性质;而西方竞技体育文化讲究竞争,重视现代科学的综合运用,带有公开性和直接性。由于这两大文化本体及其存在环境的巨大差异,所以它们在交流中有些方面的对立是绝对的。从几个不同的方向发展武术,既保留了武术的特色,又给其提供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竞技武术是以提高运动技术水平、争夺奖牌为目的的职业化人群所进行的武术训练和比赛。这种类别的武术将向符合奥运会规则的方向发展。

  群众武术是以强身健体为目的的,广大人们群众都能接受的、运动量适中的运动方式,太极拳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民间武术就像我们现在说的传统武术,首先它是需要长时间艰苦训练以达到身体潜能的最大发挥,同时又追求通过身体锻炼来促成无形精神的升华,实现理想人格的塑造,透射出十分明显的重人格倾向。

  武术文化是民族社会文化的一部分,是与社会物质基础相联系的,是各民族政治和经济的一种反映,并随之产生而产生,随之发展而发展

  学校武术是围绕不同学校的教育目标、任务,有计划、有组织地开展的武术训练和教学过程。武术内容的博大精深,一种形式来包含所有武术的特点确实很困难,这样的分类使武术能够按照不同的侧重点并行不悖,从而促进武术更好地发展。

中国武术的尚武精神

  中国武术是以中华传统文化为基础,伴随着中华民族精神的形成并发展起来的一个民族传统体育项目。随着中华民族的繁衍发展和中国传统文化的丰富和演绎,无数的仁人志士投身于武术运动的研究和实践中,武术也逐渐发展为一门综合文化,从技术层面上,它融踢﹑打﹑摔﹑拿﹑跌﹑击﹑劈﹑刺等动作,并按照一定规律组成徒手的和器械的各种攻防格斗功夫﹑套路和单势练习。

  从文化层面上,它更汇集了儒、释、道等社会哲学、中医学、伦理学、兵学、美学、气功等多种传统文化思想和文化观念,注重内外兼修,诸如整体观、阴阳变化观、形神论、气论、动静说、刚柔说等等,逐步形成了独具民族风貌的武术文化体系。武以载道——武术所承载的是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和武术精神,而武术精神无疑是中华武术的魂魄,它渗透于武术技术之中,贯穿于武术文化的始终。中国武术的修强调身心俱修,除了身体层面的强身健体、防身抗暴,更重要的是培养勇者无畏、仁者无敌的武术精神,使自我摆脱身心束缚,走上自由之路。

  在历史上,第一次明确提出“尚武精神”的是民主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1920年,孙中山先生写下“尚武精神”四个大字,并进一步把“尚武精神”归纳为“以振起从来体育之技击术,为务于保国强种有莫大之关系。”他把体育、技击、强国、富民结合在一起,提出“求自卫之道,重尚武精神。”

  孙中山先生提出“尚武精神”,有着其特殊的社会背景。近代史上多次的列强入侵,使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苦难和屈辱,使中国社会沦落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鸦片战争后,黄皮肤的中国人被贬称为“东亚病夫”,蔡锷曾这样描述“体魄之弱,至中国而极矣。身体不具之妇女,居十之五。嗜鸦片者,居十之一二。龙钟惫甚而若废人者,居十之一。还有跛者、聋者、盲者、哑者、疾病零丁者,又居十之一二。所谓完全无缺之人,不过十分之一而已。” 

  另外,清朝末年“重文轻武”的思潮也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中国人的形象是“曲背弯腰,男子妇女样”,由此可见,当时的国民身体素质达到无以复加的羸弱。

  在内忧外患的紧急关头,很多仁人志士提出了用尚武来强国强种的主张。他们提出的“尚武精神”的主要是通过继承和发扬传统武术,练功习武,增强体质,来达到强国强种、富国强兵的目的,当时的“尚武精神”,是在“四万万人齐下泪,天涯何处是神州”背景下的呼喊,它集中代表了中华民族爱国、强身、保民、自强、抗争、向上的精神,是一个时代的最强音。

  梁启超先生曾指出:“中国民族之武,其最初之天性也。”

  上古时期的初民,因为部落的频繁战争而形成了强悍好勇的民族性格。习武在当时的社会生活中占据了十分重要的位置。至夏商周三代,虽已强调礼乐教化,却仍然重视武备。

  对青少年的教育讲求文武并重,即所谓的“六艺”:礼、乐、射、御、书、数。

  其中的“射、御”就是旨在培养保卫国土的武备之才。当时学校以军事训练和祭祖礼仪为主,谓之“国之大事,在祖与戎”。被称之为师氏的老师也由车官担任。上古初民尚武的风气和习武为主的内容,造就了中华民族剽悍的性格和尚武传统。与当时浓烈的尚武风气相适应,先秦时期的民间社会中,出现了一批武艺高强,击技出众的武士、剑客。

  春秋时期,一部分士大夫努力恢复夏商周三代的礼乐文化传统,他们的主要目的是进入上层社会参政,此为“儒士”。而另一部分人则保持着尚武传统。他们来源于平民社会,不断汲取平民伦理观,即为“侠士”。

  “儒”与“侠”,“文”与“武”从此分流。自此儒家文化占主导地位的文化传统方始形成,武术文化中尚武崇德的内涵也初步成型。

  汉时,尚武之风空前高涨,这一阶段的练武之人已成为影响政局的一种社会力量。当时的价值观念和伦理准则,如重诺、轻财、品德高尚、不仗势欺人等,是尚武之风在民间迅速扩展的原因。但是,当时由于崇尚“重交结伦”、“任侠行权,以眶毗杀人”,在中国大民众心中,形成了班固所谓“死党主义”的价值观,导致了不分是非,只管私义,动辄杀人的“快意恩仇”传统意识的产生,这是其中的糟粕。对现今社会来讲是完全不可取的,应予以摒弃。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是隋唐之风;“嫉恶如仇,为国为民”则是两宋以后的尚武之风。至此尚武精神已趋成熟,包括了中华民族广大民众意识深处的最高伦理价值和行为标准。

  尚武精神所涵括的武术文化中的精华也显露出来,并积淀成为中华民族集体潜意识中的一部分,一直到现在,习武之人以“为民除害”、“为国争光”、“维护国家民族大义”为己任,使传统武术文化的内涵得到升华。 

武术文化的复兴

  武术,不仅是体育,不仅是技击,也是文化。中华武术文化,流传数千年,始终没断过根。

  但是,武术文化的当代复兴,则是20世纪后几十年以来的事。

  所以称之为 “当代复兴”,一是因为它的被认同、被欢迎,范围之广,程度之热,持续之久,事实上已不仅遍及中国内地与港澳台地区,而且风靡东南亚、进而扩及全球各地的华侨、华人、华裔,更越来越引起世界上众多其他民族、国家的专家学者与各界人士的文化欣赏与学术关注。二是因为它的文化内涵,在继承、发扬中华武术传统精神的同时,又不再仅仅墨守家法,而开始尝试广泛吸收异域文化,力图融入新的时代内容。这二者,都在中华武术文化史上,分明地划辟出了崭新的发展篇章。

  而说到武术文化的当代复兴,则不能不提到珠三角。

  珠三角历来是岭南地区人文资源最集中、最发达的所在。而数千年来,尤其是近代以来,岭南武术旺盛发展的客观历史与悠久广泛的尚武习俗为中华武术文化在这里的当代复兴。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坚实基础。

  中华武术文化的当代复兴,由香港的新武打影视与新武侠小说担当了发轫的先声。不论新武打影视或新武侠小说怎样不断地在 “创新”,它们所展现的功夫招数与人物风栗,则始终渗透着与发扬着中华民族的人文精神,尤其是中华武术文化的深厚内涵。

  新武打影视、新武侠小说在形式与内容上的力求创新的尝试,尤其它们在文化意义上的民族本质,便是这样从李小龙到成龙、李连杰,以他们高超非凡的武术功底和一身正气的银幕形象,令亿万中华同胞为之自豪和骄傲,更在世界影坛上 “拔戟异军成特起”,使中国功夫迅速蜚声寰宇。

  以金庸为首的新武侠小说,同样,不仅广阔地吸引了全球华人阅读观赏的注意力,获享着“有华人处即有金庸作品”的美誉;而且,名牌高校邀请讲学,讲到英国牛津;专题国际学术会议,开到阿美利加。新武打影税、新武侠小说,在它们的创作与传播方面,也与珠三角结下了紧密不解的缘份。

  创作者自身的文化修养,以及他们的作品中的人物形象、情节构思,乃至时空背景、文化底色,都曾自觉或不自觉地吸收了大量的由岭南尤其是珠三角的文化土壤所供给的丰富营养。并且,更多地通过珠三角的外口即香港为主要窗口,以 “中国功夫、中华武侠的文艺形象,向全球的华侨、华人、华裔同胞,并向世界其他各国、各民族,传播着中华武术文化,激起了广泛热烈的而且持续的回响。

  回顾既往,足以令岭南人引为自豪,并且也使我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弘扬岭南武术文化的必要性与重要性。

  但是,我们也必须同时认识到,岭南的武术文化,无论历史的还是现实的,尚还存在着一些不足之处。也必须予以正视,予以重视,予以改革,才能保证我们而今以后对岭南武术文化的发扬光大,始终沿着正确的方向持续奋进。




[编辑:黄强]

分享到:31K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