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索
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关注 > 正文

深圳,一座主动的城 深圳人,一群主动的人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5年12月25日 14:21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主动增派四辆救护车到现场

  据《深圳晚报》报道,12月20日,一个原本平常的周末。这天深圳下起了零星小雨,让人隐隐感到一丝凉意。

  当天中午11时40分,深圳“120”指挥中心值班电话铃声忽然响起。调度员小周抓起电话,听筒里传出一个急促的声音:“光明新区红坳村发生山体滑坡!现场有很多人受伤,急需救护车救援!”

  小周迅速核实消息,并于4分钟后就近调派光明新区中心医院救护车出诊,并叮嘱医务人员到达现场后及时汇报现场情况,同时汇报当值120调度班长小黄。小黄随即于11点51分增派光明新区人民医院救护车出诊,并立即启动突发事件调度预案。

  当天12时,光明新区中心医院救护车首先到达了灾害现场,现场情况被迅速反馈到指挥中心。小黄当即指示增派4辆救护车到灾害现场参与救援,同时情况被汇报到市卫生计生委总值班室。12时14分,120调度班长通过深圳市急救中心突发事件信息报送系统进行了首次网络信息报送。

  应急抢险由此开始。

义工照顾在灾害现场外等待失联家人的儿童。 新华社 发义工照顾在灾害现场外等待失联家人的儿童。 新华社 发

  10名义工先行协助抢险

  就在滑坡发生前不久,因为东莞老家出了点事情,家住光明新区的市民高贵霞与丈夫、孩子匆忙赶去处理。途中,她看了看天气,嘱咐了开车的丈夫一句:天气不好,注意安全。

  另一位市民谢军,彼时正在公明街道一家木艺场的保安岗位上忙碌着。他完全不可能预料到,就在他工作地点附近的一个工业园区的后面,从山上呼啸着涌来的泥土正吞噬山脚下的人们。

  光明新区团工委书记钟炽东也像以往的周日一样,在家中吃过午饭,小睡了片刻。当他醒来,滑坡的新闻突然弹出手机窗口。钟炽东心头猛跳一阵,爬起来就往办公室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赶紧组织义工,奔赴现场救援。”20日下午3时,钟炽东带着10名义工作为先遣队,先行进入事发地现场协助抢险救援。

  同一天的同一时间,深圳警备区值班干部听到电话里传来的消息之后不禁大吃一惊。随即情况被火速上报,市委常委、警备区政委李建华大校,警备区司令员陈友清大校立即命令启动响应机制,并迅速带领由10名精干力量组成的先遣组抵达灾害现场,参与并协调驻深各部队迅速展开应急救援,同时通知所属各部队收拢人员、搞好动员、准备物资器材,全力做好应急救援准备。

  当天下午13时15分,深圳市公益救援志愿者联合会指挥中心负责人彭心远在得到光明发生山体滑坡的消息后,立即启动预警。15分钟后,救援工作正式启动。1小时后,3名先遣队员抵达现场。

  当天下午16时30分,正在东莞老家的高贵霞接到朋友电话。听筒里传来朋友迫不及待的询问:“你还好吗?”没等高贵霞反应,朋友接着说,“刚看了新闻,光明新区发生了山体滑坡,所以赶紧确认你们的情况……”挂上电话,高贵霞打开微信,发现接连而来的全是同事朋友发来的信息。

  高贵霞一家火急火燎地赶回光明,他们惊愕地发现,原本安宁的家园,已是四处警灯闪烁,街道几乎被救援车队和人群挤得水泄不通。

  高贵霞当时还不知道,就在她和家人从东莞匆匆返回时,正在北京开会的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和市长许勤,也和她们一家一样,心急如焚地在回深的途中奔波。此前,得到灾情报告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立即作出指示,要求马兴瑞书记、许勤市长立即从北京赶回现场组织处置工作。国务委员、公安部长郭声琨要求,立即组织消防等力量开展救援,尽快核查伤亡人数,全力维护社会秩序。

  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林少春,省政府副省长刘志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指挥救援。深圳市副书记李华楠,深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张虎,市委常委郭永航,副市长刘庆生等,和光明新区领导第一时间赶赴现场,立即组织疏散人员,全力开展救援工作。

  无论是市民高贵霞还是市领导,无论是警备区首长还是保安员谢军,无论是团工委书记还是民间救援组织的队员,此刻他们的身份都被别无选择地高度提纯为3个字:深圳人。

消防车15分钟到达现场消防车15分钟到达现场

  12月20日11时40分,深圳市消防支队光明大队光明中队突然警铃大作。指导员谢书威于1986年出生,已是个有12年经验的“老消防员”。当3台消防车、16名消防员赶到现场时,时针刚好指向11时55分。看到眼前的场景,震惊的表情爬上了每位队员的脸。“出警时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么严重的情况。”谢书威回忆说。昨天早上,已经连续奋战60余小时的谢书威和一部分队员回队里休息,救援时他基本没睡,嗓音现在已经沙哑。

  当日12时,现场搅拌厂一辆车出现火情,光明中队消防员分成两拨,一拨人紧急灭火,由于现场没有水源,他们只能通过一辆车一辆车连接水带的方式灭火,颇费时间。另一队人和红坳分队会合,红坳分队距离灾害现场仅5分钟路程,他们是最先到达的队伍。

  “我们携带到现场的工具是最原始的,铲子、锄头、镐。”谢书威回忆当天的情形,他们和红坳分队到达灾害现场最危险的山脚下,滑坡体当时并不牢靠,不清楚是否会发生二次灾害。

  地面到堆土的距离有近4层楼高,走上去需要走40分钟。天空中飘着小雨,队员们深一脚浅一脚带着器材进入现场。“脚踩下去感觉土很松软,我们穿着靴子,有的队员踩到黏稠的泥浆里,很用力才能把脚拔出来。”黄土下夹杂着垃圾,现场弥漫着刺鼻的臭味。

  同一时间,与朋友们一起喝下午茶的义工黄秀华也得知了滑坡的消息。随后,她收到一条来自“光明新区义工联一群”的消息:“紧急招募50名义工,等待通知,前往滑坡发生地进行支援。”

  “名额很快就满了。”暂时没报上名的黄秀华和其他想要帮忙的义工一样,只好先在群里报备,然后静待义工群里的下一步通知。

  就在黄秀华等待通知的时候,市急救中心主任张福林按照市卫生计生委值班领导许四虎副主任的指令,启动了《深圳市突发事件医疗卫生救援预案》,市急救中心当值副主任周强及二线值班专家、培训科科长赵伟赶赴灾害现场指挥救援,副主任朱虹、调度科科长张桦、副科长张琴、余益民立即回到120调度中心指挥。当天14时37分,根据周强从救援现场反馈的情况,新增派的10辆救护车立即赶往灾害现场。

  当天14点20分,深圳市慈善会召开紧急专题会议,紧急部署开展行动,调动各路救援与慈善队伍,一场爱与爱相遇的社会总动员全面展开。慈善会下属的龙济健康救助基金、安基金两家医疗和紧急救援机构当即赶赴现场参与救援。

  当天15时50分,深圳市应急办,深圳市公益救援志愿者联合会第一梯队24名队员便完成集结,并携带轻型挖掘工具、发电机、无人机、支撑破拆工具等装备奔赴现场。傍晚,又有16名队员携带医疗包、照明设备、帐篷等装备出动,加入救援作业。当天,深圳市公益救援志愿者联合会共派出43名队员到前线参与救援行动,超过20名队员在后方指挥中心提供后勤物资补给,并参与信息搜集、整理及发布。

  当天下午,宝安区人武部迅速动员辖区300余名民兵应急队员进入事发地周围担任值勤警戒任务,部分民兵队员紧急奔赴3个临时安置点,做好受灾民众的安抚工作。当天,深圳警备区动员600余名应急分队队员做好出动准备。同时,第42集团军相关部队救援指挥组抵达后,开设了军队救援联合指挥部。

  当天19时45分,刚从北京赶回深圳的马兴瑞和许勤来到事发地附近的现场指挥部,召开现场抢险救援会议。

  当晚22时,光明消防中队和红坳分队已经工作近11个小时。“天黑的时候,我们从山下拿来照明设备,继续开工。”守候了一下午的家属们先行回去休息,队员们持续工作。他们轮班式作业,休息的时候也只能在雨夜的黄土上席地而卧。

  那一夜,雨不停,人未歇。

救援人员对救援现场进行破拆。 深圳晚报记者 王飞翔 摄救援人员对救援现场进行破拆。 深圳晚报记者 王飞翔 摄

  市民关注最新消息 主动伸出援手

  20日晚上23时,是距离山体滑坡灾害发生的第12个小时。

  高贵霞没有睡意,电视里正滚动播报着灾害现场的情况。高贵霞唯一的想法就是去现场看看受灾群众到底怎么样了,能不能给他们帮帮忙。

  21日上午7时,深圳交警全体民警提前开展早高峰交通保障工作,针对社会各界救援车辆不断前往救援,交警重点组织宝安、南山、龙华、梅观大队警力开展外围交通的疏导分流工作,保障上千辆救援车辆顺利进入,并引导在路测单向有序停放。同时,在宝安石岩爱群路大眼山隧道往光明方向,以及福龙路、龙大、南光高速等路段对无关车辆和社会经行车辆组织分流,给道路腾出救援空间。

  当天,正在光明集团工厂车间制药的高贵霞接到一则通知:光明集团将紧急抽调30人,成立一支“光明志愿者队伍”,等待支援前方。高贵霞赶紧报了名。

  此时,为了安排好受灾群众,只有一只手掌的谢军,在安置点来来回回地带着需要帮助的人到前台登记,帮他们打听消息,给他们找空余的铺位。

  21日17时,高贵霞随着光明集团第一支志愿者队伍奔赴体育中心,协助已在安置中心连续工作了多时的义工们进行灾民安置。

  高贵霞成了安置受灾群众休息小组的一员。一名男子垂着头坐在地上,旁边有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女孩在伤心地哭着。有人告诉高贵霞,这是一对夫妇和他们的女儿,这对夫妇的3个孩子和一个70岁的老父亲失联了。高贵霞转身倒了杯水,递给孩子:“我们先去休息,把精神养好了才能等弟弟妹妹回来。”有个年轻的女义工上前,用力抱了抱女孩,试图用自己的爱温暖这个孩子。在亲友和义工们的劝慰之下,这家人回到了分流的酒店休息。

  21日凌晨,救援工作进入“机械加人工网格搜救”阶段。第42集团军某工兵团出动16台装备,协助进行滑坡土方挖掘。盐田区民兵工程机械应急分队成立不到两个月,他们投入的16台大型机械设备,按照指挥部的统一部署安排,在任务区域内紧张作业。

  省级应急救援力量广东陆军预备役防化团先遣组到达后,迅速调查了解灾害现场情况,摸排事发地生化危险源,为下一步展开救援行动提供决策依据。官兵们针对后期可能担负的防疫消毒和去污洗消任务,对人员装备进行编组,保持人员到位,加强战备值班,确保一声令下,能立即出动开展行动。

  当天下午2时,第42集团军某工兵团紧急增援20名地爆专业官兵,并调拨某新型生命探测仪和蛇眼探测仪,对作业地域进行地毯式排查,缩小可疑区域范围,成功探出3处生命迹象,随后与消防官兵协同施救。

  挖掘机进场后,谢书威和队员们根据现场指挥部的命令,开始在新区域进行搜救。“我们配合挖掘机,并使用生命探测仪,发现迹象后立即手工挖掘。”担心二次伤害,消防队员做着绣花针式的技术活。但是,所有的努力过后,当天依然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下了班赶紧去安置点帮忙12月22日,因为安置地点义工饱和,连续两次志愿者招募活动都没能报上名的黄秀华,终于来到光明新区群众体育中心的安置点。

  23日凌晨3时30分,在一处垮塌现场发现两名幸存者后,5时20分,马兴瑞书记赶到现场。6时40分,幸存者田泽明被救出,之后送达光明新区中心医院,马兴瑞书记和许勤市长立即赶往医院了解幸存者情况,并指示医院方面一定要全力做好救治工作。14时30分,马兴瑞陪同省长朱小丹再次回到光明新区中心医院看望被救幸存者。

  23日上午8时,在陪护老人一个通宵后,黄秀华揉了揉鼻梁,脸上略显疲态,匆匆回家洗了把脸,又赶回光明集团做本职的财务工作。

  11时17分,义工联一群里的消息弹窗跳了出来,“急需义工安置下一批从外地赶来的家属。”中午下班后,还要赶紧去帮忙,她想。

  23日17点40分,距离灾害发生已76小时,来到光明新区群众体育中心的受灾群众已经被安置到新区的各酒店。一个看到滑坡消息从浙江赶来的热心群众找到谢军,询问还需不需要招募义工。谢军说,“义工们来自社会各界不同的职业不同岗位,可能受帮助的人不知道我们的名字,但是都知道我们有同一个名字,叫义工。”

  连日来,现场的义工从最初的10人增加到50人、100人、700人,截至记者发稿时,这支救援力量已经增加到了1500多人。

  钟炽东和义工们马不停蹄地连轴转,很多人都有过连续24小时彻夜不睡的经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钟炽东刚刚做完幸存者的医护安排。他前天晚上只睡了3个小时,从早上一直忙到下午1点多,连饭还没来得及吃,又要带着十几名心理专家前往现场对家属们进行心理安抚。“很疲劳,脸都肿了,但满眼望去,全是我们义工和爱心组织,我当然不能拖后腿,再疲劳也斗志满满。”

  从20日12时开始救援,光明中队消防员一直到昨天早上7时才撤回部分队员回队休息。“身上全是泥,但我们每个人回队的第一件事都是睡觉,连饭都不想吃了。”昨天下午15时,短暂休息6个小时的谢书威和队员们再次返回现场。



[编辑:木杉]

分享到:31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