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索
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社会粤象 > 正文

广州一法官王华睿11年办案5000宗为民众追回6个亿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5年08月21日 12:42     来源:中国新闻网

潭村搬迁执行现场


广州市天河区法院执行三庭庭长王华睿

  中新网广州8月20日电 (索有为 范贞 黄思铭)在广州市天河法院工作19年的王华睿,在执行第一线11年的时间里平均每个工作日结案1.8件,每年办案近400件,个人共执结案件近5000宗,为当事人追回债权金额6个亿。

  上访老户说“我又相信法律了!”

  记者日前在天河法院见到今年67岁的苏伯。“我能住上这套房子,有现在这个家,全靠王法官!”案件执结三年了,说起王华睿他还是赞不绝口。而在2010年之前,苏伯两夫妻是广州市有名的上访户。“电视台都拍过我的”苏伯说“还有朋友叫我去跳海珠桥哇!”他的妻子凌晨三点钟到广州市政府排队。

  1991年,苏伯在广东某信托投资公司(以下简称投资公司)的房屋展销会上买了一套80多平米的两居室。房子位于天河区黄埔大道西黄金地段的一层,1998年租金就达1万多元。2000年以后,冼村村委会一直占用并出租给某医疗门诊部使用。

  2002年8月,苏伯向天河区法院起诉。该案经过一审、二审,苏伯均胜诉。但是因为当年投资公司与冼村约定合作建房时,把本该交付该村的房子错误过户给了苏伯,冼村和投资公司之间有一系列纠纷,故案件一直没有得到履行。

  到2010年王华睿承办该案时,房价已经像火箭一样涨上了天。苏伯背着一沓子判决书到处上访,他的妻子已经出现抑郁倾向。然而,当时涉及冼村的城中村整体改造项目也到了关键期,若强制要求该村协助腾房,必然导致矛盾激化。看着苏伯买房二十年却有家难回,王华睿同样寝食难安。

  王华睿转而去找投资公司,记不清跑了几趟,也不知几番力陈利弊,该公司承认自己当初错卖房子有责任,同意从现有的白云区某小区置换一套新房给苏伯。“房子可不是一篮子菜,难道说换就换了?”“我的房子地段那么好,现在要搞到南方医院那么偏的地方,这差得也太远了吧!”老人一下子难以接受现实。

  “这两套房子就像两块蛋糕,大蛋糕虽然美味但是拖得时间长也会变质,而现成蛋糕虽然看起来没那么大却可以马上吃到”“也许你的权益不能全部实现,但是要尽最大可能挽回损失!”一番利益权衡之后,苏伯接受了执行和解方案。

  2012年6月8日,苏伯和妻子来到天河法院,把一面锦旗送到王华睿手上。“蛋糕论打开了我的心结”“王法官,因为你,我又相信法律了!”

  “钉子户”说“法官,我服你了!”

  2010年8月,第十六届亚运会举办在即,天河区猎德村作为广州首个城中村改造项目因紧邻开幕式主会场海心沙岛而备受瞩目。与此同时,以该村村民在宅基地上所建旧房为标的的执行案件也进入艰巨的拉锯阶段。到了8月31日,猎德村3300户中的3292户都签订了拆迁安置补偿协议,还有8家不签协议,不同意搬迁,不履行判决。王华睿组织执行团队经过艰苦卓绝的谈判,攻下了6个“碉堡”。在离猎德村复建回迁房摇珠分配只剩下5天时,只剩下最后李氏兄弟两个“钉子户”依然牢牢地“钉”在那里。

  是强迁还是调解?王华睿连续三天泡在拆迁现场做思想工作。但两兄弟依旧犹豫不决,反反复复。最后一天,连申请执行人连猎德公司的工作人员都认为和解无望,失望地离开了现场。

  王华睿没有走,他发现当天李家多了一个“新面孔”。“新面孔”不停地“煽风点火”,力阻两兄弟签协议。经了解,此人是李家亲戚,专程从新加坡回国处理拆迁事宜。在“新加坡亲戚”又一番滔滔不绝的论证后,王华睿装作不经意地说:“请问,您签协议了吗?”“早就签好了!”“哦,这样啊,明天回新加坡?”“不,等摇珠确定看看新房子后再走!”

  简单的两句对白,僵化的气氛顿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新加坡亲戚”抽走了李氏兄弟的“最后一根稻草”。李家嫂子先坐不住了,继而李家的儿子也站出来反对父亲,“不管你们搬不搬,反正我是要搬走的!”弟弟也点头表示同意,哥哥一下成了“孤家寡人”。王华睿趁热打铁“再拖下去,好房子会被人选光的”。

  “王法官,我听你的!”当晚上8点30分,“最牛钉子户”李氏兄弟终于在和解协议上签了字。至此,猎德村3300户成功实现“零强迁”,成为广州首个“三旧”改造成功的范例,得到了李长春、汪洋等及社会各界的高度评价。2012年,该案被评为“全国法院践行能动司法理念优秀案例”,受到最高人民法院的表彰。

  孩子说“伯伯,谢谢您让我见到妈妈!”

  2010年,一个周末的早晨,王华睿牵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的手走进了天河公园北门,一青年女子早已等候在门口。“妈妈,妈妈”小女孩扑了过去,母女俩抱成一团,妈妈的眼圈红了。“你们好好玩玩,下午六点我来接孩子”。

  这是一起婚姻家庭纠纷,男方起诉追索抚养费,女方反诉要求探视权。到了执行阶段,两人的态度还是针尖对麦芒,谁也不肯让步,甚至一见面就会吵起来。双方感情的鸿沟难以弥合,孩子成为父母较量的砝码。

  为了避免对孩子的伤害,双方在法院调解时,王华睿总会拿一沓纸,几支画笔,让书记员带孩子去隔壁办公室画画。他还多次采取“背靠背”方式,来到男方家通过孩子爷爷奶奶进行调解。对于女方,他在多次说服教育无效后,使出“杀手锏”。“支付孩子抚养费是法律义务,也是一个母亲的责任,再不履行法院会采取司法拘留措施,但走到这一步,今后孩子还会认你这个妈吗?”听到这里,女方当即刷卡履行了抚养费,男方这才同意女方探望孩子。

  在探望孩子的方式上,依然是争执不休,男的担心女的把孩子拐走。最后,王华睿提出由自己周末陪同孩子“逛公园,找妈妈”,这才出现了上面的一幕。

  探视时间结束时,王华睿准时出现在天河公园门口,小女孩对他说:“伯伯,谢谢您让我见到了妈妈”。(完)



[编辑:戈伐]

分享到:31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