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索
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广东动态 > 正文

台湾老兵忆抗战往事:无法忘却的纪念(图)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5年07月28日 11:14     来源:中国新闻网

老兵章鸿茂 郭军 摄


毛礼正 郭军 摄


老兵沈建强 郭军 摄

  中新网台北7月28日电 题:台湾老兵忆抗战往事:无法忘却的纪念

  中新社记者 郭军

  “那场战争打得惨烈啊,到最后子弹打光了,我们就脱了草鞋继续砸,跟日本人展开贴身肉搏战。”今年93年岁的抗战老兵詹兆浮近日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激动地说,70多年前云南保山抗日保卫战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海峡两岸将先后举办隆重的纪念活动。记者近日赴台访问交流期间,走访多位如今已进入耄耋之年的老人,听他们口述各自亲历的抗战往事。他们有的是亲自参与抗战的老兵,有的曾经是军校学员,还有的亲眼见证日军残杀大量手无寸铁的普通民众。

  祖籍广东汕头普宁的詹兆浮,虽然年事已高,生活简朴,但依然乐天达观,回忆起当年上阵杀敌的情形时神采飞扬。他14岁从军,后主要在西南地区参与对日作战,隶属于国军第五军200师。

  詹兆浮印象最深刻也最自豪的一次战斗,是在保山县龙陵地区摸黑抢占敌人的一个山头。“敌人有1000多人啊,我们也很勇敢,组织了一个30人的敢死队,拿着火把,每个人两颗手榴弹插在腰间。”詹兆浮说道,“我们用刺铰断敌人的铁丝网,然后往前投手榴弹,冒着枪林弹雨前进,我还亲手掐死不少日本鬼子。”敌人最终被击溃并往泰国方向逃窜。

  “那时候战争苦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家,家在哪里也不知道,只能一边掉眼泪,一边爬山,心里恨极了日本鬼子,只想早点把他们打跑。”詹兆浮说。

  与在正面战场浴血杀敌的部队相配合,沈建强当时在江浙一带参与游击队从事破坏敌人后方的活动。

  “我在浙江嘉兴亲眼看到日本人抢劫、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我感觉到我有责任出来对付他们。”今年87岁的沈建强告诉记者,正是由于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16岁那年他不顾父亲的反对,离开了自己的小康之家,毅然加入了“忠义救国军”,并被编入吴嘉湖地区行动总队。

  “我们的主要任务是炸日军的仓库、桥梁。教官最初会在深山老林、破庙里单独对我们进行爆破、刺杀、侦查等技能培训,三个月后,就开始执行任务了。”沈建强对第一个任务至今还记得很清楚,一开始假扮成农民小孩进城刺探军情,然后与战友密切配合成功地在嘉兴炸毁了一个日本人的弹药仓库。“这个工作,我先后做了两年。后来为了应付日本人的清乡大扫荡,我们经常一个礼拜都吃不上一顿饱饭,很艰苦。”

  “听到日本投降的消息,我们当时都很兴奋。”沈建强说,当时游击队的战友们都第一次穿上了正式的军装,攀爬在汽车上进入苏州城受降,投降的日本军人在道路两旁举枪致敬。

  如今,虽然过去70年了,沈建强对日军当年犯下的滔天罪行依然心存芥蒂。

  沈建强对今年两岸都隆重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表示欢迎和肯定。他说,两岸中国人曾经万众一心抗击日本侵略者,如今更要发扬过去的传统,携手合作,坚决反对日本人否认侵略、否定历史的行为。“日本人当年的所作所为,铁证如山,无论如何也赖不掉。”

  家住台北大直的毛礼正老先生对日本人残暴印象尤其深刻。祖籍浙江大陈岛的他,向记者讲诉了自己当年在大陈岛亲眼所见日本鬼子杀害无辜百姓的多个事件。其中有的是将无辜的中国船员钉在船板上再浇上汽油活活烧死,有的是日本军舰在海上举行撞船比赛,撞沉大量渔船,撞死大量无辜渔民。有的岛民由于被日军人指责置办贡品不力而杀害。还有二十几个岛民仅仅因为小腿硬而被日本人怀疑是中国军人而就地枪决。甚至当日本宣布投降后,大陈岛上不愿投降的日本兵集体自杀前还要拉无辜的中国百姓陪死等等。

  “日本鬼子的残暴令人难以想象,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恐怕说出去都没人相信!”毛礼正说。

  今年87岁的老兵章鸿茂,老家江西临川。抗战期间虽然没有亲自上阵杀敌,但从上小学到高中再到陆军军官学校学员,经常要躲避日军的空袭警报,从江西到湖南、广西,再到四川、重庆,因为战乱而颠沛流离。对日本人侵略中国带来的伤痛同样感同身受。

  章鸿茂认为,抗战能够取得胜利,盟邦的帮忙固然重要,但最主要还是中国人能够团结,有坚定的意志和必死的信心。

  对于大陆拟邀请部分国民党老兵受阅,章鸿茂认为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如今两岸都用阅兵等方式来隆重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其意义就是要不忘历史上的惨痛教训,要我们铭记国人的牺牲和奉献。”章鸿茂认为,年轻一代对抗战历史认识不够,他建议,两岸要进一步加强相关的文宣工作。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些抗战的亲历者虽然因为种种原因而迁往台湾,其后各奔前程,有的成为普通的工薪阶层,有的商海搏击再创一番事业新天地,还有的工作之余热心服务周边老兵,并因此而收获了人生的安宁。

  一晃70多年过去,许多老兵都已慢慢凋零,甚至于往生。留下来的,多数依然对当年抗战的峥嵘岁月保留着深深地记忆,以及对故土、战友和当年战斗过的地方的深深留恋。

  “当年的战友已经见不到了,很想念云南,想念老家广东普宁,不过现在老了,不方便。”詹兆浮不无遗憾地说。

  “虽然在台湾成长,还是念念不忘故乡,现在每天做梦都是家乡的事情,家乡的晚辈,有生之年,如果身体健康的话,我一定会回到大陆去。希望祖国健康、兴旺、统一。”两岸开放探亲后,章鸿茂曾多次回大陆,如今虽然年事已高,他依然期待叶落归根。(完)



[编辑:木杉]

分享到:31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