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关注 > 正文

苏军战地摄影师:我从柏林拍到山海关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5年05月04日 15:47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莫斯科5月4日电 题:苏军战地摄影师:我从柏林拍到山海关

  中新社记者王修君文龙杰田冰

  鲍里斯指着记者手中的相机问:“这是什么牌子”?

  “佳能”。

  “我以前用的是莱卡”。

  “用了多久?”

  “从战争爆发那一年开始……”。

  鲍里斯今年95岁,二战期间他作为一名苏军战地摄影师,跟着苏联红军走过了欧洲和远东,从德国柏林一直拍到中国的山海关。

  1941年德国入侵苏联。那时鲍里斯22岁,是全俄国立电影大学的一名大三学生,刚到莫斯科新闻制片厂实习。

  “我是1944年被派上的战场,当时隶属于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时隔多年,鲍里斯仍然清楚地记得当年重要的时间点。

  “每一场战斗都非常激烈。我们当时在战场上都是跟着我们的士兵向前奔,因此我们镜头里,苏联士兵大多都是背影”。鲍里斯说。

  鲍里斯说,那时苏联军队共有250多名随军摄影师,“其中五分之一的人没有看到1945年的胜利”。“战后,我其余的老伙伴战后也陆续离世了,现在仅剩下我和另外一人。他在爱沙尼亚,而我是俄罗斯境内唯一的苏军随军摄影师了”。

  “我是在柏林被攻占后进的城,没有拍到当时的场景,但有幸拍到了在柏林举行的投降签字仪式”。

  “投降仪式实际上是在柏林时间5月8日深夜举行的,之前我和其他记者们在一所军事学校外整整等了一天”。

  鲍里斯提到的军事学校是指柏林卡尔斯霍尔斯特德国军事工程学校。当时在该校大厅内,德国陆军元帅凯特尔带领德国代表们签署了无条件投降书。

  “主持投降仪式是我们的朱可夫元帅”,作为历史见证者,鲍里斯记得很清楚,“当时尽管德国人已经失败了,但德国代表们走路的姿态依然像个胜利者”。

  “他们当时希望推迟签署投降书,但这个要求被拒绝了”。德国代表们签完字后,朱可夫首先在投降书上代表苏联签字接受投降。然后美、英、法等国代表各自在投降书上签字。“整个过程很快,十几分钟就结束了”。

  鲍里斯解释说,之所以苏联把5月9日当成胜利日是因为双方签完字后已是当地时间5月9日凌晨。“但因为时差关系,欧洲有的国家把5月8日当作胜利日”。

  鲍里斯说,德国代表们签完字后就离开了。在场的记者们也立刻赶回去发稿。“只剩下将军们,他们在喝酒庆祝”。

  “和平真好啊!签字第二天,我们就可以出去走走,不用提心吊胆了。德国百姓也从地下室里走出来了”。说到这里,95岁的鲍里斯笑容满面,仿佛沉浸在当年的胜利中。

  随着欧洲战场的结束,鲍里斯又被派到了远东。跟随苏联外贝加尔方面军进入中国东北对日作战。

  鲍里斯说,自己在东北的麻烦的是找不到俄语翻译。“不光我找不到,当时整个苏军都很难找到懂中文的翻译”。“有一次我的车陷进了农田里,我跑到附近村庄找人帮忙,用手比划了半天才让中国农民明白”。

  在那次之后,鲍里斯终于找到一个懂些俄语的人。“他是在边境上做生意的,俄语很差”,“我们之间交流要靠语言加手势”。鲍里斯笑着说,当时我们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代表交谈也靠他。“尽管连说带比划,但好像我们双方也互相明白对方的意思,没出什么乱子”。

  鲍里斯说,作为摄影师,他到过中国的山海关。“苏联红军当时有严格纪律,不准越过山海关,但我当时偷偷换上了便衣,到中国长城上拍了照片”。

  鲍里斯在中国东北呆了不久就随部队返回了苏联,后一直从事摄影、摄像工作,1981年从苏联中央电视台退休。

  “我这一生已经足够了,上过战场,走过欧洲,到过中国”。在中餐馆接受记者采访的鲍里斯夹起眼前的葱爆羊肉说,“一直到现在,还能不用假牙吃中国菜”。(完)



[编辑:zach]

分享到:31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