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红榜 > 正文

儿子患重病军嫂坚强承受 丈夫探亲回家才知病情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4年08月07日 13:38     来源:中国新闻网

孩子自顾玩耍,军嫂王菁却紧锁眉头焦虑不安。记者孔轩 摄

  “妈妈,我吃一根火腿肠,好不好?”7岁的杜新武摇着妈妈王菁的手,忽闪着期盼的大眼睛。

  王菁叹口气,从抽屉里拿出火腿肠:“给你看一看,病好了才能吃。”

  “好!”杜新武欢呼雀跃,可眼神一下又变得黯淡:“我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王菁鼻子一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孩子的问题。慢性再生障碍性贫血,是一种比白血病还复杂的血液病。

  “我连让他吃一根火腿肠的能力都没有……”昨天,当着记者的面,王菁双手捂着脸,慢慢地蹲下……

  孩子患病4年来,王菁和母亲带着孩子踏上了漫漫求医路,北京、武汉、石家庄等地医院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眼睁睁地看着孩子的病情越来越重,王菁和全家人却尽量瞒着孩子的父亲,因为他在新疆服役,作为武警少校,战斗在维稳反恐前线。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无声地哭泣

  2010年4月,杜新武被确诊为“慢性再生障碍性贫血”,到了2011年,药物已经控制不住病情,必须依靠输血度日,一旦发生颅内出血,就危及生命。从此,他的每一天都可能是最后一天。

  4年来,王菁已记不清在儿子的病危通知书上签过多少次字了。

  王菁最怕孩子发高烧,一发烧,好不容易升起来的一点血象就会降到原点,这意味着之前所吃的药、所输的血前功尽弃。

  上周,刚刚输完血和血小板两天后,杜新武的血象状况有所好转,正好王菁要下楼拿孩子爷爷快递来的包裹,杜新武求王菁带他一起去,想着孩子大半年连病房门都没出过,王菁同意了。

  没想到,当天晚上,杜新武就发起低烧。

  王菁睡不着,一直坐在孩子床边,不时摸摸他的头,直到凌晨4点才打了个盹。迷迷糊糊间,她梦见孩子高烧不退引起颅内出血,哭着喊着要妈妈。一个激灵,她醒了,一摸孩子额头,真的发高烧了!

  此时,凌晨4点半,万籁俱静。一想到白天孩子又要忍受输血和血小板的痛苦,王菁眼泪直掉,怕睡在一边的母亲跟着难受,她不敢哭出声音……

  孩子懂事得让人心疼

  7岁,正是天真烂漫的年龄,可因为这场病,杜新武比同龄孩子显得懂事很多。

  两年前的一天,王菁带孩子去北京求医。到北京的当晚,杜新武发起高烧。因为已经是深夜了,她们只能先在宾馆落脚。睡到半夜,杜新武喊妈妈说要喝水,并且是隔5分钟就喊一次,来回十几次后,王菁有点不耐烦了:“怎么老要喝水,睡觉。”

  杜新武不作声了。凌晨3点,他喊醒外婆,说憋不住了,要吐血。

  外婆吓得赶紧开灯。灯光下,孩子鼻血直流,王菁连忙按住他鼻子为他止血,责怪孩子怎么不早点叫醒她。

  杜新武吐掉嘴里含着的血,有气无力地说道:“妈妈,其实我一直在流血,流到喉咙里不舒服,所以我才想要喝水把血咽下去。”

  “这孩子懂事得让人心疼。”昨天,杜新武的外婆告诉记者,2011年的大年三十,杜新武的奶奶给了孩子2000元压岁钱,孩子就给爸爸、妈妈、外公、外婆、爷爷、奶奶每人包了200元,说家里人照顾他太辛苦了,还特意嘱咐外婆和爷爷,拿这钱去买降血压的药。

  过年期间,杜新武听到一则“水疗毯”的广告,他兴高采烈地告诉外婆:“等明年过年时,我就拿压岁钱给你和妈妈买一床。”

  今年春节期间,杜新武高烧5天不退。病房内,王菁和母亲打算转到协和医院继续治疗,但是费用不够,她们商量怎么凑钱。

  杜新武听到了,跟妈妈说:“妈妈,我们不走,我们没钱,你再生一个,别管我了。”

  昨天,杜新武告诉记者,他当时这么说,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救了,可妈妈的生活还要继续”。

  她跟5岁的孩子讨论生死

  杜新武刚得病时,没有生死概念。2012年3月,因为一只鸡腿,王菁无奈之下,第一次跟儿子谈起了生死问题。

  杜新武很喜欢吃卤鸡腿。可是得病后,他几乎只能吃流食,即使身体状况好的时候,也只能吃肉末,稍微需要咀嚼的食物他都不能吃,因为牙龈太容易出血了。

  为了孩子,王菁严格遵守医嘱。但是外婆心疼外孙,2012年3月的一天,买回一个炸鸡腿,本想偷偷剁碎给孩子吃,却被王菁发现了。王菁坚决不让,杜新武眼泪叭哒叭哒往下掉,嘟囔了一句:“讨厌妈妈。”

  王菁怔住了。她把孩子带到房间,严肃地说:“你知道你这病是会死的吗?”

  那年杜新武才5岁,王菁接着说:“妈妈不希望你死,不管多难,都要找最好的医生治好你。但是你必须听话,如果你不听话,吃了不能吃的东西,引起牙龈、肠道、消化道出血,就有生命危险。”

  王菁记得,杜新武当时没说话,只是呆呆地看着她。过了十分钟,孩子冒出一句话:“妈妈,如果我死了,你也陪着我好不好?我怕……”

  王菁一下没控制住,第一次当着孩子的面,嚎啕大哭……

  丈夫探亲回家才知道真实病情

  2013年,是杜新武病情最重的一年,遍访西医无效后,王菁开始寻求中医。那年大年三十,杜新武刚刚喝完中药,就喊不舒服,全身乏力,睡在床上 起不来。爷爷奶奶从新洲赶过来过年,外婆做了一桌菜,还包了饺子,他看着基围虾,说:“外婆,我不吃,你给我闻一下,好不好?”

  外婆忍着眼泪,端到床边,杜新武满足地闻了闻,说:“我吃饱了。”

  一家五口人,没一个人吃得下,包好的饺子没下锅,原封不动放回冰箱。

  “要面对生死的,不止孩子,还有我们。”昨天,王菁告诉记者。当年3月,孩子父亲从部队回家探亲前,杜新武天天发烧,四五天就要输次血。医生跟王菁谈话,劝她无论如何这次都要跟孩子父亲说明白,孩子情况很严重,让他有心理准备。

  孩子父亲回来后,面对孩子痛苦的输血过程,军人父亲都不忍心看,扭头冲出病房,只有王菁仍淡定地坐在病房,轻声安抚儿子。

  下午,王菁将丈夫叫到东湖边,春寒料峭,湖对岸的磨山若隐若现,久别重逢的夫妻俩却无心赏景。

  这是王菁第一次坦诚与丈夫谈孩子的病情。两个人回忆起孩子3岁以前的生活,孩子父亲说:“3岁以前,孩子还不记事。3岁以后,孩子开始有记忆了,可是全部是关于吃药、打针的痛苦记忆。”说完这句话,夫妻俩在东湖边抱头痛哭。

  王菁告诉记者:“虽然我很痛苦,但我必须坚持。”



[编辑:戈伐]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