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直通港澳台 > 正文

港人在清远:捐遗产建乡村小学 圆父母报国心愿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4年07月09日 10:50     来源:中国新闻网

石联大同学校两栋教学楼及崭新的篮球架,均为周氏一家捐资建设。来源:香港《文汇报》

  中新网7月9日电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周氏六兄妹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平凡的工薪阶层,和千千万万港人一样租住公屋,但在上世纪90年代末,他们将父母留下的近70万元(港元 下同)遗产悉数捐赠内地乡村小学,只为继承父母心愿,支持祖国教育发展。

  风雨15载,当内地大量乡村希望小学因政策原因被撤销时,他们捐赠的石联大同学校仍是广东省唯一一所屹立于乡村、拥有一年级到六年级的“完全小学”。每年,他们数次往返于香港与清远,筹集港人捐款扩建学校、增添教学设备、设立奖学金,而这一切只为一个信念:“没有祖国就没有香港的明天。”

  一辆载满香港长者的汽车缓缓驶入清远佛冈县石联村。一名长者的喃喃自语打破了一车的沉默:“上一次来还是2006年,那时候的路可不如现在那么平坦啊。”“是啊,那一年,我记得下着大雨,路面全是泥。颠簸啊。”“我都来3次了,校门口那棵树又大了不少,多看几眼,我们也来不了几次了....。。”

  汽车停下,映入眼帘的是三栋崭新的红色教学楼,一条铺着橡胶的笔直跑道,几个刚刷好油漆的篮球架,一排排经过修剪的绿化。眼前的色彩与外面暗沉的大山、破旧的村屋形成鲜明对比。

  长者们拄着拐杖来到教室外,室内有的老师正使用电化教育平台,用PPT展示图片,音响中传出标准的美式英语发音。有老师正在30多台崭新计算机前,逐个教导学生们使用计算机。

  满校现代教学设施难想象

  “乡村学校有计算机,有这么崭新的教学设备,以前是从来不敢想象的。”石联大同学校的老师在一旁感慨,虽然学校只是个乡村小学,教学楼、设备等却是全镇最好的。“15年前,大同学校的教学楼如危楼一样,墙壁可以一块块抠下来,学生们没有象样的桌椅,当年的我们是从来不敢想象学校会有人捐资翻新,更别提有这些高科技教学平台。”

  长者们满意地点点头,拿起手机,用摄像功能记录下眼前的点点滴滴,又迫不及待来到校史室。“已经毕业64年了啊,你们等着,我找出当年的毕业照给你们看,当年我也是靓女啊。”已经80岁的长者林月嵩对校史室的点滴烂熟于心,这不是她第一次来,但仍乐此不疲的寻找她那个年代的回忆。“我是香港大同学校第四届学生,当年的校长吕仪和就和我们妈妈一样,她把我们每一届学生的毕业照、入学证明都原封不动的保存了。”

  看着眼前一幕幕,周月龄站在一旁双眼含泪,难掩内心的激动。她是周氏六兄妹中最小的妹妹,也是唯一一个继承了父母教育事业的孩子。在她眼中,石联大同学校不仅是香港大同学校的延续,也是父母为教育倾注了一辈子心血的结晶。但这所乡村小学在过去15载甚至更久之前,却经历了太多荆棘和阻碍。

  故事回到1946年-八年抗日战争结束后的次年。

  那一年,中国大地满目疮痍,3,500万的死亡人数,6,00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让无数中国人悲愤莫名。他们虽活着,却看不清眼前的路。

  父母战后贫区创大同学校

  此时,年仅25岁,出生于香港小资产阶级家庭的周捷君违背父愿,毅然放弃了当长生店(棺材铺)老板赚大钱的机会,在家人的痛骂声中借来了港币4,500元,连同几位志同道合的友人(包括周捷君之后的夫人吕仪和)凑资港币9,000元,在港岛筲箕湾区西湾河街一栋旧房内创建了“大同学校”。

  在他看来,办学能救国,因为“知识可以改变命运”。而学校取名“大同”,则为实践儒家经典《礼记》当中“大同与小康”的论述,创建一个和平有爱的社会。

  大同学校原址筲箕湾,后因拆迁迁至西湾河,选址该两区只因当时两区中有多达13条村的“山上木屋”。在周捷君看来,办学必须践行“有教无类”,因为办学是为国,也是为家--这13条山村里穷苦大众的家。

  1947年,周捷君、吕仪和结为夫妇,先后诞下周月梅、周兆东、周兆康、周兆西、周兆强、周月龄六兄妹。为四子取名“东康西强”其实亦包含着他们对祖国“东边安宁,西边富强”的美好寄望。

  典卖家当为贫生垫付学费

  在周月龄的回忆中,父母为了办学费尽心力。一家人以校为家:父母住在学校的厨房内,兄妹6人则挤在课室内,晚上把课桌拼起来便成为了睡床。更甚者,如果有学生因贫穷未能按时交学费,父母就典卖家中值钱物品为他们垫付。每到刮风下雨的日子,父母还会亲自上山将学生及他们的父母接到校舍避险,每当此时,几个哥哥一定是在厨房中忙着做饭。

  “记忆中到我18岁为止,父母仅在我6岁那年为我买过两件新衣,其余时候我穿的都是别人家孩子的旧衣服。”周月龄说,在这样的环境下,大同学校在香港屹立了30年,直至1976年因香港政府推行9年免费教育,学校被迫停办,而周捷君、吕仪和夫妇也转到其他学校继续任教直到退休。

  30年间,大同学校的学生从开办时仅4名,到1976年结束时已有700多名。

  1988年及1999年,毕生忠于教育事业的周捷君、吕仪和夫妇相继离世,为六兄妹留下遗产港币60余万元。在当时,这笔金钱完全可以在香港购置一套住房,就算6兄妹平分,每人都可拿到足以改善贫困生活的十几万元--当年6人中仅1人购有住房,其余均是拿着一万多港币的薪酬养着一大家子,并租住于不足250平方尺的公共屋村内。

  然而,在伤痛中的六兄妹却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将父母留下的所有遗产捐赠到内地山区建造安全实用的校舍。周兆康首个提议捐资建设内地山区小学纪念父母,但他却没想到这个提议仅数小时就得到全家族十几人的同意,连几岁的小孩都举高双手大声喊好。

  对于建校,他们只有两个要求:学生必须是真的穷,他们要真正帮助孩子。交通要便利,他们要随时到学校去看望孩子。

  1999年10月12日,周氏兄妹来到了清远佛岗石联小学,当看到下雨时会漏雨,墙壁可以一块块掰下来的课室,并感受到当地村民对于发展教育的急迫心情,他们当即决定重建该校。

  2000年5月,两栋崭新的教学楼在石联村落成。在周氏兄妹看来,这象征着父母的教育事业得以传承,象征着孝道的实践,同时也是在继承母愿,支持祖国的发展和建设,表达对祖国的爱。“我们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但我们更是中国人,我们要尽最大能力为国家做事。”(记者 李薇)



[编辑:zach]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