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中新图片 > 正文

广东罗浮山自愿戒毒医院 20年收治4万吸毒者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4年06月27日 09:55     来源:中国新闻网

图为罗浮山自愿戒毒医院院长何志军向记者介绍戒毒情况。 刘述贵 摄


图为戒毒人员在戒毒医院打球娱乐。 汪玉虎 摄


图为罗浮山自愿戒毒医院外围看起来俨然一个欧式度假别墅。 汪玉虎 摄

  中新网惠州6月26日电 题:广东罗浮山自愿戒毒医院 20年收治4万吸毒者

  记者 康孝娟

  6月26日是第28个国际禁毒日,座落在广东惠州罗浮山脚下一向静谧的罗浮山自愿戒毒医院连日来一扫平静,迎来了一拨又一拨前来采访的记者,面对镜头,吸毒人员不避讳地站出来,讲述自己沦为“瘾君子”的痛苦历程,也希望以亲身经历告诫世人。

  罗浮山自愿戒毒医院成立于1992年,探访该院的第一眼就颠覆了记者过往对戒毒行业的印象,这是个疗养式的医院,外围看起来是个欧式花园别墅,进入封闭式管理治疗区,看到戒毒人员很随意地在房间洗漱、看电视,在花园里聊天、下棋,等护士安排服药、治疗,没有呼号哭闹,没有歇斯底里,很平静。

  该院院长何志军告诉记者,20多年来,该院成功收治了来自新加坡、马来西亚、港澳台地区及广州、上海等地吸毒患者超4万人。何志军发现,吸毒者日趋低龄化,不乏初中生,他们对各种新型毒品认知有限,禁毒工作任重道远。

  据悉,惠州是毒品重灾区,登记在册的毒品成瘾人数有2.4万,实际吸毒人数可能超过了10万,且近5年以每年超过10%的速度增加。

  何志军说,近年来,新型毒品泛滥,让戒毒面临新课题。很多年轻人觉得软性毒品不会上瘾,客观导致吸毒者数量不断攀升。对于海洛因等传统毒品,医院已有了成熟的治疗方案与丰富经验,而新型毒品危害更严重,脱毒更不易,且易导致妄想症,甚至有伤害他人和自杀的企图。

  在罗浮山自愿戒毒医院,八成以上的病人为35岁以下青年及少年,而且绝大多数是吸食新型毒品成瘾。

  在近距离接触吸毒者,倾听他们的故事后,记者发现,很多吸毒者都是因为交友不慎,在教唆和诱骗下沾染上毒品。

  今年52岁的何柱良,是罕见的愿意公开自己姓名的吸毒者,他24年来反复出入戒毒所达17次之多。每次满怀信心地走出戒毒所,谁知一见到往日吸毒的同道又会复吸,他痛恨每一次戒毒的失败。

  面对家人和社会,何柱良身陷自责和懊恼中,对毒品深恶痛绝的他呼吁从源头禁毒,他称,如果政府需要,他一定会站出来做些什么,只要能阻止毒品在社会蔓延。

  何柱良是东莞人,早在1989年,他就承包了好几个山头种植了2000多棵荔枝树,很快积累了数百万元家产。1990年,他把两位朋友带到荔枝园,绑到床上,帮他们戒毒,结果朋友戒了,他却染上了毒品。“朋友把携带的毒品说成是治胃痛的灵药,在吸食止痛几十次后,不知不觉上瘾了。”

  1991年始,何柱良开始四处戒毒,其间经历了很多不堪,比如撞墙自残,被警察抓,骗母亲的钱买毒品等,因为吸毒,百万身家都耗光了。

  何柱良称,来这里戒毒后就没有去过其他戒毒所,因为在这里,任何人花再多的钱也不能偷带毒品进来,“只要见到毒品,没有人抵得住诱惑。”

  医院院长何志军坦言,其实为了严防毒品流入,医疗人员与吸贩毒者一直斗智斗勇。何志军说,一旦来到戒毒所,就必须把他们与毒品彻底断交。戒毒人员进来时要进行全身检查,及严查可能藏匿毒品的手机、打火机、书籍、鞋底等随身物品。

  “但起初还是有毒品流入到戒毒医院。”何志军说,虽然戒毒人员进来之后,人身自由部分丧失,但电话不会没收,也可以上网。戒毒人员毒瘾犯了,便会偷偷与毒贩联系。为了避免直接毒品交易,院内禁止戒毒人员随身携带现金。医院围墙也增派了安保力量,防止通过围栏或爬墙与病区接触。

  何志军介绍,戒毒一个流程通常是20天,前一个星期是药物治疗。第二个星期是心理治疗阶段,第三阶段主要是观察,在观察期,如果戒毒人员的行为表现比较正常,不会出现精神萎靡、哈欠连天等状况,说明戒毒工作取得初步效果,便会在疗程结束后,让戒毒者离开。

  今年25岁的小志(化名)吸毒5年多才被父母发现,在父母劝说下,于两个月前第一次来到罗浮山自愿戒毒医院,但呆了10就跑了。这一次,女朋友陪同他一起来戒毒,他们决定这次戒毒成功后就结婚,以后过正常人的生活。今天已经是第19天,小志看起来精神状态不错,在这里过得也不无聊,除了常规作息和治疗,小志每天都和女朋友出来散散步,和其他戒毒人员聊天。

  小志说,他初三毕业后开始沾染毒品,刚开始50元毒资可以维持2天,到后来1天就要花1000多元,为了筹毒资很容易走上犯罪道路。(完)



[编辑:zach]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