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地方频道 > 正文

清远“毒枭”贩毒案庭审目击:仔仔,爸爸对不起你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4年06月24日 19:14     来源:广东新闻网

  广东新闻网清远6月24日电 (索有为 范贞 钟莹莹)23日上午,清远市中级法院刑事审判庭的旁听席上坐满了人,近年来一宗贩卖毒品案即将公开开庭。

  “毒”染人生

  “啪”法槌声落,三男一女四名被告人依次被带进法庭。走在最前面的是绰号“四哥”的主犯谢业勇,他1974年出生,清远本地人。身材高大壮实,一双小眼睛躲藏在厚厚的近视眼镜后。紧跟着是绰号“琪琪”的吴彩虹,电白县人,91年出生,身材瘦小,下巴尖尖,眼睛又大又深,只是脸色发黄,颧骨突出,与23岁的妙龄极不相称。

  四名被告人,据检方指控,2013年3月至4月间,被告人谢业勇两次向潘某(另案处理)贩卖毒品“冰毒”1000克,2013年4月至5月间,谢业勇分多次向潘某购买15公斤“K粉”、“开心水”50支,并与被告人植艳阳、被告人陈国坚等人一起将8公斤“K粉”和“开心水”30支卖到连云港、宜春等地。2013年5月18日9时许,被告人谢业勇在清远市清新区柏兰德金菱酒店6046房向被告人吴彩红购买“冰毒”490克。

  庭上,被告人均翻供。谢业勇认为自己贩卖毒品数量没有那么多,而且帮助侦破惠州一宗杀人案,有重大立功表现。陈国坚、植艳阳均认为自己从不知道谢给的货是毒品,只是听从谢的安排将物品送到他人手上,是一个送货的角色,不构成贩卖毒品,只是运输毒品。

  90后“毒女”原是弃婴

  庭审中,瘦小的吴彩虹不停地吸鼻子、打哈欠,明显是毒瘾发作。面对询问,她要么沉默,要么回答“不知道”,很不配合。“吴彩虹原是一名弃婴,养父母家境一般,孩子也多。她自幼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初中未毕业辍学打工,误交损友,染上毒品,最终走上贩毒的不归路。”辩护人发表辩护词后,旁听人员不禁为这位22岁,正值花样年华,却为毒所困的女孩子扼腕兴叹。吴彩虹原籍村里的人联名写信,指吴身世坎坷,无犯罪记录,社会危害性不大,请求法官给予从轻或减轻判决。

  面对亲人泪洒法庭

  庭审结束后,法官给予被告人家属两分钟的会见时间,每名被告人可见两名家属。面对亲人,一秒钟前还面无表情的被告人,强装的冷漠全线瓦解,顷刻间痛哭流涕。

  谢业勇的妻子呜呜哭着抱着年仅八个月的儿子率先冲了过来。“仔仔……”见到从未谋面的孩子,“毒枭”谢业勇哽咽了。谢妻抓住孩子小手,摸了摸爸爸的脸。孩子白白胖胖,圆圆的脑袋,大大的眼睛,见人就笑。无法抱孩子,谢业勇还是忍不住地着亲吻了一下孩子白白胖胖的小脸。被警方抓获的时候妻子即将临盆,现在儿子已经牙牙学语,他的脸上满是愧疚。“照顾好爸妈,照顾好儿子,对不起你们!”谢业勇再次哽咽,用带着手铐的手臂蹭去脸上的泪水。

  会见吴彩虹的是她的两位哥哥。虽然不是亲生,但看得出他们发自内心的担忧,哥哥紧紧拉住妹妹的手,时不时用手掌抚摸妹妹的头发。听着哥哥的家乡话,妹妹不住地点头,并低声哭泣。听起来应该是哥哥叫妹妹在狱中要照顾好自己,吃饱一点。兄妹三人的手握在一起,这个庭审中一直沉默,经常回答“不知道”的冷面女孩,最终哭红了眼。

  陈国坚的母亲和妻子,植艳阳的母亲和姨妈也围着两人不断地说着话。“还年青,要好好改造,安分守纪,重新做人,不用担心家里……”陈国坚和植艳阳流下了愧疚的泪水。

  “时间到,请旁听人员离开。”法警大声提醒紧紧抱着、拉着被告人的家属,哭声顿时又响成一片。“仔仔,爸爸对不起你呀!”喃喃自语的谢业勇边走边回头,每挪一步,脚镣就咣当一下……(完)



[编辑:zach]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