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关注 > 正文

虐童事件频发 深圳检察官呼吁各方关注并介入案件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4年05月28日 10:40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深圳5月27日电(郑小红 汪林丰)父母虐待儿童致死,在深圳不是孤例。“六一”节临近,深圳市的检察官们,呼吁社会各界对虐童事件给予高度的关注。

  长期虐待情节让人震惊

  记者27日从深圳市检察院获悉,该市近五年来因为涉嫌虐待罪被检察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件,一共有5件。“见诸媒体的一些父母亲打死小孩的案件,往往是父母很疼爱孩子对孩子期望很高,结果一时失望或气愤之下失手致其死亡,由于不属于长期虐待的情形,因此一般不以虐待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而常是以故意伤害罪来追责等。”

  深圳近几年来因为涉嫌虐待罪被检察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的全是虐待儿童致死,都存在长期虐待的情节。

  2012年11月,深圳大鹏新区一件亲生母亲虐待女儿致死的案件:因觉得七八岁的女儿没有将饮水机清洗干净,长期虐待女儿的陶某英再次发飙,不仅将其殴打,还罚其喝下两瓢山泉水。发现女儿高烧39度后,陶某英将几包药化在水里,用碗向女儿嘴里灌,见女儿咳嗽很严重,陶某英竟然一碗水接一碗水猛灌水后,将其直接扔在床上。很快,陶某英发现女儿咳嗽几声后没动静,鼻子还在流血。发现女儿已死亡后,陶某英再次做了一件惊人的举动:在女儿床上放了一把火!经龙岗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后,2014年5月底,法院一审以虐待罪判处陶某英有期徒刑6年、以放火罪判处其有期徒刑4年,合并执行有期徒刑8年。

  该案证人反映,陶某英经常半夜11、12点让她七八岁的女儿洗衣服,经常听到其打骂女儿的哭声,甚至还听说女儿的一条腿曾被其母亲打断。

  在黄某云虐待罪一案中,医生证实接诊时,小男孩已经昏迷,身上有多处淤青,有新鲜的,有陈旧的,而且左胸前有一处鞋印的淤青。

  在杨某蓉虐待罪一案中,杨某蓉承认多次采用衣架殴打、用装满开水的杯溢水烫伤、有病不到医院看病、禁闭等方式来虐待年仅六七岁的被害人,最后一次打耳光致其摔倒在地,严重颅脑损伤死亡。

  而在许某和、张某荣虐待一案中,夫妇二人更是常轮流用衣架、电线、拖鞋、皮鞋等物,对不到十岁的女儿不分轻重和不分部位地进行暴打。女儿被烫伤后,也未将其送去救治,直至女儿最终多处感染致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死亡。

  在刘某、洗某燕虐待一案中,对于只有两三岁的女儿,夫妇二人常用巴掌打脸、用铁衣架打、还用手掐等,甚至经常打到凌晨。最后那一次,女儿被打得抽筋,鉴定为“因钝性外力作用致重型颅脑损伤引起急性中枢神经系统功能障碍死亡”。

  重男轻女导致父母下狠手

  深圳龙岗区人民检察院许晓妍检察官说,从虐待儿童的案发情况看,“重男轻女”是一条重要原因,在这5起虐待儿童致死的案件中,有四个被害人是女孩。如陶某英一案中,邻居就反映“没见过她打儿子”。许某和、张某荣虐待一案中,夫妇二人既迷信又重男轻女,女儿还是超生的,因此寄养在普宁老家的一个亲戚家,直到6岁才将其接到深圳来和父母、哥哥等同住,女儿“差不多每天都挨打”,死因鉴定还有一项是“营养不良”。

  检察官告诉记者:从案发情况看,要么是夫妻双方都是暴脾气甚至轮番虐待、殴打小孩的,要么是夫妻一方经常甚至长期不在家,导致另一方在无人监管的情况下长期虐待小孩,直到有一天致小孩死亡。“如果夫妻双方中有一方能理智的克制,做到缓冲与劝解,类似情况会好很多。”

  “虽然这些被告人,都抱怨缘于小孩不听话等,但是从这些案件来看,一个普遍存在的情况是,被告人学历都不高,家庭经济条件也都一般,都缺乏教育小孩的有效方法和耐心。更重要的是,他们还常将生活中的一些不顺、一些怨气等,在小孩身上发泄出来,脾气火暴,且下手不分轻重,最终酿成惨案。”

  呼吁管理部门及社会力量多关注并介入

  谈起这些虐待儿童致死案,同样作为母亲的许晓妍检察官建议说,“希望相应的管理部门,包括一些妇女儿童权益保障部门,还有一些民间组织如义工等,能发挥这种网格化管理的优势,及时摸底并发现儿童被虐待的情况,做到监督、调解、帮扶教育等,及时上报,跟踪回访。”

  另外,“对于有些虐待儿童屡教不改的家庭,如果家族中没有更合适的监护人,有没有相应的管理部门或者社会团体、民间组织来介入,考虑通过相应的程序尝试接收监护权?深圳是外来人口聚集的城市,应该尝试从地方立法层面考虑这些问题。”(完)



[编辑:zach]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