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中新调查 > 正文

大学生图书借阅量每年缩水10% 电子阅读上升明显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4年04月23日 12:11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你知道今天是世界读书日吗?你还保留每天阅读的习惯吗?

  记者调查浙大图书馆——

  大学生图书借阅量,每年缩水10%

  电子阅读上升明显,但存在不少短板

  今天,世界读书日。设立的目的,是要推动更多的人去阅读和写作。

  在读书越来越少的今天,天之骄子的大学生,读书现状如何?喜欢看什么书?又习惯何种方式阅读……昨天,我们走进浙江大学图书馆,一探究竟。

  调查

  

  图书馆里,

  

  大部分学生围着专业书转

  “同学,你好。请问,不是浙大的学生也可以进图书馆吗?”昨天,在浙大玉泉校区图书馆等电梯,一个戴黑框眼镜穿藏蓝色上衣的男生走了过来。

  他刚从无锡到杭州,就想来看看浙大的图书馆。为什么偏偏是它?他想了想,不那么自信地说,“学校的图书馆是最能代表学校文化气质的地方吧。”

  话音刚落,电梯门开。

  一同进电梯的,还有位学电气的男生。他按了6楼,直奔自习室。期末临近,又到自习繁忙时。

  他说,已经许久不看专业外的书了。“上一次看”,他想了好一会儿,“还是两个月前吧。是本,叫什么名字的?反正是本哲学书。”

  “忙,没时间。”他解释。

  “忙”这个字,在接下来三十余位学生的嘴里重复。他们中,有本科生,有硕士研究生,有博士研究生。

  上课、论文、研究项目,大部分时间还是围着专业书转。有还通信工程的书,选了这门选修课;还有《牛津实用英语语法》,博士论文要用。还有借编程类的书,仿真技术研究要用。有借财务结构方面的书,期末课题要用。

  另一半来自习的学生,平时看的书也多是专业书。最多的人,一名经济学博士研究生,一个月会看三四本专业书。最少的人,两名本科男生,一个学期就看三本专业书。

  调查中,有个明显的现象:专业书之外还看书的人,普遍爱书,而且涉猎广泛。控制专业博士研究生尚同学,是最爱看书的一位。历史、社会、哲学和经济等,都有涉猎。半个月前,他自购了30多本书,花了500多元。

  “本科时,什么都看,没法区分哪些人看似真话却是假话,哪些人看似假话却是真话。”他认真地说。不同观点里的养分,他十分看重。

  仅一成学生

  

  有电子阅读习惯

  与“看专业书”同样高频的词,是“网上检索论文”。原以为,学生们早被论文检索“逼出”了网络阅读的习惯。

  可没想到,被问及“会网上看书吗”,一致性的答案都是“不看,不习惯”。阅读体验不够舒适,是最主要的原因。

  在三十余位同学中,只有4个人在纸质书之外还会屏幕阅读:2人用Kindle,1人用iPad,1人用手机。

  用Kindle的人,还是对电子阅读有抱怨。“中文资源太少,好多还是盗版,版式很难看。”一位化工博士研究生说,他对阅读体验要求很高。去年秋天,无奈之下,他把Kindle转手了。

  用iPad的同学,看书时,总会被各种其他应用软件诱惑。专心电子阅读,不是件容易的事。

  借阅量每年下滑10%

  “图书馆的借阅量,经历了从上升到下降。下降,是近三四年前出现的。”浙江大学图书馆副馆长黄晨坦言。

  去年,浙大图书馆流通量约170万册。也就是说,借阅量约为85万册。看上去85万册,是挺大的一个量,某些省级图书馆的借阅量还达不到。

  不过,事实上,近年来,浙大图书馆的借阅量,每年在下滑10%。

  “国外图书馆,近年,差不多也是10%的下滑量。”浙江大学图书馆基础分馆馆长瞿晶说。

  如果再与藏书量比,这85万册的借阅量只使用了14%的书。目前,浙大三个校区图书馆共有藏书600万册。

  电子阅读,问题几许

  图书借阅量每年下降10%,黄晨说:“下降是正常,不下降才有问题。”

  他认为,电子阅读是一个大趋势。在欧美,电子阅读已是一个成熟的消费习惯与理念,“如果我们的图书馆借阅量不下降,那说明我们的电子阅读出了问题。”

  与此同时,大学数字图书馆的借阅量在上升。“近年,上升很快。”黄晨说。去年,浙江大学在这一平台上的阅读量约45.9万次。阅读量排第一的中山大学,更是高达142.66万次。

  2001年,浙江大学开始创建这一图书馆。这是一个国际合作平台,全球共有2000多所高校共享。

  目前,这一平台已有250万册的收藏,包括各种视频音频图像以及灰色文件(未正式出版读物)。它修复了破损的民国时期文献,令其成为这一平台上的新宠。

  另一个数据,同时印证了黄晨的看法。去年,浙大的学术性数据库下载量已达1000万次。“浙大有52500余名学生,平均下来,一人的下载量就有200次,这个数字是相当大的。”黄晨说。

  但是,这一数字并没有令黄晨有多兴奋。他开始了冷思考,“表面上看,屏幕阅读增加了,可是,究竟在阅读什么呢?”

  “碎片化的阅读,3屏以上的读物就会缺乏吸引力。”黄晨说。他发现,能让周围人在屏幕上完整阅读的书,只剩下娱乐消遣类的了。喜欢看严肃文学的,还是固定的那么些人。

  令他不理解的是,“不少人的消费习惯很奇怪,每年可以换一台手机,新的iPhone出来花上5000元都不觉得贵。可一个电子阅读器,比如Kindle,一台不到1000元,却觉得太贵。”

  “可供电子阅读的中文资料,只有10%不到。”黄晨发现。按照专业的眼光,图书出版的错误率只能在万分之三以内,可令他着急的是,“中文电子阅读,只有佛经能达到这一要求。其他的资料,错误百出。”

  “我们有那么多出版社,可是,有谁去做这件事,为下一代增加中文电子阅读呢?”他问道。

  腾出空间

  让学生喜欢上电子阅读

  起码,黄晨可以在自己的领域——浙大图书馆,先行尝试。

  在浙大紫金港的基础图书馆,有1300平方米的浙江大学图书馆信息共享空间(Information Commons, IC)。它分成8个功能区,多媒体空间,知识空间,学习空间,研究空间,文化空间,系统体验空间,创新空间和社交空间。

  “以前的图书馆,主要是文献服务。现在的图书馆,是一个第三空间。在这里,不仅遇到书,更是遇到一种文化氛围,遇到一些志同道合的人。”黄晨说。部分书,逐渐地推到书库,空间腾出让给读者。

  这里,有提供22英寸屏幕,可360°调节方向。而且,这个大屏幕还可与自带的笔记本相连接,形成可同步操作的双屏幕。在这样的大屏幕强互动之下,即便看严肃阅读,都是一种享受。

  黄晨要为学生提供一个舒适的屏幕阅读空间,让学生喜欢上新一代的读书习惯。“如果,我们不能用一种好的环境熏陶他们,只会让他们远离图书馆。只有提供让他们可以接受的方式,才能让他们走进阅读。”

  今后,浙大玉泉校区和西溪校区,都将开辟IC空间。

  另外,大学数字图书馆完成数量积累后,黄晨决定再开发,提供个性化知识服务。对250万种资料分门别类,编辑成专题库。“做足阅读体验,可以更好地阅读文献。”他说。  □本报记者 高逸平 通讯员 良格

  来源:今日早报

[1] [2] [下一页]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