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社会粤象 > 正文

深圳流浪狗驿站难觅立身之地 被迫漂泊两城之间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4年04月08日 12:1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在惠阳新基地,狗狗大多数时间被关在笼子里。受访者供图

  没有人了解“二货”内心深处是不是藏着淡淡的忧伤。它每天仍好吃好睡,见到来给它洗澡的义工会摇摇尾巴,遇到陌生人会汪汪汪地大声叫唤,但所有人都明白,每次遭遗弃,它心里肯定再清楚不过。

  “二货”是一条狗,准确地说,是一条深圳的流浪狗,在被收容后它有了这样一个名字。在最近的日子里,它被领养的路程却被大大拉长了。领养者必须从深圳赶到惠阳,带着它回到深圳。当领养者决定放弃,它又要从领养者家中到义工家中,再从义工家中重新回到惠阳。

  这样不断上演的“双城记”,原因很尴尬,深圳犬类保护协会旗下的流浪狗驿站——深圳民间流浪狗收容组织,4个月前由于在深圳难觅立身之地,被迫搬迁至惠阳,至今开始在两个城市间不断地游走。

  义工

  去一趟驿站 3个小时在路上

  每到周六,流浪狗驿站的一帮义工就会专程驱车1个多小时,从深圳赶到惠阳的驿站基地,给收容在那里的犬只们清洁、洗澡、带到天台晒太阳。从去年12月21日搬迁至惠阳,义工们已经渐渐熟悉这段往返的路程,前往时一般路途通畅,返回时遇到下班高峰期,路上时间却要两三个小时。

  “一天花在路上的时间至少要3个钟头,但这也没办法。”蹙眉算了下时间,驿站的工作人员董振君给出了答案。对于他们来说,在时间上的花费倒是其次,搬迁后,原本义工们周末两天都可探视,现在由于路途限制,被迫减少到一天。

  现状

  空间局促 空气潮湿、医疗不便

  驿站的新基地是在惠阳一处偏僻的山坳中,四周皆为果林,流浪狗身处的地方是之前遗留下来的一处厂房。深圳流浪犬保护协会租下了总共2000平方米的两栋厂房,将其作为流浪狗驿站的收容基地。

  最多的时候,那里共有流浪狗将近130只,而时下犬只数量也基本稳定在120只左右。由于厂房空间有限,部分狗笼层层往上叠加,将其形容为“仓库”显然更合适。在管理人员有限的情况下,在一周内,犬只只能被分批放出厂房外“望风”。不过,这也并非易事,这个厂房外边原本是敞开的空地,并不适合放养,后来驿站在天台上加装了一圈栅栏,才让基地终于有了一个犬只活动场所。

  厂房里是水泥地面,整个空间都弥漫着略显阴冷的湿气,空气不对流,在搬迁后不久,犬只间的皮肤病率开始上升。“皮肤病其实还算好的,我们工作人员可以自己用药水给狗上药,但如果是其他疾病,那就麻烦了。”董振君有些无奈,基地地处惠阳,但却远离城区,在当地找到熟悉的医院并不容易。而驿站跟深圳部分宠物医院有合作关系,出于减少费用考虑,一旦犬只出现重大疾病,只能通过义工的车辆将其带回深圳治疗。

  搬迁

  从深圳到惠阳,流浪狗驿站在流浪

  4个月之前,流浪狗驿站的基地远非这般狼狈——犬舍是敞开式,一半在室内一半在室外,随时有新鲜空气对流,随时可以晒太阳;地面是吸水的地砖,一到雨天,排水很快;外面也是一大片果园,周末不时有义工坐在树底下,给前来的各种团体做动物保护宣传讲座。

  深圳市流浪狗驿站,成立于2006年,原名“快乐驿站”。自2010年犬类保护协会成立后,驿站即作为协会的救助基地而存在,主要功能在犬只的救助、暂时收容及接受领养为主。

  原来的西丽基地所在的麻磡村距离中心城区有30公里,坐落在羊台山西南面的山脚下。狗只所处的犬舍位于茂密的荔枝林间,场地是向当地的村民租来的,远离居民区且有足够的活动空间,对于动保组织来说,这里的条件再好不过了。之后两年时间内,100多只流浪狗一直生活在此。

  去年6月份,南山区环保执法部门发现,包括流浪狗驿站在内的两家动保组织收容基地,地处于西丽水库二级水源保护区内,不到百米远就是流入水库的麻磡河以及当地的饮用水井。由此政府部门开始介入,并要求两家犬只收容机构自行搬迁。

  在被要求搬迁后,流浪狗驿站马上启动搬迁程序。相关部门给出了缓冲期,但对于驿站而言,问题既存在于时间,更源于空间。“当时在深圳找了很久,但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董振君告诉记者。到最后搬迁时间迫在眉睫,驿站不得已,找到了惠阳,并在现在的山坳里落脚。

  其实,流浪狗驿站自成立以来,前后已经历9次搬家。“最开始是规模扩大需要,但后来几乎都是被迫搬迁,不是因为噪声被居民投诉,就是因为说对环境造成影响。”最后这次从西丽搬走,对于执法部门的理由,驿站颇有微词,他们认为基地对污水处理得很好,并未排入水库,让其搬迁的原因并不存在。但为了消弭隔阂,他们还是接受了对方的意见。

  处境

  狗狗入住困难,市民领养不便

  “我们想做到被需要而存在。”在采访时,深圳流浪狗保护协会的工作人员一直在强调这句话,他们显然最清楚自己当前的处境,表面上他们已不被需要,在深圳也无“立足之地”。实际上,城市中流浪犬只不断出现,每天都有近10位市民通过电话和微博来找他们,希望能将捡到的流浪狗送到此处。

  但是,基地4个月来都没有再接收流浪狗。“每天都有流浪狗产生,我们每天都能接到电话,但我们也只能很抱歉,实在没有办法收。而且对方一听说基地在惠阳,他们可能也不是很想送过去,因为是他救助的狗,有时间他还想去看看。”董振君解释。

  同样的问题也存在市民领养这一环节上。4个月来,惠阳基地被领养的流浪犬不超过10只,甚至还包括像“二货”这样在领养后,又被领养者送回的。数量上的少也不代表市民没有领养热情,“市民的领养诉求微博、电话每天都有四五个,都是想要领养的。”距离产生美,但过远的距离也让领养热情烟消云散。对于驿站方面而言,他们同样希望领养者能亲自到基地看看,因为只有人和狗接触后,才能知道是不是他想要的,才能避免“二货”那样的尴尬悲剧不断上演。

  困境

  希望重回深圳却难做计划

  这4个月来,协会乃至相关政府部门,都在不遗余力地为驿站重回深圳做着不懈努力,但董振君对此并不乐观。“我们没法计划,从去年我们知道要搬迁时就开始找地方,但一直到现在仍没有找到。”他介绍,他们看过的有印象的地方包括荷坳、光明农场、坪山,甚至有热心市民提供了虎门一处山地,但综合考虑,最后都选择了放弃。

  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搬家,不断消耗着工作人员的精力,也不断打击着义工们的热情。如今每到一个地方,他们内心会自动弹出一个审核框架:排污问题、噪音问题、与居民区远近、市民领养探视是否方便等等。

  在资金方面,自建立起,流浪狗驿站构建了一套完善的捐助制度,目前资金几乎都来自社会捐助。面对眼下这个困境,董振君表示,即使再搬,他们也要找个长期的地方,这是从费用上考虑,也是从精力上考虑,“希望今年下半年有机会能回到深圳,但我们没法去计划。”深圳晚报 记者 陈章琦

  来源:深圳新闻网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