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文史博览 > 正文

百岁老人忆台儿庄血战:将士们死战不退(图)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4年04月02日 15:06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台儿庄血战记》报样


战士们向战场挺进


69年后赵家欣看到了自己的报道


讲述人:赵家欣

  1938年的今天,我抗日健儿正在台儿庄与日寇殊死搏斗

  谨以此文悼念我在台儿庄战役中壮烈殉国的抗日将士们

  

  “青记”采访台儿庄战役的,只剩下了我

  1915年12月我出生在厦门岛一个贫民家庭。高中只读了不到一年就应聘进入《星光日报》,这可以说是我记者生涯的真正开始。我立志做个有所作为的记者,用文学笔调描绘时代风云和人间百态。

  当年,南京沦陷,国民政府西迁武汉。我穿过战痕累累的东南大地,来到武汉了解全国抗战形势。先后访问了八路军办事处,见到了叶剑英将军;在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意外见到了老朋友郁达夫;采访中结识了范长江。3月27日和30日,“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成立大会”和“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学会首届代表大会”在武汉召开,经郁达夫和范长江推荐,我代表福建参加了两次盛会,一个“文协”,一个“青记”,22岁的我,是福建参加这两次大会的唯一的作家兼记者,这是我人生的一个里程碑。

  “青记”第一次代表大会,有我、范长江、陆怡、陈同生、徐迈进、钟期森、傅于琛以及几位侨报记者,都是小青年。范长江29岁,我22岁。会后我们大多数记者跟着范长江就赶往台儿庄采访去了。现在这20多位记者只剩下我一个人在世了。

  那时,在徐州外围的台儿庄,正上演一场中国军队和日军的殊死决战。日军精锐的矶谷第十师团和李宗仁指挥的我军第五战区孙连仲、汤恩伯的部分部队在100公里的战线上,打得惊天动地。

  消息传到武汉,我跟范长江等青年记者马上出发,北上采访。一路上,我们扒过运煤的火车,用绳子把自己绑在火车头上赶路;遭遇过日本鬼子的空袭,险些被敌人的子弹留在北上东去的路上。

  从武汉出发,到了郑州,我提着随身的一只小箱跨下火车。旅店小伙计围拢上来,指手画脚地夸他们各自的旅店,就在这时候,警报响了,杂乱的人群散了,火车喘着气循原来的路退了下去。我无目的地跟着人群向空旷的郊外跑去。飞机!那涂着红色的罪恶标志的飞机,带着隆隆的声响飞进古城的上空,品字形的三个黑点,渐渐地在视线里扩大了。轰隆,轰隆,炸弹从头顶落下,子弹从耳边穿过。

  敌人的飞机走了, 我看见一群人包围着一个炸伤左腿的工人。鲜红色的血正从创口涔涔地流出,受伤工人黑得发亮的脸孔没有一丝苦楚的表情,他举起拳头愤怒地吼叫道:“妈的,几时打你一架下来,看你还逞凶?”

  我再次乘上火车,继续前行。鬼子的飞机,天一亮便满天乱飞了。火车被阻隔在马牧集与砀山之间,警报解除了,火车鼓着气前进,不久又被警报赶退下来。一个早晨,火车走不到二十里。到了黄昏,终于到了徐州。我携着随身的小皮箱,穿过人群。街道上,往来着的穿军服的人,使这座城市增添了战时紧张气氛。在旅店里我见到好几位同行。范长江拉着我的手说:“你终于赶来了!”

  

  池峰城师长将缴获的太阳旗送给我

  当时,进犯临沂的骄横的坂垣师团被张自忠、庞炳勋将军打垮,退到莒县。临沂的捷报,把全国各个角落的新闻记者都吸引了来,许多外国记者也打算来瞧瞧英勇的中国将士的功绩。在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一辆大卡车载着我们这12个中外新闻记者往最前线去!那是1938年4月5日,台儿庄捷报的前一晚。

  1938年4月6日大战结束,7日我们赶到了台儿庄最前沿阵地采访。此时我看到的台儿庄到处是残垣断壁,余烬未熄。日军的尸体、我军的伤员、失去家园的百姓,展示着战争的残酷。我们直接采访了孙连仲集团军31师师长池峰城,这位拼死抗敌的30多岁青年指挥官,头发蓬松,声音嘶哑,几天没合眼,眼睛布满了血丝,但仍神采奕奕细述了前方将士如何用生命和鲜血拼杀的场景。

  池峰城告诉我,他带着31师的将士们守着台儿庄的正面,日军多次进攻,飞机大炮轮番轰炸,我军虽伤亡重大,但将士们视死如归,死战不退。4月3日,台儿庄的三分之二都被敌军占领了,但南关还在我军手里,将士们濒临弹尽粮绝,但绝命固守。4月6日晚,孙连仲将军指挥我军全线反攻,炮兵排炮显威,炸中了日军弹药库,我军冲进台儿庄,展开肉搏战,歼灭了敌军。得到这些信息后,我连夜写了《台儿庄血战记》,并把这篇报道通过邮寄的方式寄回《星光日报》。

  离开硝烟未散的台儿庄时,池峰城师长特送给我一小袋战利品作为纪念,里面有缴获的太阳旗、日制的子弹壳等。

  怀着激动的心情,我写下了第二篇报道。因为战争,当时的邮路毫无保障,更为糟糕的是,日本侵略军此时正在进攻厦门,我把署名为本报特派记者赵家欣,标题为《台儿庄血战记(二)》的报道寄出后,只能祈祷上苍,让这篇报道能顺利抵达报社,鼓舞厦门人民奋勇抗敌。

  

  69年后,我才看到自己写的报道

  5月中旬,我辗转武汉、长沙、香港,返抵厦门。此时厦门已被日军攻占,成为沦陷的孤岛。《星光日报》报馆也已关闭,人去楼空。至于报道报馆是否收到,是否已经刊发,我无从得知,只好返回香港,仍在胡文虎创办的《星岛日报》中担任记者。1938年6月我再次作为特派战地记者回到内地的抗日前线,去东战场采写新闻。

  从台儿庄战场上回来,我仍从事着记者职业,我曾以华侨报纸新闻记者的身份掩护了被侦捕的厦青团副团长谢怀丹,后来,我们在一起同甘共苦,渐渐产生了爱情,结为终身伴侣。

  1939年春,我与妻子离开泉州北上。在闽浙赣交界的几座山城,采写东战场的新闻。在上饶《前线日报》搞编务工作一年多,后应黎烈文之邀,到永安改进出版社主编《现代青年》月刊。我们一家熬过了黎明前的黑暗,1949年8月17日,迎来了福州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我担任《新闽日报》总编辑。1950年,我调任福建省中苏友好协会专职副总干事,不久又任省文教厅文化科长等职,并被推选为省文联委员。

  上世纪50年代中期,正当我想为新中国做更多工作的时候,各种可怕的厄运接二连三地降临到我头上,使我几乎失去了整个中年。

  1979年,我陆续接到三份平反改正书,即在反胡风、反右、“文革”三次运动中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改正书。从这一年起,64岁的我开始了新的生命。20年间,我出版了6本《风雨故人情》、《雨丝集》等六本文集,还有许多篇散见于报刊而未收入这6本文集。

  2007年10月初,《石狮日报》记者捕获到一条信息:家居乡村的一位施姓老人,珍藏有报道抗战的旧报,上面刊有血战台儿庄的报道和《星光日报》战地记者赵家欣的名字。11月3日,《石狮日报》副总编茅罗平把1938年4月18日《星光日报》复制件专程送到我手中。

  那时,我刚出院不久,接过报纸,戴上老花镜,把《台儿庄血战记》靠近眼前,一个字一个字地细读下去,许久,许久……

  “69年了,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这篇报道被刊发了,第一次看到这张报纸。”

  台儿庄战役回顾

  台儿庄大捷,又称台儿庄战役,起止时间有几种说法,一般认为从1938年3月16日开始至4月15日结束。战役由滕县战斗、临沂附近战斗、台儿庄战斗和日军的溃退,中国军队的追击作战等组成。在历时1个月的激战中,中国军队参战约29万人,日军参战约5万人;中方伤亡约5万余人,毙伤日军约2万余人(日军自报伤亡11984人)。它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凶焰,坚定了全国军民坚持抗战的信心。这次战役鼓舞了全民族的士气,改变了国际视听,消灭了日本侵略者的威风,消灭了日军大量有生力量。

  此次大捷是中华民族全面抗战以来,继长城战役、平型关大捷等战役后,中国人民取得的又一次胜利,是抗日战争以来取得的重大胜利,也是徐州会战中国民革命军取得的一次重大胜利。

  1938年3月,日寇精锐部队为打通南北通道,长驱直入,不可一世。台儿庄在徐州东北60公里,北连津浦路,南接陇海线。日军攻下台儿庄,即可南下切断陇海线,西取徐州,北占临沂。

  日军坂垣、矶谷两师团4万人,以台儿庄为会师目标。为了确保台儿庄,民国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制定作战计划,以孙连仲第二集团军据守台儿庄正面阵地,以汤恩伯军团让开津浦路正面,诱敌深入,拊敌之背,协同孙连仲围歼日本矶谷师团。3月23日,台儿庄大战拉开序幕。24日至28日,日军每天发射炮弹少则一二千发,多则六七千发。炮轰之后,又以坦克猛冲,摧毁台儿庄外围阵地之后,步兵随之发起冲锋。

  我军正面防守是30军31师池峰城部,3月23日,在泽县与台儿庄间就展开了保卫台儿庄血战。我军不惜重大伤亡,粉碎日军多次进攻。后因伤亡过大,曾向孙连仲请求部队暂退运河南岸,再图反击。孙连仲下令:“任何人也不准退出台儿庄!要用血肉来填敌人的炮火!士兵打完了将官填,将官打完了,我总司令填,填完为止!”铿锵誓言,气壮山河!池峰城遂下令全师将士,即使只剩一兵一卒,也要死守不退!

  26日大清早,敌以坦克车数辆向我猛攻,我×团因无防御战车武器,被坦克车冲散,薄暮,我以一营兵力袭击台儿庄附近之敌,砍杀甚多,我忠勇弟兄却大半牺牲在敌人炮火下。27日以后,刘家湖、三里庄等处敌人,以坦克车、大炮、飞机掩护,猛攻台儿庄,甚至一日攻打七八次,我守台儿庄部队虽只有一团,不惜任何牺牲,拼力扼守……

  日军猛攻三昼夜,冲入台儿庄城内与守军展开激烈巷战。敌我往往一墙之隔,互相凿洞射击,为争占一间房子相持两三日,为争夺一条小巷,牺牲整连整营兵力。五昼夜下来,敌我双方尸横遍野,血染山河,直杀得喇叭呜咽,日月昏昧。

  4月4日,李宗仁以将“军法处之”,严令逡巡不前的汤恩伯军团挥师南下,协同孙连仲部夹击台儿庄正面之敌。6日黎明,汤部出现在敌后,城内城外夹击,李宗仁亲临台儿庄郊外指挥。6日晚我军以优势兵力发起总攻,杀声震天,锐不可当。炮兵集中轰击,日军弹库爆炸。苦战半月,日军已弹尽粮绝,精疲力竭,如强弩之末,陷入我军重围,敌城内外火药库皆被我击中起火,敌慌乱奔窜。经7日晨之继续搜索,台儿庄内残敌,遂告肃清,日寇不可战胜的神话破灭。

  我军全歼敌军,收复台儿庄,歼敌二万余人,击毁坦克三十余辆(我军牺牲将士也约一万五千人)。捷报传出,举国欢腾。  文并图/王大龙(中国新闻史学会特邀理事,原中国记协国内部主任)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