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中新调查 > 正文

男孩8小时被父打17次追踪:区教育局将为其联系学校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4年04月02日 13:47     来源:中国新闻网

  孩子没再挨打

  开始写“回忆录”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来到阳阳家中,阳台上的地铺已经折了起来,阳阳坐在阳台上,他手上写的是一份“回忆录”。“爸爸让我把昨天的事情经过写出来。”他说。

  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这份“回忆录”记录了从昨日上午10点民警上门,到最后阳阳和他的“嬢嬢”到派出所接受调查的过程。“回忆录”写道:“记者问我今年几岁,叫什么名字,爸爸叫什么名字,妈妈叫什么名字,我照李娘娘(嬢嬢)说的说我爸爸在广州。结果民警上网查了一下身份信息发现不对。”

  这份“回忆录”阳阳写了两遍,“第一遍涂了几个墨水疤,所以我再写一份。”阳阳爸爸说:让他写“回忆录”,是之前的习惯。“以前他每次做了什么事,包括犯啥子错,我都会让他写下来,写他的感想。”

  14岁的阳阳住在阳台上,长期遭受父亲的家庭暴力,8个小时里就被暴打了17次(成都商报昨日报道)。阳阳的命运牵动众人的心,昨日,不少读者打进成都商报热线,要求去看望阳阳,还表示要为他提供帮助。

  昨日,金牛区教育局专门就此事召开会议,表示将为阳阳联系学校。当地派出所表示,若此类情况(对娃娃施行家庭暴力)再次发生,在接到当事人举报后,警方将对父亲采取强制措施。

  派出所:如果再打娃娃将采取强制措施

  阳阳告诉记者,从派出所回来后,父亲没有打他,但他仍然睡在阳台。“屋里太窄了,我只能睡在阳台。”洋洋说。

  上午11点,洋洋的嬢嬢李丽君(化名)回到家。她也表示,从派出所回来后,没再打过娃娃。“晚上吃饭时,他爸爸问他今天有什么感想,他说很高兴,爸爸不敢打我了。”昨晚7点30分,成都商报记者见到了阳阳的父亲刘国全(化名),他说,昨天从派出所回家后,没有再打过娃娃。昨日,当地派出所表示,如果这位父亲再打娃娃,在接到当事人举报后,警方将对这位父亲采取强制措施。

  教育局:正在为阳阳联系学校

  得知阳阳辍学后,金牛区教育局对此事高度关注,表示将尽力为阳阳联系学校。

  金牛区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昨日下午,教育局专门就此事开了一个会,商讨阳阳的救助方案。“他才14岁,正处在接受义务教育阶段,我们希望能为娃娃找到合适的教育环境。”

  金牛区教育局相关工作人员还通过妇联了解到娃娃的基本情况,并通过妇联与其父进行联系。“主要是征求阳阳父亲,以及阳阳本人的意见,他们对学校的要求。他们是想住读还是走读,有没有什么特殊情况。”

  目前,金牛区教育局正与部分学校进行联系。

  孩子日记

  “我偷钱,还偷别人鸡腿”

  “如果我不思悔改,下场只有被饿死”

  开始向别人借钱,偷杨文的一百元钱,偷别人的鸡腿。不做作业,不认真听讲!后来进一步恶化,开始讲神话……最后被校长开除。

  3 老寨

  去老寨的第一天我表现得很好,第二天发生了变化。找同学借钱,讲神话……又被开除了。找同学借钱,同学不借我就打他,最后让九姨公、九姨婆给气倒了。

  4 广州

  到广州的前一天,爸爸特地跟我说不要偷东西,别人再好看的东西再好吃的东西,不是你的不要拿。我都答应得好好的,然后去广州,爸爸没走的几天表现还好,可是爸爸走了表现就差了。第一天撞坏了刘燕红的自行车。第十天就把幺妈的电饭煲给煮坏了,筷子盒给摔坏了……

  5 感想

  如果我再这样下去不思悔改,最后的下场只有被饿死。因为现在每个人都讨厌我了,没有一个人会喜欢我了。

  他的妈妈在哪里?

  母亲在精神病医院,母子只见过三面

  阳阳与父亲及“嬢嬢”住在一起,读者不禁要问,他的妈妈在哪里?她是否知道亲生儿子的遭遇?

  阳阳说,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患上精神疾病,现在在自贡市一家精神疾病医院。他在7岁、9岁以及10岁的时候,分别见过母亲一次。“她认得到我,还与我说过话。”

  这个情况得到阳阳姨妈的证实,其姨妈倪女士说,前一天,她还去医院看望过阳阳的母亲。“她是后天性精神疾病,好像是10多年前受了刺激患的病。现在情况也不好,生活不能自理。”

  倪女士说,阳阳被父亲带到成都后,她接到几个人的电话,告诉她阳阳的父亲经常打娃娃。“我还给他打过电话,喊他不要再这样子打娃娃了,没想到他现在还是这样。”

  他的未来在哪里?

  读者来电:想资助他上学,还想给他买手机

  昨日,全国各地的多名读者打入成都商报热线,表示愿意对阳阳进行帮助。两位市民买了牛奶和面包来到阳阳家中,询问了他的情况,“我们觉得娃娃太可怜了,所以过来看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助他的。”

  家住浙江的黄女士说,她觉得阳阳十分可怜,她希望为他提供帮助。“我想了解孩子现在需要什么,我怎样能够帮到他?”

  成都的赵先生打进本报热线,希望资助他上学。“让我们感到揪心的是,一方面,这个父亲打骂娃娃,另一方面,这个14岁的娃娃现在没有上学,他这个年龄,正应是在学校接受教育的时候。”赵先生说,他所在的公司在成都有多个项目,如果能为娃娃找到学校,公司愿意资助他上学。

  家住山西的刘女士也打来热线,希望提供帮助,“我想给他买部手机,这样,如果娃娃遇到什么事,救急也方便。”

  公益机构:如果再挨打,我们愿为孩子提供庇护所

  昨日,成都云公益发展促进会秘书长傅女士也打来电话,表示如果必要的话,可以为阳阳提供法律援助,以及提供儿童庇护所。

  傅女士说,如果父亲的暴力行为持续下去,阳阳可能并不适合继续与父亲一起生活。但是,父亲是阳阳的法定监护人,现实的困境是,即使父亲愿意放弃监护权,阳阳离开父亲后,也找不到人来照顾他。

  傅女士说,公益组织的志愿者将对此事保持关注,“现在,我们已经建立起一个民间的儿童庇护所,可以为这类儿童提供保护和关爱。”

  教育专家找其父谈心:你不能再打娃娃了

  亲子教育专家计无庸也给成都商报打来电话,表示愿意和阳阳及其父亲谈一下。

  下午7点30分,阳阳的父亲刘国全(化名)带着阳阳,与计无庸坐在一起会谈。计无庸告诉刘国全,在教育的过程中,适当采取惩戒手段并非不可。“但惩戒并不等于打骂娃娃。打骂是打到娃娃服气,打到娃娃认错。而惩戒则讲究分寸,惩戒之前,要与孩子商定惩戒制度,通过惩戒,让孩子认识到问题的性质。”计无庸还建议,刘国全应该多表扬阳阳,而不是一味打骂。

  但对于教育专家的建议,刘国全似乎并没有听进去。“这些方法,如果娃娃还小,可以。但是你不晓得他现在有多调皮。”记者 胡挺 记者 王勤

  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