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中新调查 > 正文

云南涉毒案幼儿园系违规办学 官员大搞旅游轻教育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4年04月01日 14:08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丘北县是个相对偏远的多民族山区县,还是国家级贫困县。2011年,这个县所在的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里,一所小学也发生过毒鼠强中毒案件,22名小学生中毒,1人死亡。


    3月22日,云南省丘北县人民医院,一位母亲正在陪伴病床上的孩子,她的孩子19日因毒鼠强紧急入院,是5名留院观察者中的一名。

  去年,一档叫做“爸爸去哪儿”的电视节目曾在云南省丘北县的“普者黑”景区拍摄,丘北县因此声名远播。

  今年,丘北再次受到关注,则因一场毒案。

  3月19日,一所“无证裸奔”的乡村幼儿园突发毒鼠强中毒事件。20日,丘北官方通报,32名疑似中毒的孩子中,两人死亡,5人从重症室死里逃生。

  丘北县是个相对偏远的多民族山区县,还是国家级贫困县。2011年,这个县所在的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里,一所小学也发生过毒鼠强中毒案件,22名小学生中毒,1人死亡。

  3月20日晚,我赶赴这个对普通人来说,有些陌生、遥远的地方。

  “出事幼儿园,县乡都知道”

  抵达丘北的第一天,在医院里,我得知逝去的两个小生命才4岁。她们躺在太平间里,已经接受了解剖。

  随后,我见到两名死亡幼儿的父亲,他们也很年轻。一个24岁,一个26岁,脸色都泛着灰色。

  两人诉说了孩子中毒后送医、死亡的过程,之后,他们提到,出事的幼儿园就在他们村里,这个幼儿园没有资质。他们还提到,在这个村子另有一家幼儿园,也无资质:“幼儿园想开就开,在我们这很正常。”

  跟着两位父亲同来的,有一名律师,这人加了一句:出事的幼儿园已经开了1年多,县里和乡镇都是知道的。

  被官员“歪解”的法规

  此后,丘北县教育局一名官员,被蜂拥而至的媒体围起来时承认,出事幼儿园的确是无证上马,而教育局也是知情的。

  说完这句话,这名教育局官员说,幼儿园无资质这事儿,孩子有需求,家长有需求,这所无证幼儿园就这么存在了。

  我随即追问了一句:整个丘北县究竟有多少幼儿园?又有多少幼儿园无证上马招生?

  这名教育局官员迟疑了一下,为难地说,全县百十家幼儿园,有60多家都没有办证,这些没证的全部是民办幼儿园。

  他没等记者追问,径直说道,民办教育有个筹设期,一般是一到三年。按法律法规,民办教育机构在筹设期内,政策并不明晰,既没规定可以招生办学,也没有禁止。

  他的逻辑是,缘于此,教育主管部门未对这些无证幼儿园进行取缔。

  这名官员说完政策和官方难处后,一众记者散了。

  我当时觉得,该官员的说法有点牵强。学校不同于其他,政策怎么会允许“无证裸奔”?

  回到住处后,我回放采访录音,逐条查询这名教育局官员提到的法规。法规的确提到筹设期,但《云南省民办教育条例》规定,实施学前教育、小学教育、初级中等教育的,未取得办学许可证,不得招生和开展任何形式的教育教学活动。

  我重新跑回教育局找到该官员,将《云南省民办教育条例》相关段落一一指给他。他立刻张口结舌,打了半天太极后,无奈地说:按照政策规定,丘北县的这60余所幼儿园在筹设期期间确实不应该招生办学。如果严格按照政策规定,这些无证幼儿园都得关掉。

  有钱搞旅游,没钱搞教育?

  发生毒鼠强案的幼儿园,坐落的村子在大山里。

  在接受采访时,多名地方官反复强调,该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财政资金一直很紧张,但政府一直在努力。

  可另一个尴尬的现实是,政府2011年就做了有关扶持学前教育的三年计划,如今三年已过去,但规划大多还停留在纸上。

  当地官员称,丘北正大力打造自己的旅游品牌。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新城区新楼林立,街道宽阔,遍地可见酒店宾馆,所有人都在为六七月份即将到来的旅游旺季做准备。但,需求巨大的学前教育谁来打造呢?(新京报记者 张永生)

  来源:新京报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