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关注 > 正文

山东平度征地涉事承建商被指系村主任亲戚(图)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4年03月27日 09:46     来源:中国新闻网

涉事承建商公司大门。

  杜家疃村民没想到,指使他人纵火焚烧守地帐篷的竟然是本村村主任。2006年,山东平度杜家疃村的地被征收时,杜群山并不在村委会任职,征地看似跟他没关系。但村民称,杜群山与承建商崔连国是亲戚关系。村干部有没有被开发商收买?村干部自己有没有在其中私自开发?这是不是村干部愿意当开发商打手的直接原因?警方表示,正在就这些问题进行调查。

  村主任被指花30多万买选票

  村民们怎么也没想到,村主任杜群山竟涉嫌“幕后指使”。

  杜家疃村本届村委班子成员于2011年3月份当选。有村民称,杜群山此前为人很老实,修过摩托车,开过饭店,也入股过平度到北京的长途大巴。

  但也有村民反映,杜群山的村主任一职是靠“贿选”当上的。一名村民表示,当时杜群山用1万元钱想买他家3张选票,被他拒绝了。该村民透露,虽然是无记名投票,但可以在票上做标记,比如在选票第三个候选人上写上贿选人家属的名字,贿选人就知道这票是拿钱的人投的了。

  另有多位村民指证,2011年那次村委会选举,村主任选票每张大约1000元钱,杜群山总共花了30多万元。

  杜家疃村共有197户村民,选个村主任要花这么多钱,图啥?

  在城镇化的背景下,一些靠近城市的农村,资源、资产越来越值钱,农林地、宅基地、水塘、荒山,都能生钱。

  不少村民怀疑,不惜重金争当村干部,是因为村集体收益越来越诱人。村民李作军说,“像农用地征收,一亩地出让之后值几十万、上百万元,卖地时留一手,十来万就到手了。还有补偿款,多留一天,光是存银行就能产生不少利息。”

  竞选时发公开信承诺绝不卖地

  2011年竞选村主任时,杜群山曾散发《致杜家疃村民的一封信》,他在信中承诺不卖村里一分一厘地。“土地是祖祖辈辈留给我们的共同资产,也是杜家疃老少爷们的家园,更是我们世世代代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唯一空间,利用我们的土地给老少爷们带来的财富是长期的,是祖祖辈辈、子子孙孙都受益的,坚决不卖一分土地,充分利用土地给杜家疃人造福是我们共同的心声。谁打杜家疃土地的主意,谁就是杜家疃村的罪人!绝不出卖一分一厘土地,是我庄严的承诺!”

  杜群山还承诺设立财务公开栏,开创并保持“每月一公布”的原则,真正做到收支有数、账目清楚。

  杜群山在信中承诺的最后一点是提高村民的福利。“如今物价上涨得厉害,以前的‘万元户’现在成了‘穷人区’,随着社会发展的需要,及时提高全体村民的福利待遇是当务之急,如何引进项目、增加收入更是重中之重”。

  村民称,杜群山确曾做过财务公开,但公开内容的真实性受到怀疑。而“引进项目”,引来了土地开发一事,结果带来如此大的伤害。

  承建商被指系村主任亲戚

  村民反映,被拘捕的承建商崔连国也是平度本地人,“是另外一个村的”,是杜群山二哥的小舅子,但尚无其直系亲属证实此事。

  警方通报称,崔连国系贵和置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该公司系涉事工地承建商。但记者在青岛市工商局网站查询得知,该公司的法人代表是王剑彪,并非崔连国。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位于平度市青岛路5号的贵和置业公司所在地,工作人员均表示不知情,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据平度当地媒体2012年7月4日报道,“青岛贵和置业有限公司、青岛百佳工贸有限公司董事长崔连国”担任电影《八喜盈门》的制片主任,该电影“真实反映了我市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和新农村建设的巨大成就,对提高平度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将发挥重要作用”。

  开发商称不会强力推进施工

  昨天,涉事地块开发商青岛成元天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投资方的企业法人—青岛亘源地产控股集团回复记者称,施工进程根据各种手续办理情况而定,不会强力推进施工。

  招拍挂81.59亩、围挡面积120亩,这样的行为违规吗?亘源地产控股集团引述平度市国土局人员的话称,当地政府有责任帮助拿地企业顺利施工,闲置的土地经常被用来临时堆放建筑材料、搭建工人宿舍,但临时占用时间不能超过两年。未出让的40亩地,因为没有出让、没有规划,当然没有《施工许可证》,更谈不上悬挂了。

  追问

  

  1

  

  征地手续是否存在造假

  虽然位于山东平度市厦门路南、苏州路西的杜家疃村土地已公示出让给青岛成元天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但村民认为这块地的征地不合法,原因是他们不知道这块地是什么时间被征走的。

  为了证明这块地的征收程序合法,平度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于3月21日凌晨1点多发布消息称,该宗土地经山东省政府批准,以两个批次全部办理了农转用征收手续,征收程序合法。记者了解到,官方说的批准手续下发于2006年及2007年。

  对此,时任杜家疃村委文书的70岁该村村民李荣茂称,2005年,街道办曾召集多个村的村委人员去开会,在即将对这些村的有关土地进行征收,询问意见时,他要求能拿出合法的手续、文件来就同意,“但他们拿不出来”。后来,这几个村文书保管的公章都被村支书们以各种理由拿走。李荣茂开始猜测村支书们拿公章做什么,就找到本村支书,却发现各个村的支书都在街道办经管站,“我看见桌子上放着土地征用合同和村民意见调查表,还有一些需要上报的材料,都是空白的,但已经盖上了村委公章,不知道他们拿这些做什么”。

  李荣茂称,他看见经管站的站长委派会计填表,一人负责一个村,“经管站站长说,千万别用一个笔迹,用一个笔迹容易被发现,你们变换笔迹签名”。

  2

  

  被征地是不是基本农田

  有该村村民表示,被征收的土地为基本农田。对此,平度市国土局土地供应科科长张海山回应称,该土地属于农用田。但肯定不是基本农田,他未能出示平度市基本农田红线图。

  平度市国土局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现行政策规定:“加强农用地转用审批的规划和计划审查,凡不符合规划、没有农用地转用年度计划指标的,不得批准用地”、“基本农田一经划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占用,或者擅自改变用途,这是不可逾越的‘红线。

  该负责人坦言:“所以2006年、2007年经山东省政府批复的两个农转用地块,此前属于符合规划的一般耕地,绝非一些人说的‘基本农田’,造假变更是不可能的事。”

  该负责人展示了一幅1998年绘制的“平度市城乡接合部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图”。根据此图显示,涉事地块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属建设用地区。

  3

  

  征地“被代表”该由谁管

  杜家疃村农用地块125055平方米,从最初的上报“工业和教育用地”,到建设用地,再到商业开发—这块被征用的土地,“马甲”几经变身,终成房地产“项目”。

  一份签于2006年8月20日的《土地征收补偿协议》成为焦点。协议书中,甲方为平度市国土资源局,乙方为平度市凤台街道杜家疃村村委会,代表为当时的村支书杜高基。

  征地是否要征求村民意见?平度市国土局土地征收科科长袁延斌认为,“村庄签了协议书,证明村庄同意征地。”至于村委会是否征求了村民意见,不在国土部门的审查之列。记者看到2006年平度市报送给省国土资源厅的文件,内含《放弃征地听证证明》等材料。

  对于征地事项,当地村民知晓多少呢?对此,记者采访了李亚林、李国梁、李海军、黄爱珍、李学友、杜永松等20余名村民,都表示不知村里要卖地的事情。一些村民说一直不知情,更不要说同意了,是村委会偷偷把地卖了。

  2013年4月,村里广播通知清点地上附属物,村民李作新质问村干部,对方说,“只是为了统计土地,没有别的目的。”

  针对村民这一疑问,涉事村干部始终没有出面回应。不过,凤台街道办一位干部认为,村里应该通知了村民相关事宜,因为她带队下乡时曾有村民一听说征地就不愿让干部进门。不过,通知了多少村民、意见如何,时间长了,无据可查。

  4

  

  一亿的土地“蛋糕”谁吃了

  平度市政府在官方微博中称:围挡土地中已有81.59亩严格按程序公开出让,土地供应手续完备。具体为:2013年9月经市政府批准对该地块进行公开出让;10月1日发布《平度市国土资源局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拍卖出让公告》。10月22日对该地块进行拍卖出让,青岛成元天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竞得该地块。国土局的成交公示显示,这一地块土地用途为:城镇住宅、商服;成交价为1.0315亿元。

  为了给“项目”让路,农民又获得了多少补偿呢?平度市凤台街道办回应,为了促进村民尽快“腾地”,根据平度市规定,对涉事地块按照最高评估标准补偿,取2.5万元/亩标准补偿,约有340万元的青苗和地上附着物补偿。

  土地征收安置补偿费则争议较大。杜家疃村两委将安置补偿费600余万元的80%,用于失地农民补偿,人均仅获得6800元的口粮补助。一些失地农民因补偿标准过低未领取。

  卖地刨去上缴的各种税费,按照平度市规定,土地出让净收益的30%归村集体和村民所有。而目前,这笔1527.9万元的“土地红利”,至今未下发到村民手中。

  这意味着价值1亿多元的土地“蛋糕”中,村民和村集体只能分得其中的四分之一。即便如此,村民仍不能足额领取,目前只获得总计800余万元的补偿费用,而这竟是以失去17年的土地承包权为代价。

  5

  

  土地矛盾咋就拖到“炸”

  2007至2013年初,涉事地块没有完成出让,老百姓像往常一样种植农作物。2013年8月,玉米最多再过半个月就可以成熟收割。然而,有关部门前来强制“推地”,和村民发生了冲突。地里的玉米、花生、大豆、果树,悉数被毁。据村民介绍,他们打110报警,警察也出警了,但后来都没了音信。

  此后,村民便通过网络发帖、上访、举报等形式,反映当地征地问题,征地矛盾不断升级。

  村民张秀香2013年打青岛市市长热线,询问为什么当年没有粮食补贴时,才被告知自己的地早在五六年前就被卖掉了;

  2013年9月,村民李作军向山东省国土资源厅申请关于被征地块的政府信息公开;

  今年2月,村民李国良、李亚林就征地事宜向山东省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申请行政复议……

  从杜家疃村委会2006年卖地至火灾发生,前后历时7年多,老百姓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但没有一个部门出来解决矛盾,最终发生了纵火案的极端事件。

  三农问题研究专家中央党校研究员曾业松认为,一些地方打着“公共利益”旗号随意征地,动辄废除农民的30年承包经营合同,把农民从土地上赶出去。征地的公共利益不明,信息不透明,随意圈占耕地的现象就很难遏止。

  来源:京华时报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