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关注 > 正文

委员建议给公务员涨薪挨万人骂 自称工资4000元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4年03月05日 10:21     来源:中国新闻网

昨日,在接受采访时,何香久强调,大多公务员是勤勉工作的。

  一份建议给公务员涨工资的提案,“2万多网友跟帖”。最初看到网上铺天盖地的骂声,何香久很伤心,“我不怪那些网友。他们骂醒了我,让我意识到,现在群众和公务员这个群体之间的对立情绪有多严重。我们必须要改变自己的公众形象了。”

  两会还没开,何香久已成“热点人物”,网上骂声一片。

  原因很简单。3月2日,有媒体报道,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何香久将向大会递交提案:建议大幅提高公务员工资。

  昨日下午,在政协会议文艺界别的小组讨论间隙,何香久向新京报记者解释,他建议的是“给基层公务员逐步涨工资”,可没想到,媒体报道成了“给公务员大幅涨工资”。

  何香久强调,大多数公务员,是勤勤恳恳工作,没有灰色收入。“不能让广大公务员为少数腐败分子埋单”。

  对话

  何香久 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沧州市政协副主席、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加薪提案”

  我没说要给所有公务员加薪

  新京报:能再聊聊你那份给公务员涨薪的提案吗?

  何香久:这两天,我挨了不少骂。甚至有网友说,昆明的暴徒,应该先把我给砍了。其实,他们误会了。

  新京报:怎么讲?

  何香久:我的提案,写的是关注基层公务员,就是在基层工作的普通公务员的工资状况,要给他们逐渐增加工资。我没有提大幅度,也没有笼统地说,该给所有公务员都涨工资。

  新京报:你的意思是媒体误读?

  何香久:当时媒体的报道,可能没有提基层公务员,又加了个“大幅度”,所以引起了一些网民的意见。

  新京报:基层公务员的工资有多低?

  何香久:我在沧州工作,比如说那儿高新区的基层公务员都很年轻,以80后90后为主。这些人,因为工作关系,我和他们接触比较多,他们几乎是5+2,白加黑的工作。工作强度特别大,但每个月的工资特别低。可以说,连当地农民工的收入都不如。我们关注民生,也应该关注这些基层公务员群体。公务员不应该是跟人民对立的群体。

  灰色收入

  多数公务员没有灰色收入

  新京报:那你还是觉得公务员这个群体很辛苦?

  何香久:作为一名干部,我这份提案,不是为我这个阶层说话,而是为那些在基层工作的普通公务员说话。他们真的很辛苦,收入又低。多数公务员没有任何灰色收入;更多的公务员是勤勤恳恳工作的,而这些人的工资待遇,已连续几年没有调整提高,跟现在物价的涨幅,也是不匹配的。

  新京报:那又如何解释现在公务员考试挤破头?

  何香久:我认识很多年轻的基层公务员,他们一方面觉得,公务员锻炼人,另一方面也觉得公务员比较稳定,以后好找对象。

  新京报:中央一系列反腐新政,是不是让整个公务员群体的日子都更难过了?

  何香久:这规定主要是对那些有灰色收入的少数官员。对基层公务员无所谓。我和广大网友一样,痛恨腐败行为,一只老鼠坏掉一锅汤。对公务员的贪腐分子,应该大力清除。现在中央已经下了决心。

  “招万人骂”

  部分网友对公务员成见太大

  新京报:公众认为公务员都有灰色收入、隐性福利。

  何香久:确实,很多网友对公务员的成见很大。这也难怪,现在落马高官,抓出来的腐败分子,都出自公务员队伍。网友骂我,我一点不埋怨。我原来真不知道,老百姓和国家公务员的对立情绪,到了这个程度。可是我觉得,广大的国家公务员群体,不应为少数的腐败分子“埋单”。

  新京报:你有没有具体的调研,现在基层公务员的工资是什么情况?

  何香久:我的提案有具体说明,也吸收了专家研究的学术成果,经过很多实地调研总结出来的,包括和不同地区,不同行业的对比。

  新京报:没想到自己的提案会引起这样大的风波?

  何香久:打死我也想不到。网民的评论我都看了,他们对公务员群体的成见太大了,甚至有网友把公务员写成“公恶猿”。这也警醒了我们,公务员要努力工作,维护自己的形象。

  新京报:有没有总结过大家为啥骂?

  何香久:多数网民都认为公务员有灰色收入,欺负百姓,可是,大多数公务员不这样做。我自己就是国家公务员,是国家干部,我没有一分钱的灰色收入。

  晒工资单

  税后工资4000节假日无休

  新京报:你的固定工资够你买房买车吗?

  何香久:肯定不够。但我有稿费,足够我生活。

  新京报:很多人呼吁要公布官员收入和财产状况。

  何香久:我非常赞成。官员是公众人物,应该接受社会监督。

  新京报:你会公开吗?

  何香久:我已经公开了。我在我所参加的会议上,都跟大家说,我有多少房子,我的经济状况,而且,我们每年都填财产申报表,这个申报表,都是绝对真实,没有一点水分。

  新京报:这个申报表哪里可以看到?

  何香久:这个是系统内的,在一定层面上的,还没有完全向社会公开。

  新京报:你愿意公开自己的收入情况吗?

  何香久:我现在税后工资大概4000多元,没有其他补贴。我从未休息过一个节假日,也没有加班费。

[1] [2] [下一页]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