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中新调查 > 正文

广西警方临时工出警死亡续:部分警察疑被买通(图)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4年02月20日 10:42     来源:中国新闻网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昨天,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播出了《钦州警方被指雇临时工缉私 5雇工遇难警方称与己无关》的相关报道。节目播出后,广西壮族自治区和钦州各有关部门尚未做出任何回应。

  但是,死者家属的申诉还在继续。与此同时,记者接到举报称,钦州警方个别缉私人员“被买通”,走私货车只要花钱买卡,就能不被查。举报内容是否属实?

  去年8月,兰海高速公路广西钦州段方向发生了一起五人死亡的交通追尾事故。事故发生后,死者家属向钦州市公安局反映,交通意外的背后,是钦州市公安局非法雇用临时工在高速公路上查扣运送走私物品车辆过程中发生意外所致,钦州市公安局在给死者家属的信访答复意见书中对这一说法予以了否认。自称曾参与过钦州警方打非缉私任务的黄天红告诉记者,他是通过死者黄淙介绍参与缉私的,因为觉得太危险,参与过两次之后就退出了。

  黄天红:看起来都像拍电影一样的,就是我们在那里查一个车,那个车里面反正是走私货,我们知道的。当时那个车我们停车下来,他看到我们拿着警牌,他可能是不想让我们查他,他就直接开车撞我们想逃出来,倒车又撞出去,车撞车啊,反正他就是想撞出来,逃走的。他倒车我们跟着倒车,就是近距离的撞车。都是说去查货的,实际上也没有警察在里面的,人家也叫打死我们,恐吓我们,我才不去的。

  黄天红提到,非法入境的货物分为干货和冻货两种,要想安全通过钦州境内,需要“买卡”。

  黄天红:干货就分好多种的,酒啊,烟啊,穿山甲啊,这些都是干货,干货所有的都可以买卡。反正打非组的人给一张单给你,那张单上面有车号的,这些车就不用理他,单上面都有一个手机号码的,他每个车配有一个手机的,有很多都是截下来他停车,他说是干货,我们就看车号,就按照那张买卡单,就打这个手机号码,他们的手机一般都是在前挡风玻璃那里,他就会响,响的话我们就知道是买卡的了,买卡就是说公安局那边已经搞定,买通的意思。

  实名举报人章年展说,买卡也被称为“买关”,每次查私时,都是由死者王文权负责和打非组接洽,他们的佣金是按照抓扣货物拍卖价的10%提取。

  章年展:晚叔(王文权)就跟我们说是哪一台车,他有一个本子,是公安局里面的人给他的,就是买关的话,如果他买有关的,他打有电话号码和车牌号码,我们就在那里看,他们上货的时候就开这个车,过去我们就看他的车牌号码,如果在这个纸上有的话,就不抓他,一看没有这个号码的,就追上去抓他。

  李某(化名)曾从事走私货品运输,去年7月,在兰海高速临近钦州出口处被查扣冻货一车。

  记者:他们有没有给你出示他们的警官证。

  李某:没有,他们车上五六个人,有一个是穿警服的,然后叫我们下车,直接把我们的车开回市局里面了,应该是没买他们的单吧,没买就挨抓呗。

  记者:没有被抓的时候,中间会被查吗?

  李某:查的话就是看你有没有买单,如果你买单的话就放你走了。

  死者黄淙的舅舅邓德明此前向记者提供的事故发生后他与钦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副支队长也就是打非组负责人蔡卓学的谈话录音中,被称作蔡支队长的人曾提到相关内容。以下是邓德明提供的录音:

  蔡卓学:所以你跟劳改三(何远航的父亲)说,你不用拿那个威胁我了,你仔本身是做山货的人,我们从来没有捉过他,他也不跟我买过一角钱关,大家都是兄弟来的,不可能要他的钱。

  钦州警方个别缉私人员“被买通”的说法是否属实呢?昨天,记者再次来到钦州市公安局,希望就举报人们反映的问题做进一步求证,钦州市公安局宣传科长马德兴表示对此不了解。

  记者:有人跟我们反映问题,说钦州市公安局在缉私的过程中存在“买关”和“买卡”的情况,你们了解吗?

  马德兴:这个情况不了解。

  马德兴透露,死者家属们提及的所谓雇用临时人员执行缉私任务的“打非组”,实际上是一个临时机构。

  马德兴:这个呢,没有什么正式的名称,就是为了打击这个工作,我们就专门抽调人,就像我们公安局办什么大案成立的专案组,都是临时性的组合。

  爆料人在采访时透露,走私时花钱就能买卡,买卡就能不被抓。

 [1] [2] [下一页]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