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中新调查 > 正文

公立养老院一床难求 闲置政府疗养院变身商业馆所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4年02月14日 10:4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在我国逐渐步入老龄化社会、公立养老院“一床难求”的困境下,却有一类也以“养”字打头的院落甚是清闲。甚至,不少还“华丽转身”,成了商业馆所。它们就是政府部门的闲置疗养院。

  闲置政府疗养院的商业“转身”

  当北京市政协委员闫文辉走入位于平谷金海湖风景区内的北京市教工休养院,他为这类疗养院的“惨淡”而吃惊。

  “风景好,设施也很现代化,但没看到多少住客,几乎是半闲置的。”闫文辉对记者说。

  这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总共241间房,目前只有几间客房有人入住。“只有周五、周六人比较多,需要预定。”

  中国青年报记者致电北京多家疗养院或招待所,发现空置现象较为普遍,且多家疗养院已改建成酒店、会议中心。

  北京小汤山疗养院工作人员介绍:“床位很多,大概有100多张空床,随时可以入住。”

  中国气象局招待所前台服务人员也说,总共150间房,现有空房130多间。“通常是给在气象局培训、开会的人入住的。”相对而言,北京工人疗养院、北京市石景山区民族疗养院等医院类疗养院则床位紧张。

  北京铁路职工疗养院员工称,该院现已属于会议型酒店,更名为北京铁路职工培训中心,约有190间住房,现有空房100多间。

  “这里的名称还叫疗养院,但实际上已不是疗养院了。”在国家邮政局北京邮电疗养院,前台工作人员这样告诉记者,这里已改为酒店式会议中心。

  记者通过网上检索,在其互联网主页上,该疗养院并未更名,而是在国家邮政局北京邮电疗养院后注明“北京邮电会议中心”。主页上介绍,中心客房共368间,大小会议室16间,最多可容纳300人会议和200人宴会。

  同样的还有北京十三陵石油疗养院,现在也已改名为北京石油阳光会议中心。

  这家会议中心的工作人员称,该中心共有客房326间,春节前只有20~30间出租,但正月十五之后,房间开始紧张。“现在很少有散客和常住客。春节放完假后,我们每个月都会接团,旅行社、公司的团、石油系统内部的大团,都有。”

  它们的共同点是,设施和服务已经完全商业化。

  据工作人员介绍,北京市教工休养院内有一个人工湖,没有医护人员,但康乐、游泳、台球、保龄球等娱乐设施齐全。“洗浴中心128元/次不限时,包括游泳、桑拿、汗蒸、室内外温泉。”

  “据初步调研,北京市各级政府、各委办局所属的度假村、培训中心、招待所、疗养院所、宾馆等,有近百家。这些机构多数处于亏损经营状态,甚至处于闲置或半闲置状态。特别是中央提出‘反四风’以来,这些机构的经营状况更是举步维艰。”闫文辉说。

  他的说法得到了北京铁路职工疗养院员工的印证:“春节前有各种年会、总结会,就没有100多间空房了。但现在政策不是下来了吗?平时会议也不是很多了。”

  而这些改建为商业用途的疗养院价格,则远远高于公办和民办养老院。

  记者查询,在北京市民政局网站上,公办养老院价位普遍在1000元/月上下。以鼓楼街道社会福利中心为例,其价格为1100元/月,包括住宿和一日三餐。

  民办养老院的价格又普遍高于公办养老机构。以位于香山的千禾敬老院为例,床位费1600元/月,饭费800元/月,服务费(打扫卫生)500元/月,计算下来,每月将近3000元的花费。此外,如果要入住,不论时间长短,都需要缴纳两万元押金,退宿时会返还。

  而改为会议中心或宾馆的疗养院,基本上每天400元左右。按照1个月30天计算,至少需要消费1万元以上。单价最高的,是北京市教工休养院的豪华套间,费用为2800元/天。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陆杰华教授分析说,运行成本不一样,导致了政府办的疗养院和一般公办养老院有很多区别。

  “现在,北京市昌平、怀柔等郊区有很多疗养院,过去投资时,都是按照三星、四星级酒店的设施来建设的,那么,收费肯定比较高。”陆杰华说。

  疗养院变宾馆,为何不能变养老院?

  对于“疗养院变宾馆”的现象,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老年学研究所所长杜鹏认为并不可取。

  “如果当初设计时,是疗养院这种公共服务性设施,还是应该回归本身的定位和功能,与周边的养老服务结合,不应该作为商业用途发展。”杜鹏说。

  那么,疗养院的性质究竟是什么?它能改成商务馆所吗?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唐钧表示,理论上,疗养院是社会福利用地,但现有法律法规并未明确这一点,也无相关规定限制其改成商业用途。

  陆杰华表示,疗养院是过去计划经济的一种模式,基本是为体制内人员设计的,不仅是离退休人员,也是在职人员的活动场所。“疗养院无论是变成养老院还是酒店,都涉及到改制的问题。否则,就是没有资质、不合理地运行。”

  记者注意到,公立养老院需要到民政部门注册,而营业型酒店则需到工商部门注册。

  “如果转为商业用途的疗养院已经转制,在市场经济环境下是合理的。”陆杰华说,“比如北京邮电会议中心,就临近高校区,有住宿需求的人不少。”

  但事实上,在记者了解到的4家改为会议中心或宾馆的疗养院中,只有两家进行了工商注册。

  北京市工商局网站公开资料显示,北京邮电会议中心、北京景明园宾馆(原北京市公安局疗养院)进行了工商注册,经济性质是全民所有制。北京铁路职工培训中心和北京石油阳光会议中心则没有查询到相关注册信息。

  对此,陆杰华表示:“如果还是体制内的单位,面向社会的话,则会遇到无人监管的问题。整个收入利益如何分配,也是一个问题。”

  “一床难求”困境的突破口?

  目前,我国的老龄化正被称为“跑步前进”。

  2013年,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发布了我国第一部老龄事业发展蓝皮书——《中国老龄事业发展报告(2013)》。这份《报告》说,2013年,我国老年人口数量突破两亿大关,老龄化水平达到14.8%。

 [1] [2] [下一页]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