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关注 > 正文

美国在亚太海上主权争议拉偏手 使情况变危险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4年02月10日 09:35     来源:中国新闻网

  美国在亚太海上主权争议中玩危险游戏

  本报记者 刘平

  本周,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将访问中国,这是里克去年2月就任以来第二次访华和第五次访问亚洲。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萨基表示,海上安全问题当然是会谈议题之一。其实,近一段时间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海上安全问题,具体说就是东海、南海主权争议问题上,采取了不少外交和军事行动,期望“缓解地区紧张局势”,但事与愿违。究其原因,美国压中国、挺盟友、维护自身海上霸权的做法难辞其咎,也很危险。

  美国在亚太主权争议问题上拉偏手

  南海和东海是当今世界关键的贸易和能源运输通道,全球一半以上的海上贸易途经南海。中国正积极推进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形成全方位开放新格局,且石油对外依赖度已超50%,估计不会有人比中国更关心亚太海上交通的安全问题了。奥巴马政府正推进出口倍增计划,而2013年仅中美双边贸易额就达5210亿美元,稳定、繁荣的亚太市场对美国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

  亚太地区几十年来的和平与稳定主要是拜美国所赐,但最近局势变得越来越紧张,这是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塞尔的论断。2月4日,拉塞尔在华盛顿外国记者中心发表演讲做出上述结论时,又再次延续近期美国一贯批评中国的语调,称中国划设东海航空识别区不利于地区稳定,加剧了紧张局势,加大误判和发生冲突的风险,敦促中国不实施防空识别区。随后提出新要求,即中国今后不要在包括南海在内的其他敏感区域宣布新的防空识别区,强调中国绝不应质疑美国对任何威胁现状行为的坚决反对。

  5日,拉塞尔公布了美方对中国以下7项行动的关切:不断限制外界接触黄岩岛;对菲律宾在仁爱礁上的长期存在施加压力;在远离中方宣告拥有主权的岛屿同时邻近他国陆地的海域进行海洋油气区块开发竞标活动;将一些南海有争议地区宣布为行政管辖甚至军事区域;海事部门在钓鱼岛附近进行前所未有的高频度危险行动;在东海防空识别区有争议的空域内进行突然、不协调的单边执法;在南海有争议海域升级渔业管理规定。美方的这7项关切是拉塞尔1月下旬陪同美国常务国务卿伯恩斯访华时提出的,此次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外委会作证时首次披露。

  拉塞尔在作证时强调,中国在南海、东海的上述行为加剧了地区紧张局势,划设东海航空识别区是一种“挑衅行为”和“朝错误方向的严重步骤”,在南海的模糊声索(即主权主张)在本地区“制造了不确实、不安全和不稳定”。美国担忧中国正逐步采取行动控制九段线以内的海域,并首次明确要求中国澄清九段线的涵义。美军太平洋总部司令洛可利尔2月6日访问日本时也表示,美军不承认中国在东海划设防空识别区,中国改变现状的做法是不可接受的。

  对于近期在这些争议中闹得最凶的地区盟友,美国则是另一番态度。对于日本,拉塞尔在作证时强调,钓鱼岛处于日本管辖之下,日本是一个成熟和稳定的民主国家,对亚太地区和全世界的和平、稳定和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修改和平宪法应是代表日本民众的人来做决定。克里7日在华盛顿与到访的日本外相岸田文雄会晤时声称,美日同盟一直是亚太地区和平与安全的基石,也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基石,美国将继续致力于对日本的条约义务,这一承诺“包括东海”。此前,美国还派出过两架B-52战略轰炸机进入中国东海航空识别区。对于菲律宾,拉塞尔在作证时称,美国全力支持通过和平机制行使权力,2013年菲律宾就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将南海争端提交了国际仲裁法庭。

  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洪磊指出,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是中国作为主权国家的正当权利,完全符合国际法和国际惯例。有关中国计划设立南海防空识别区是日本右翼势力散布的谣言。美国在未核实情况下,仅凭谣言就对中方无端指责,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行为”。洪磊表示,中国在南海的海洋权益是历史形成的,并受到国际法的保护。中国主张并始终致力于通过与有关国家的双边直接谈判和友好协商,以和平方式妥善解决南海争议和分歧,也希望美方以理性、公允的态度,为本地区的和平稳定和繁荣发展发挥建设性的作用,而不是相反。

 [1] [2] [下一页]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