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广东动态 > 正文

直击“制毒第一村”:村民传言制毒村官家财过亿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4年01月27日 07:5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博社村内电线缠绕无序。 陈骥旻 摄


    从进入博社村前的近5公里路开始,禁毒标语横幅挂满公路两边、密集出现,几乎达“百米一横幅”的密度。 陈骥旻 摄


    博社村前水沟发黑发臭,各种化学垃圾随处可见,制毒遗留痕迹明显,村前不远处更是大片农田荒芜无人耕。 陈骥旻 摄

  中新网汕尾1月26日电 题:春节前探访广东博社 直击解密“制毒第一村”

  作者 程景伟

  2013年岁末,广东陆丰博社村上演了现实版《毒战》大片,凌晨时分3000警力出动、海陆空立体围剿,抓捕近200名毒犯,缴获冰毒近3吨,制毒原料过百吨,震惊海内外。

  广东警方大规模扫毒之后,从治理村容脏乱差,到引导村民生计、安抚人心,再到防范毒情死灰复燃,外界眼中的中国“制毒第一村”要走出毒品阴影仍面临着重重难题,当地政府正引导其回归正道。

  临近马年春节,中新社记者从广州驱车近300公里进村实地探访,试图直击“制毒第一村”的真实面貌。

  博社村氛围依然紧张 村内外禁毒横幅密布

  “打一场禁毒人民战争!”、“铲除毒品祸害”……从进入博社村前的近5公里路开始,禁毒标语横幅挂满公路两边、密集出现,几乎达“百米一横幅”的密度;距离村落越近,记者的心情愈发忐忑。在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博社村封闭、排外、民风彪悍,警方还曾透露当地村民藏有仿制枪支,甚至有AK47等武器。

  踏入博社村后,记者最大的感受是,村内电线缠绕无序,垃圾随处堆放,电线杆上贴满了各种禁毒宣传条幅,与其形成强烈对比是,在一条穿过村庄的巷子两边,四五层高的别墅豪宅林立,外墙装饰材料极为豪华,并用铁栏围了起来,一些豪宅还装着监控器。

  陆丰本是广东经济较为落后的县级市,博社村这种豪宅密集现象实际上在当地农村相当少见。博社村容的脏乱不堪,背后恰是这座毒品肆虐下农村基层治理失控的真实写照。

  虽然距警方大规模抓捕制毒者已过去3周时间,但博社村依然笼罩在紧张的氛围中。按照广东警方说法,博社村民都姓“蔡”,有着共同的老祖宗,村里两成家庭直接或间接参与制贩毒,形成“家族式运作、产业化经营、地方性防护”局面,他们在血缘的基础达成了“利益联盟”。

  即使记者以当地方言开展采访,但一提及制毒,大多村民不是避而不答,就是说并不清楚,不少村民还投来了十分警惕甚至敌视的眼光。走在村内,时不时有20岁出头、染发的年轻人成群地骑着摩托车从身边呼啸而过,速度之快令人不安。

  当地也有村民对记者表现出友好,甚至招呼记者:“天气冷了,一起喝杯热茶吧。”

  原本默默无闻的粤东村落因制毒一夜之间成名,这令一些在外求学、经商等守法村民感到脸面无光。在广州读大学的一名博社村女大学生放寒假回到了村里,她告诉记者:最早从网上看到了警察进村扫毒的消息,过程惊心动魄,但她觉得这是早晚的事情。她坦言,担心春节后返校时有同学问起,这会让她很尴尬。

  村民传言制毒村官家财过亿

  警方扫毒后,当地政府迅速重建博社村委,并在村内的甲西镇中心小学附近新开辟了办公场所,结束村委无办公场所的历史。记者来到博社村委所在地时,见到多辆警车停放着在小学广场上,村委工作组人员表示,近期正在给各家各户上门牌。

  据广东警方查明,原博社村村委书记蔡东家长期主导村里的制毒产业,多名地方警察充当了保护伞,在强大的宗族黑恶势力干预下,农村自治组织形同虚设。

  在博社村委工地上干活的邻村村民李先生说,蔡东家带头制毒的事情早在邻近十里八乡就已经传开,传说他多年制毒发家累积的钱财过亿元,但此人行踪十分神秘,虽然自己在博社村做水泥工已经一两年,但从来没见过他。

  李先生告诉记者,博社村确实很多人参与了制毒,鱼塘边、旧屋、荔枝林等都可能是制毒窝点,但并非所有人想制毒就会有机会,提炼冰毒的技术在关系紧密的家庭之间传播。

  李先生称,博社村春节后几乎没有人家要新盖楼房,这与制毒产业被打掉有关,若按照之前情形,冰毒继续做下去,豪宅还会继续不断涌现。

  他认为,有些村民并无固定工作,也没有经商,却突然间盖起了大楼,很明显建楼的资金是制毒所得;另外,工人到博社村帮忙盖楼的日薪要比其他地方要高出数十元。

  李先生还表示,涉毒村民虽然非常有钱,但外界传言有人把整箱百元人民币焚烧祭祖,他说“这是子虚乌有之事,焚烧的可能是冥币”。多名村民也都表示“真钞祭祖”几无可能。

 [1] [2] [下一页]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