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正文

关东军极密档案:是谁让东条英机冒无数冷汗(5)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4年01月20日 14:51     来源:中国新闻网

  1956年6月2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的日本战犯第一批275人进行了宣判,让土屋芳雄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也在其中。

  在结束了13年的宪兵生涯和11年的牢狱改造之后一直认为自己会客死他乡的土屋芳雄终于踏上了回家的归途。当时,他泪流满面。

  1984年,土屋芳雄的忏悔录在朝日新闻山形县版上开始连载。1987年他的自传,《我的忏悔》在中国出版。

  1987年,中国北部城市齐齐哈尔由于原日本侵华老兵土屋芳雄的一本书打破了以往的平静,50年前,日本关东军的张惠民特大谍报案已开始倍受关注,虽然有关方面没有就所谓“叛徒问题”公开表态但是一个消息却不胫而走。国家有关部门要对张永兴兄弟的办案卷宗重新进行审查。

  1945年8月8号,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并很快歼灭了日军最大的精锐部队关东军。在整个战役过程中,有一个著名的战役就是攻占虎头要塞。虎头要塞是日军在亚洲最大的军事要塞之一,工事十分坚固,防卫十分严密。但似乎苏军对这个要塞十分的了解,一边浇汽油,一边火烧,整个要塞很快就塌了下去。短短时间内,1600多名日本守军就全军覆没,只有53人逃生。虎头要塞之所以很快的被苏军攻陷,据说与张永兴兄弟提供的准确情报密切有关。

  在齐齐哈尔北郊的“北大营”,我们找到了张永兴等人牺牲的那片乱坟岗,尽管张永兴等人被害已经过去了很久,然而这块凹凸不平的土地依然是那样的阴森和凄凉,在杂草丛生的地方,时常有白骨裸露出来。逼人的风仿佛在向我们讲述着七十多年前的血雨腥风。

  在1932年《新中华》杂志上刊登着张永兴撰写的文章《血战归来》。事变后的第三天,我和几位辽宁的同志,一同跑到北平,我们的意思是,日本进兵沈阳,事出偶然,一时没有准备,暂行撤退。东北当局必谋反攻,绝不至于放弃东北,在北平住了一个星期性急的我,已大为失望。遂决心再回东北,投奔一个朋友,托他介绍到一个土匪的首领,去在劳苦的群众中建立我理想中的民族势力。

  观目前形势,日本对于东北已具长期占领的决心政府方面既无收复东北的准备,人民方面再不誓死抵抗,则东北将永远亡于日本,际此时机除组织民众武装抵抗,实别无活路。微躯多恙亦所深知,惟国破家亡,已无暇虑此。

  真是无巧不成书,就在调查工作紧张进行的时候,一个人突然来到了齐齐哈尔,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发展张永兴进入谍报组织的人,解放后改名为刘进中的张放,而刘进中向党组织提供的情况是,与张永兴单线联系的两个人,包括他自己都没有受到任何牵连。

  特工工作人员的一个特点就是只知道自己的上线和自己的下线,除此以外,其他的人,哪怕天天见面也互相不知道对方的身份,这可以说是特工工作人员的一条纪律。那么根据这个我们可以推断,当时张永兴是情报组的负责人,他所了解而别人不知道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和他一起从苏联回来的闻汉章另外一个就是他的上线张放。

  张放在共产国际解散后,回到中共党内,在我党领导下,他继续在秘密战线上与日本法西斯进行斗争,新中国成立后,他先后在上海、北京工作。

  据专家掌握的史料,张永兴没有供出来他的领导人,以及他在情报站的共同的负责人,一个是闻汉章,另一个领导人是刘进中。闻汉章这个情报站被破获之后,闻汉章就下落不明,到现在我们在查找闻汉章的下落。刘进中是建国以后,仍然在积极为党工作,最近才去世。

  当年被日本宪兵队关押的爱国学生刘丹华曾经见证了张永兴在狱中的坚贞不屈。

  刘丹华回忆说:日本宪兵队,因为他是一个大鱼,能得到很多线索,所以对他是用了重刑,灌了几次凉水,打得血肉横飞,但是他坚贞不屈。

  据了解,当年供出情报组织的全部情况,直接导致张永兴等人被捕的叛徒叫蔡文赋,化名蔡秀林,张永兴等八人被枪杀后,蔡秀林被日军释放。

  解放后,叛徒蔡文斌被人民政府逮捕,海城县人民法院对他出卖张永兴等情报人员的罪行进行了审理。在齐齐哈尔档案馆,我们查到了这样一份判决书,海城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58)刑字第178号。

  关宪高第1154号文件,是当年日本宪兵队报告给东条英机有关张惠民谍报案的详细审讯记录,在这份长达17页的报告中,记载了张永兴及其兄弟张克兴的狱中表现和全部口供,日本投降时,仓皇出逃的日本宪兵,没有来得及消毁这份关东军的极密档案,后被吉林档案馆整理并收藏,那么这份秘密档案到底记载了什么内容呢?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