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直通港澳台 > 正文

港立法会档案员尽览“秘史”率先知晓李小龙死因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4年01月13日 10:27     来源:中国新闻网

档案馆内文件箱一式一样,但在蔡长贞(左)和温伟国(右)眼中尽是宝藏。来源:香港《明报》


     香港立法会档案馆现有部分公开档案供市民阅览,图为二战后立法会于1946年复会后首份会议纪录,并有时任港督杨慕琦(Mark Young)签名。来源:香港《明报》

  中新网1月13日电 据香港《明报》报道,正当打工仔埋首一叠叠文件叫苦连天,一班文件管理员每天栽头细嚼一堆堆“被遗弃”的文件自得其乐。他们用整理文件的耐性,换来率先知道李小龙死因,凭着文件字里行间一麟半爪,他们试过助人成功寻根。他们以守护香港历史为己任。

  香港目前只有3个认证文件管理员(certified archivist)(持证档案工作者),蔡长贞及温伟国是其中两人。二人于港府档案处工作20年,2010年转到香港立法会出任档案主任,为立法会档案馆“开荒”。

  每天对着一个个档案,别人看来工作沉闷,蔡长贞也笑言有人以为她是做“filing”(编配档案),但谈起20年工作仍眉飞色舞。因工作关系,一般死因研究等封存文件,她可以尽览无阻,连秘史也逃不过她的双眼。李小龙于1973年在女星丁佩家中的床上暴毙,多年来引起各种揣测,蔡长贞自豪地说,自己曾看过武打巨星李小龙死因相关文件。

  不过,饱览之后,代价亦随之而来。空间所限,文件孰弃孰留,关乎历史。蔡长贞说文件鉴定是档案管理最难一环,一般要资深管理员才可做。她说,鉴定工作一方面要了解文件在事件中的脉络,及其稀有程度,再按机构或社会文化背景判断文件日后可发挥的作用。而鉴定工作的另一方难处则是忍痛销毁文件,此外,以有限时间满足无限的好奇心又是另一难处。

  除了满足好奇心,二人任档案管理工作还缘于一份“守护历史”的使命感,而他们守护的档案,不仅是冷冰冰的数字、数据,更可是温情故事的开展。

  蔡长贞说,过去在档案处工作,处理过申请福利的求助,亦有处理过寻亲的故事。话说当时有一个英国人去信档案处,指祖父曾于香港薄扶林牛奶公司“有地有牛”,蔡长贞就是凭着一句“有地有牛”,靠一麟半爪展开寻根工作,结果找来当事人的讣文,继而在公司注册找到数据,填补了一个族谱的缺口。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