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中新调查 > 正文

部分地方将名胜景区改造私人会所 外界难知晓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4年01月08日 10:36     来源:中国新闻网

  梳理2013中央改进党风政风系列规定

  中央对私人会所内的腐败行为“穷追猛打”,表明我国反腐正步入深水区,决心堵住可能让腐败行为有机可乘的制度漏洞。不让一些人抱有侥幸心理的大环境已初步形成,反对铺张浪费的全民监督也比任何时候都严密

  会所是一个密闭的、具有良好私密性的少数人空间,是商务活动和个人交往的最佳去处之一。私密性是隐私的屏障,同时也是人性放纵的闸门开关,因此会所也经常成为藏污纳垢之所。在2013年,随着中央一系列剑指“会所歪风”的规定出台,会所——这个对普通百姓来说比较陌生的地方,成为了街谈巷议的话题。

  2014年元旦前夕,中央纪委、中央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更是发出通知,要求严肃整治“会所中的歪风”,并要求党员领导干部作出不出入私人会所的承诺。通知指出,近年来,一些地方将历史建筑、公园等公共资源变为私人会所的现象屡见不鲜,其中存在违法设立经营、侵占群众利益、助长奢靡之风、滋生腐败行为等问题,群众反映强烈。特别是一些党员领导干部出入私人会所,吃喝玩乐,甚至搞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等,严重影响党风政风,带坏社会风气。

  在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看来,会所腐败导致的最严重后果就是衍生出一系列权钱交易,会所腐败的危害程度的确高于简单意义上的公款吃喝。会所具有隐蔽私密、缺乏监管的特点,容易滋生变相腐败,采取有效措施遏制会所腐败刻不容缓。

  “见光死”的会所歪风

  它们或坐落于高楼大厦,或隐藏于胡同僻巷……近年来,一些地方的会所越建越多,有些官员也开始出入会所,“会所歪风”开始成为一种新型腐败。

  受访的多位反腐专家均向记者表示,会所歪风早已不是简单的吃喝问题,而是成为了导致官员腐败的温床。记者注意到,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原总经理唐若昕受贿案、中煤集团原副总经理张宝山受贿案中,两人均利用职权收受高尔夫会所卡,价值达数十万元。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医疗器械司原司长郝和平,受贿的高尔夫俱乐部会籍卡、会员卡有3个,折合人民币50万元之多;药品注册司原司长曹文庄案的突破,亦是从一张会员卡上找到线索的。

  由此,自去年5月,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开展会员卡专项清退活动,针对会所腐败,中央的举措开始步步为营。

  在“全国纪检监察系统会员卡专项清退活动”中,据中纪委监察部官网通报,全国共计81万名专、兼职纪检监察干部全部递交了零持有报告书,其中,中央纪委监察部领导班子成员、在编干部职工100%填写零持有报告书。舆论普遍认为,中纪委此次开展的会员卡清退活动,是对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细化和延续,也意味着反腐败的打击力度,将从公开场合向私密领域延伸。

  2013年12月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公布新修订的《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规定》,明确工作餐不得使用私人会所、高消费餐饮场所。

  与此同时,一些在会所中发生的违法违纪问题陆续被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曝光:

  据中央纪委通报,交通运输部综合规划司司长孙国庆用公款打高尔夫球,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据四川省纪委通报,达州市扶贫和移民工作局党组书记、局长谢承述和该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刘玲等人在达县某娱乐会所唱歌、喝酒,达州市纪委已对谢承述、刘玲的违纪问题立案调查;据重庆市纪委通报,自2013年9月,重庆对全市62家四星级以上酒店、高级娱乐场所、休闲度假中心进行明察暗访,查处公款送礼、吃请问题2241个;制止涉嫌党员干部大操大办164起,清退上缴违规收受礼金100余万元……

  对此,中央党史研究室研究员薛庆超直言,会所歪风有其隐秘性,不易查办,但大量曝光的案例已经说明,任何腐败都不会永远躲在角落里、藏在阴暗处,各级党员干部都应引以为戒,不能存在丝毫的侥幸心理。

  “穷追猛打”会所腐败

  去年年底,中央纪委、中央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发出通知,要求把整治“会所中的歪风”作为教育实践活动反“四风”的内容,严肃整治。有业内人士认为,要制止这种恶劣作风并不容易,因为很多会所设在公园、社区,而举行的豪华活动很难与家庭就餐区别开来。对此,通知特别指出,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加强监督执纪,盯住党员领导干部,严肃查处出入私人会所吃喝玩乐等违规违纪行为,严格责任追究,及时通报曝光,形成威慑。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整治会所歪风并非一蹴而就之事。

  在2013年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的过程中,当公款吃喝受到严厉查处,厉行节约、反对铺张浪费逐渐成为官场新风和整个社会共识之时,“会所歪风”曾有过“抬头”之势。

  “在2013年上半年,公开的高档会所的确受了很大影响,但隐蔽私人会所所受影响似乎不大,因为私人会所严密的安保措施‘让领导们很放心’。”担任某会所会籍经理数年的刘女士向记者透露说,“但是,中央接着又出台清退会员卡的政策,整治也越来越厉害。”

  “现在已经过了元旦,但我们的生意和往年已不能相比,下滑有些快。”面对中央的“三令五申”,作为会所从业者的刘女士的担心与日俱增,她甚至开始筹划“过了年要不要换个工作”。

  “目前会所分为几类,有的以营利为目的,收取会员费或服务费等,否则不能生存;有的会所不收费,以拉赞助费的方式生存。”北京某高端车品牌的业务经理也向记者透露说,“自从中央推出‘八项规定’,中纪委又下令清退会员卡,私人会所的生意明显受到影响。以前,会所根本看不上我们,现在都主动放低身段过来谈合作,希望我们到他们那里搞活动。”

  “不可否认的是,目前在较公开场合尤其是豪华酒店、饭店的公款消费、吃喝等现象得到了遏制,但由于隐秘性以及查出存在一定难度,私人会所成为了贪腐官员的‘心头好’。”竹立家说,“中央开始整治公款吃喝后,个别官员转而进入私人会所;中央开始整治会所腐败,又有一些人想出办法应对。对此,一些民众曾调侃,面对反腐政策和规定,贪腐官员往往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但现在,我想应该提出的是‘下有对策上有政策’”。

  “中央对私人会所内的腐败行为‘穷追猛打’,表明我国反腐正步入深水区,决心堵住可能让腐败行为有机可乘的制度漏洞。”竹立家向记者分析说,“不让一些人抱有侥幸心理的大环境已初步形成,反对铺张浪费的全民监督也比任何时候都严密。对于这类腐败问题,从中央到地方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也加大了惩处力度。”

  “对于中央已经出台的制度要不折不扣贯彻落实,同时加强监督问责机制建设,切实管住党员领导干部的嘴和手。”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廉政研究院院长乔新生认为。

  同时,竹立家提出,要想切实遏制会所歪风就要严管会所。近年来,一些地方将历史建筑、公园等公共资源变为私人会所的现象屡见不鲜,其中也存在大量违法设立经营、侵占群众利益等问题,广大群众对此反映强烈,深恶痛绝。竹立家认为,个别政府部门或国有企业甚至是个人租用风景名胜区的古建筑和旧居古宅,改造成单位的会所,外界一般很难知晓,这实际上是一种以权谋私。

  除了源头治理,竹立家认为还应对会所的经营行为进行有效监管,“工商部门要在登记上严格把关,税务部门则要加强会所税收管理和发票管理”。记者 赵丽

  来源:法制日报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