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文史博览 > 正文

许光达大将的传奇婚恋:两厢情愿的包办婚姻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3年12月31日 10:08     来源:中国新闻网

  开国大将许光达同夫人邹靖华的婚姻是包办的,但包办得双方满意,情真意切,并且相伴终身,这在共和国高干的婚姻史上是极为少见的。其实,许光达和邹靖华从包办婚姻过渡到革命伴侣,他们的爱情生涯也交织着血泪和坎坷,路漫漫而情长长。

  从放牛娃到寒门学子

  许光达,原名许德华,乳名五伢子,1908年11月19日出生在湖南省长沙县东乡萝卜冲的一个贫苦农家。母亲在他幼年时因积劳成疾,撒手人寰。父亲许子贵,是位老实本分的农民,目不识丁。岳父邹希鲁,出生在书香门第,家道中落以后前一段时间以教书为业,邹靖华是他的二女儿,乳名桃妹子,1913年生,比许光达小5岁。邹、许两家本是门不当户不对,为什么能够联姻,而且两家父母都心甘情愿呢?说起来颇为奇特。

  家里贫寒,许德华年仅7岁还没有牛鞭子高时就给别人放牛。他非常羡慕学堂里读书的孩子们,常常利用放牛的机会偷偷来到学堂窗外当“旁听生”。那琅琅的读书声对他很有吸引力,以至在一个寒冷的风雪天,他竟不堪受冻挨饿而晕倒在地。

  在学堂讲课的先生便是邹希鲁,他早就注意到这个偷偷听课的穷孩子。如今见他在窗外晕倒,这让他十分感动和爱怜,便立刻将他救醒,收下了这个学生,且破例免收其学费。

  1921年秋天,13岁的许德华考入了长沙师范学校,在大伯的资助下,进了师范。这所学校是邹希鲁的同窗好友徐特立创办的,后来徐将邹希鲁也聘来学校任国文教员。

  许德华深知读书不易,发愤读书,加以天资聪慧,在同学中品学兼优,出类拔萃。邹希鲁非常喜爱和器重这个寒门学子。

  邹希鲁打算给桃妹子找个人家,于是想到忠厚诚实的许德华,主动托人到许家提亲,自是一提便允。这一年,许德华14岁,桃妹子才9岁,都少不更事,他们的婚姻大事自然就由父辈做主。亲事订下以后,邹靖华随父去长沙,进了女子职业学校。

  两厢情愿的包办婚姻

  许德华在长沙师范读书期间,开始受到革命启蒙教育,读了不少马克思的书,积极参加了毛泽东等人领导的学生运动,1925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转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9月,18岁的许德华经党组织选送,秘密来到广州考入黄埔军官学校第五期炮兵科。由于许德华临行前没顾得上去看一眼近在咫尺的家,也没有来得及与未婚妻告别,邹、许两家都不知道他在黄埔军校。正在疑惑间,许德华寄信来了,还随信附了张照片,身着戎装,威武英俊。邹希鲁知道,黄埔军校是孙中山创办的,跟孙先生革命不会错。

  1927年夏,许德华从黄埔军校毕业,分配在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第二十五师直属炮兵营任见习班长,9月随南昌暴动和起义军南下潮汕一带。在三河坝激战中,他身负重伤,伤未痊愈,就急着去寻找部队、寻找党组织。在严酷的白色恐怖下,他辗转来到安徽寿县,终于与党组织接上关系,担任了学兵团的教育副官,并策划组织武装暴动。他们的行动被敌人察觉,一道逮捕令随即发出。在紧急关头,他们接到组织的指示,机智地骗过哨兵,逃出了虎口。不久,许德华等党员奉命打入西北军冯玉祥部开展工作。

  在前往冯部途中,许德华向带队的请了假,于一个中秋圆月夜,风尘仆仆地迈进了家门。

  这时的桃妹子因经济困难,辍学回家绣花,以赚点钱补贴家用。久别重逢,这一对青年男女都非常激动。桃妹子突然问:“五哥,你说农民运动糟得很还是好得很?”

  这使许德华很是兴奋,他多么希望桃妹子能与自己同走一条路呵,可是,由于保密原因,他没有向她公开自己的身份。

  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农民运动当然是好得很啰!”

  桃妹子满意地笑了,她觉得自己同德华是息息相通的。

  老人们考虑他俩的年纪已经不小,又处在兵荒马乱的年月,都主张把他俩的喜事给办了。许德华并不想马上结婚,他怕自己四处奔波不能守家度日,反而连累了桃妹子。但他的老父想用结婚来拴住儿子,坚决要求儿子办喜事。没办法,选定中秋过后几天,他们举行了婚礼。

  就在他们新婚燕尔之时,叛徒在武汉供出了许德华的身份和去向,大军阀何键立即签署加急电报拍往长沙,要求把许德华“缉拿归案”。在长沙警备司令部供职的一个亲戚得悉这事后,连忙托人带信给许德华,叫他快逃。

  这消息把桃妹子惊懵了。她惊恐地问丈夫:“德华,你是共产党?”

  许德华点点头。

  “你快逃吧!我知道你走的是正路,不打倒那些坏蛋,穷人就没有活路。”她哽咽了。

  “桃妹子,我走后你要多保重。我会回来的!”被迫离家的许德华轻轻擦去妻子的泪水,安慰说。

  “你放心吧,天崩地裂,我也等你回来!”桃妹子再也说不下去了,痛哭失声。

  凌晨,浏阳河畔,雾气蒙蒙,一叶小舟载走了桃妹子的亲人。他俩新婚才10天,可不想这一別竟是10年。

  十年别离多坎坷

  许德华逃到长沙城,见城里到处是缉拿他的通缉令,为避开敌人注意,就改名为许光达。此地不可久留。他同党组织失去了联系,便思考去处,蓦地想到岳父邹希鲁正在河北省清河县任县长,便来到了这儿。邹希鲁不知道他是共产党,留下他做警察局长。许光达想,一时与党组织联系不上,在这里也可以为党发展一批武装力量,就答应了。没多久,长沙警备司令部顺藤摸瓜,打听到许光达的下落,他只好演了一出“炸狱畏罪潜逃”的戏,连夜逃走。邹希鲁遂因“渎职罪”被革职回乡。

  许光达又到北平,后来到开滦煤矿当过矿工,最后辗转来到上海,终于与党组织接上了关系。

  1929年9月,许光达被推荐到周恩来主办的军事训练班学习,结业后,他作为党代表被派到湘鄂西组建红六军,担任参谋长,后又在贺龙麾下的红二军团任师长。他跟随贺龙南北驰骋,出生入死,屡建奇功。在艰苦卓绝的战斗中,许光达与贺龙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一天傍晚,许光达与贺龙在湖边散步,正遇一户人家在办结婚喜事。贺龙见景生情,笑吟吟地对许光达说:“我给你介绍一个湖南妹子吧,不能总是光棍一条呀!”

  当贺龙得知他在长沙老家已有妻室时,便关切地问:“她现在怎么样啦?”

  “不知道。我们结婚才10天,敌人就要来逮捕我,我逃离家乡,已经两年多没敢通音讯了。她生死未卜,我心里很挂念。”一丝惆怅浮在许光达的脸上。

[1] [2] [3] [4] [5] [下一页]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