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中新调查 > 正文

多家快递公司被疑运过毒快递 死者家属不认可道歉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3年12月23日 09:07     来源:中国新闻网

  导读:圆通“毒快递”事件还在持续发展中,昨天下午在此事件中不幸死亡的刘先生家属第二次来到圆通潍坊快递配送中心,与该公司负责人会面,但关于赔偿问题仍无结果,圆通方也并无赔偿方案。家属称未接到过圆通公司正式致歉和慰问,家属对圆通公司态度不满,要求其尽快协商赔偿问题。

  湖北荆门熊兴化工有限公司声称只快递过3次毒样品,但央视记者昨天发现一本该厂自6月起快递的登记,其中记录超20次,包括11月底寄往山东潍坊的样品;快递公司也不只圆通一家,还可能包括申通、韵达、德邦等。

  国家邮政局开展收寄验视制度专项检查

  本报讯(记者 李宁)针对近日发生的山东潍坊捷顺通快递有限公司(圆通加盟公司)在卸载和投递由武汉发往潍坊的快件时,因发生化学品泄漏致人员伤亡事件,为认真吸取事故教训,国家邮政局12月22日发出紧急通知,决定自即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一次落实收寄验视制度的专项检查整治活动。

  此次专项整治活动将重点检查邮政企业、快递企业是否在用户在场的情况下,当面验视交寄物品,核实是否属于国家禁止或限制寄递的物品,以及物品的名称、类别、数量等是否与寄递详情单所填写的内容一致等;依照国家规定需要用户提供有关书面凭证的,邮政企业、快递企业是否要求用户提供凭证原件,并进行严格核对等,以及用户拒绝验视、拒不如实填写寄递详情单、拒不提供相应书面凭证或者不按照规定出示有效身份证件的,邮政企业、快递企业是否坚决不予收寄等。

  对于检查中发现邮政企业、快递企业不执行收件验视制度,或者违反规定收寄禁限寄物品的,经查证属实的,一律依据《邮政法》第七十五条规定作出严厉处罚,该停业整顿的必须停业整顿,该吊销许可的坚决给予吊销。

  同时,要求切实落实安全管理责任,积极推广北京、河北、上海、浙江等省(区、市)加盖收寄验视章的管理措施,检查中发现未加盖收寄验视章的快件,一律视为未进行收寄验视,据此追究快递企业的管理责任。

  死者家属不认可圆通方面道歉

  山东省广饶县居民刘先生不幸死亡,他的妻子焦女士和孩子也在医院治疗多日,出院后焦女士一直住在县城的姐姐家中,她的10岁女儿也暂时由同学家庭代为照顾,父亲的意外死亡无疑给其女儿很大打击,面对记者和家人一直沉默不语。昨天下午,死者刘先生的妻子焦女士及其姐姐、姐夫等亲属从县城赶到圆通潍坊分公司进行协商,这已是焦女士第二次来协商。

  第二次协商也未有结果

  在潍坊圆通快递配送中心内,一位张经理接待了焦女士。张经理称,因原来的经理配合警方调查,他是临时从烟台调来潍坊代理工作。对于事发经过,张经理称自己只了解大概,而对于焦女士协商赔偿的要求他表示没有方案,“此事警方还在调查,现在没有办法答复赔偿问题”。另外,该公司的受伤员工张少娟、陈高月、毕晓亮和王玉环已全部康复,还在公司宿舍休息,但他没有同意记者采访受伤员工的要求。

  “你们的应急预案在哪里?如果当时你们的员工受伤,立即停止发快递,我妹夫也不会死!完全是你们的责任。”焦女士的姐夫责问张经理,张经理称“肯定是有预案的”,但他也未能当场出示。

  焦女士称,她对于圆通方的态度非常不满,“事发以后20多天了,圆通没有派人正式道歉,也没有对我们进行慰问。”忍不住落泪的焦女士说,目前丈夫的遗体还在太平间存放,事情没有解决之前不会火化。

  在12月20日上午,焦女士也曾到潍坊圆通快递配送中心讨要说法,但圆通方面以负责人在上海为由,未安排任何人员出面解释。“哪怕他们能有个人当面诚恳地道个歉,我们心里也好受一些。”焦女士说。

  死者家属不认可道歉

  “是圆通方面缺乏诚意的态度让我们不得不求助媒体。”焦女士和亲属坦言,最初并没有想将此事公布于媒体,如果圆通方积极协商解决,给予合理补偿,此事不会找媒体曝光,引发全国关注。

  12月20日,圆通公司在官网发布声明,“圆通速递谨对在该事件中遭受伤害的消费者及其家属,以及圆通公司员工表示深深的歉意。”

  对此“道歉”,家属并不认可。“20多天了,圆通方并没有登门,也没有主动联系我们。”焦女士的姐夫杜先生从事安监工作,他认为圆通方在整个事件中存在各种管理问题。

  死者家属称圆通方面可能曾到县城“公关”

  “我们家人住院、死亡、出院整个过程中都没有见过圆通的人,直到12月18日才见到圆通公司的代表。”杜先生说,是县里的警方人员告诉他,圆通公司的人一直在县里,“你们见面谈一谈吧。”杜先生说。

  “那天有圆通方面的四个人,其中有圆通的两个律师,还有一个自称是圆通方负责人的朋友。”杜先生说,见面后他们称没有赔偿方案,也没有主动道歉。在家属的追问下,对方才说了一句道歉的话,“对我们来说,这完全没有诚意。”

  “他们要我们提出赔偿要求,我们还没有考虑该问题,而且见面没有圆通方面的正式代表,所以会面就没有结果。”杜先生称,后来他与圆通方的律师通话,对方一直要家属“提出条件”,“双方还没有认真谈,我就说了300万元,就是个气话。”此后,圆通方就再没有和家属联系过。

  家属认为,“圆通的人在县城呆了10多天而不和家属联系”是一件微妙的事,事实上他们从“中间人”那里得到的信息是,圆通方面可能在县城做了不少“公关工作”,试图将此事压下。家属称,他们几次追问警方鞋上的化学品是什么,但警方一直称还没有结果,“直到我们找了电视台的记者去找县警方采访,才知道是有毒的氟乙酸甲酯。”

 [1] [2] [下一页]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