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社会粤象 > 正文

同母异父六兄弟因母亲碑文闹上法庭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3年12月11日 17:21     来源:广东新闻网

  广东新闻网深圳12月11日电(张武军 吕静)同母异父的曾、林六兄弟因母亲碑文的内容产生分歧,最终闹上了法庭。深圳宝安法院11日称,该院日前作出判决,认为涉案墓碑碑文不宜再做更改。

  据了解,曾、林兄弟的母亲余某琴于1939年嫁给海丰县赤坑镇曾某佩为妻,婚后先后生下曾某全、曾某调、曾某涛、曾某国。曾某佩于1963年离家外出一直未归,余某琴因生活所迫流落至陆丰县潭西镇深港后港村与林某木共同生活。余某琴与林某木先后生下林某潘、林某潜。长大成人后,曾某全、曾某调、曾某涛先后到香港定居,曾某国和林某潘、林某潜则到深圳宝安西乡创业定居,兄弟六人感情较好。

  2009年底,余某琴去世,逝前曾交代后事由林某潘、林某潜兄弟二人全权处理。余某琴去世后,六兄弟对于其母墓碑碑文的内容产生了分歧。林氏兄弟按照当地风俗将余某琴的墓碑主要内容刻为“余氏林妈之墓、二大房子孙暨曾玄孙永奉祀”。曾氏兄弟认为该碑文遗漏了曾氏兄弟四人的名字,剥夺了他们对其母亲的亲情权、祭奠权,碑文应改为“显妣余氏母亲墓、六大房奉祀”或刻上六兄弟名字。但林氏兄弟认为其母亲是嫁到林家后去世,且其曾姓兄长中有人已经过世,碑文中不应体现曾氏兄弟,其所刻碑文符合当地传统习俗,不应更改。双方由此产生纠纷。

  林氏兄弟在本案审理期间向法院提交了陆丰市潭西镇深港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书》以及陆丰市港阳林氏理事会出具的《关于港阳当地丧葬礼制和风俗习惯的说明》,主要内容为:按当地风俗礼制,人去世后刻墓碑时,女性尊称为“妈”;没有夫家或未出嫁的只称姓,不称“妈”;再婚的女性,写奉祀人时,只注明其与现任丈夫所生之子,与前夫所生之子不在墓碑中出现;林氏兄弟所刻碑文符合当地林氏宗族的礼制和当地风俗习惯,曾氏兄弟不应在墓碑上体现。

  法院认为,本案曾、林兄弟双方因对其母墓碑碑文内容有不同意见而引起的纠纷为人格权纠纷,双方争议的焦点是被告林氏兄弟所刻碑文是否符合当地的传统风俗习惯。原告曾氏兄弟认为被告所刻墓碑碑文应当体现其曾氏兄弟的身份,该意见在通常情况下是合理的,但本案双方当事人及其母亲的身世情况比较特殊,原、被告的母亲先嫁海丰曾氏,后嫁陆丰林氏,最终逝于陆丰林氏家族,安葬于陆丰潭西镇深港村,其墓碑的篆刻应当主要遵循安葬地的风俗习惯。根据陆丰市潭西镇深港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书》以及陆丰市港阳林氏理事会出具的《关于港阳当地丧葬礼制和风俗习惯的说明》,被告所刻碑文符合当地林氏宗族礼制和当地的风俗习惯,若按原告的要求加以更改,一则对逝者不敬,二则会破坏当地和林氏家族的传统习俗,势必会在当地造成不良影响,故本院认为涉案墓碑碑文不宜再做更改。

  在审理过程中,法院发现原、被告兄弟在其母去世前感情甚好,尤其是林氏兄弟年幼时,曾氏兄弟对其照顾有加,创业时也给予了较多扶助,被告当庭也深表感激,兄弟之情可见一斑。原、被告的母亲去世后,原告想通过在墓碑上刻上曾氏兄弟名字的方式来表达对其母亲的追悼之心乃人之常情,其孝心值得褒扬,被告对此应予尊重和理解。但是,墓碑碑文在体现后人追悼之情的同时,也会体现世人对逝者的评价,在一定程度上还承载着弘扬中华民族优良传统和伦理道德的功能,故墓碑碑文的内容应当主要遵循逝者当地及其家族的传统习惯和家族礼制来确定,原告对此也应予理解和遵从。

  法院虽认为涉案墓碑碑文不宜更改,但也希望被告能够主动与原告及其他兄长加强沟通,取得谅解,并通过其他合理的方式满足原告对其母的祭拜哀悼之心,以求兄弟之间和睦相处,亲情永续,同时也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做出表率,以示后人。(完)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