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中新调查 > 正文

地方扶贫款频遭侵吞成“唐僧肉” 成上访导火索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3年11月25日 14:10     来源:中国新闻网

  让扶贫款成了“唐僧肉”

  2012年,陕西省安康市旬阳县得到的上级财政扶贫资金在10亿元左右,资金涉及移民搬迁、退耕护林巩固成果项目、以工代赈项目等。旬阳县财政局副局长陈德明介绍,当年旬阳县地方财政收入仅为4亿元。显而易见,扶贫资金对当地发展意义重大。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和政府财力增强,国家拨付给各地的扶贫资金呈现逐年增多趋势。在国家扶贫工作“含金量”越来越高的同时,各地涉农和扶贫资金领域相关职务犯罪也在不断增多。

  据了解,仅2012年1月至11月,我国各地检察机关查办涉农惠民领域贪污贿赂犯罪案件就达9612件,涉案人数14517人,涉案总金额27.7亿余元。

  扶贫领域犯罪呈现多发态势

  扶贫资金职务犯罪逐年上升的势头,在多地有所显现。

  据重庆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介绍,近年来该院查处的侵占移民资金、扶贫资金、征地补偿等侵农害农职务犯罪案件呈上升趋势,乡镇、村社干部“集体腐败”现象突出。其中重庆市云阳县普安乡挖出的一起干部集体腐败窝案,包括书记、乡长、副书记、副乡长、乡财政办主任等12名干部私分公款数十次,侵吞计生款、移民款、饮水工程款等上百万元。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从陕西省检察机关了解到,2011年以来,陕西省检察机关反贪部门共查办扶贫领域贪污贿赂等职务犯罪案件100件,查处各类犯罪嫌疑人159人。

  据陕西省检察院反贪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扶贫资金的特殊性,对其管理、使用须具备一定的权限,这使得作案主体主要集中在各级扶贫办领导和村干部,且大多数为窝案、串案。扶贫资金的立项、管理和使用由政府专设的部门负责,人民群众对此情况不太了解,从而导致在这一领域发生的职务犯罪案件具有较强的隐蔽性。

  多种形式侵吞扶贫款

  据各地检察机关调查显示,目前各地扶贫资金领域犯罪形式主要有三种:一是直接贪污私分扶贫款。如陕西省安康市平利县检察院2012年查办的一起扶贫领域职务犯罪案件,平利县广佛镇八角庙村黎某、何某、张某等3人利用职务之便,共同贪污移民搬迁款3万余元。

  其次是虚报人头“吃空饷”。主要为涉案人之间或涉案人和扶贫对象之间互相勾结,利用政策漏洞虚报冒领、套取侵吞、截留私分扶贫款。如重庆市城口县明中乡双利村原村支书、村主任和村会计合伙,在退耕还林工程中虚报户头,多领了补助款12万余元。

  再次是虚报项目套取资金。主要是采取虚假合同、虚假农户名册、虚报培训人数和天数、多报工程量、层层转包扶贫资金项目等方式套取扶贫资金。如陕西省商洛市商州区沙河子镇石窑子村被确定为扶贫重点村后,国家拨付了50余万元扶贫资金,由该村的党支部书记张某、村副主任党某、村文书张某某三人保管账务,三人利用职务之便,以虚增材料费、人工费支出单据入账核销的方式套取国家扶贫款3.4万元。

  陕西省检察院反贪局相关负责人认为,扶贫领域职务犯罪案件频发,一个重要原因是扶贫部门的一些领导和干部将上级下拨的扶贫资金当成为自己谋私的“时机”,抱着侥幸心理,明知是违法犯罪,也要铤而走险。

  除了主观方面的原因外,有的地方对扶贫资金管理不规范,对扶贫资金的申报、拨付、使用没有建立完善的制度也是重要原因。如一些上级职能部门只注重扶贫资金划拨,疏忽对资金使用和工程实施的监督,致使个别基层干部能够采取虚假合同等办法套取扶贫资金。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部分扶贫政策在实施过程中不透明、信息不对称,也让不法分子有机可乘。有些项目资金分配掌握在少数几个人手中,各类涉农项目资金分配政策的知情权仅限于相关部门,大部分农民对涉农和扶贫资金的种类和操作程序不了解,使得扶贫资金使用存在暗箱操作的可能。

 [1] [2] [下一页]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