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中新调查 > 正文

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调查:生活艰难 备受歧视(图)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3年11月12日 10:20     来源:中国新闻网

    放学回家,小洲帮妈妈做完家务后,就会坐在房子里发呆,他已经两年没有见过父亲了


    懂事的小洲经常帮妈妈做家务,爸爸不在,他幼小的身体里,早已有了一颗男子汉的心

  河南商报记者 段睿超/文 侯建勋/图

  编者按

  11月5日媒体报道,三门峡有一对不幸的小姐弟:母亲早逝,父亲最近被收押。幸运的是,这对来自重庆的姐弟的衣食起居,被灵宝一个派出所的民警照料起来。

  姐弟俩的背后,是一个群体,他们的名字是“服刑人员的未成年子女”。

  与同龄人相比,他们年幼却遭遇不幸。亲人入狱造成家庭的不完整,带来的除了生活上的困苦,更多的是心灵上的创伤。

  他们不轻易向人袒露心扉:不自信、懦弱、敏感、自闭、对陌生人有莫名的敌意……但在外人看来,他们却表现出了一种超越年龄的成熟。

  他们知道,自己和同龄人是不一样的。幼年父爱或母爱的缺失,是他们身上永久的印痕。

  他们是一个所受的关注和关怀很有限的群体。但只要社会关爱他们,使他们心怀光明,艰苦的环境里依然能开出美丽的花。

  他们是不幸的,父亲或母亲有人入狱或双双入狱,幼小的心灵,除了要忍受缺失亲情的痛苦,还要承受周围人的目光。

  他们渴望沟通但又害怕失去,他们想融入集体但又警惕地紧闭心扉。

  但是,他们不该被遗忘,不该被忽视为一个抽象的个体。今天,我们走近他们,试图触摸他们的内心。

  故事

  1

  父亲的事,他从不愿和人多说

  小洲家住平顶山叶县常村乡五间房村柴沟营。他说,已有两年的春节没有跟爸爸一起过了。

  2011年6月份,小洲的父亲因为盗窃,被判入狱。关于父亲的事,他不愿与别人多说,即便是在学校里最好的朋友。

  今年9月份,小洲升入了四年级。班主任何国君说,小洲是个非常懂事的孩子,“比起同龄的孩子,他更知道学习,更坚强。”

  11月7日下午,记者来到小洲的学校。见到陌生人,他很警惕,目光不停地在老师和记者身上转移。因为不清楚来人的目的,被叫到一旁的小洲开始啜泣。在老师和记者的安抚下,好久之后他才开口讲话。

  从他不多的话语中可以看出,这是个敏感的孩子。因为残疾,他仅有两根手指的右手时时刻刻都蜷缩在袖筒里,一如他那贫困的家庭、服刑的父亲,都被他小心翼翼地隐藏了起来。

  家庭重担

  19岁的姐姐承担太多

  “每次回来都要帮我做家务。”小洲的妈妈徐双焕说,每次看到年幼的儿子用残疾的手艰难扫地时,她都是一脸的泪水。

  父亲出事那年,小洲只有7岁,两个姐姐也都未成年。在儿子被公安机关带走不久,小洲的奶奶从房顶跌下,脊椎和左腿严重受伤,至今卧床。上个月,因为开始坏死的眼球整夜剧痛,她永远失去了自己的左眼眼球。

  小洲的大姐目睹了家里的惨状后,17岁已上高一且成绩优异的她南下苏州,开始打工。

  “就感觉对不起她。”徐双焕说起大女儿,泪流满面,家里亏欠她的太多了。

  徐双焕说,现在19岁的女儿一个月能挣两千多元钱。每次都把工资分为不等的三份:一份寄给家里,一份寄给监狱里的父亲,最少的那份留给自己。

  因为要照顾婆婆和孩子,徐双焕没法外出打工,大女儿承担起了本不属于她的负担。

 [1] [2] [下一页]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