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中新调查 > 正文

浙江卫生厅:有条件医院可设安检 严控管制刀具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3年10月30日 14:29     来源:中国新闻网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最近一周以来,南北中国,连续发生了3起医疗暴力事件,10月21号,广州广医二院3名医生被打伤;24号,北京120急救车组医生被打伤、司机髌骨骨折;25号,浙江温岭三位大夫死伤于患者刀下。特别是温岭这起杀医案,由于情节极为严重,在公众中引起了关于“医患关系”的广泛讨论。

  去年3月连某某在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了内镜下鼻腔微创手术,术后觉得不是很舒服,就一直认为手术有问题。一年半中,他几次CT复查均被告知无异常,但仍未打消疑虑,本月25号上午,连某某再次来到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耳鼻咽喉科门诊,用匕首捅伤了耳鼻咽喉科主任医师王某某,现场的另外一名医生上前阻止,也被捅伤。此后,连某某又跑到CT室再将医生江某某捅伤,此时,才被赶来的医院保安制服。

  最终,主治医师王某某因抢救无效死亡,另一名重伤医生心包被刺伤、纵隔穿透伤,目前已经从重症监护室转入了普通病房,脱离生命危险。受伤较轻的一名医生右上胸被刺伤,回忆当时的场面,他说:“太凶残了从没见过这么丧心病狂的人。”

  本应是“共同体”的医生与患者,却成为了对立的凶手和被害人,关系的错位令人唏嘘。就在“温岭杀医案”的前两天,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安部刚刚了印发《关于加强医院安全防范系统建设指导意见》,其中规定医院保安数量按照不低于在岗医务人员总数的3%。昨天,浙江省卫生厅又表示今后将在医疗场所设立安检。

  看来加强安保已经成为主管部门对保护医生行医安全最直接的反应与回应,但这种做法也被外界诟病为治标不治本。今后,浙江将如何推行“医院安检”?主管部门又认为“医患矛盾”的症结何在?就此,记者专访了浙江省卫生厅医政处处长王桢。

  记者:王处长您好,我从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了解到,之前被嫌疑人连某某捅伤的放射科江医生,已经从重症监护室转入了普通病房,脱离生命危险。全国类似这次温岭的案件应该不少吧?

  王桢:12年的时候一共有11起,造成35人伤亡,死亡7人,受伤28人,到今年现在又是6起,包括我们浙江的这起,问题现在比较突出了。

  记者:发生在温岭的这起伤害医生案件,很多医务人员包括卫生行政部门都呼吁要创造一个安全的工作环境,浙江这些年的“平安医院”建设可以说已经缓解了不少医疗领域的问题。

  王桢:但是现在这个医患矛盾还是比较尖锐,造成这样对医务人员的一个伤害,希望我们系统内部能够加强自我防范,因为现在希望社会、希望政府来解决这个问题可能需要比较长的一段时间。

  记者:浙江的有关部门是不是要发布一个关于保障医疗安全的相关文件,指导医疗场所建立警铃、监控、安检和安保等必要防护措施?

  王桢:按照在岗医务人员的3%,或者是20张床位一名保安,日均门诊量的千分之三,按照这样的一个标准来配备这个保卫人员。在岗的保卫人员配备一些必要的通讯设备和防护器械。

  记者:安检的设施会弄吗?

  王桢:有条件的医院我们也是建议,重点部位、重点区域配备安检设备,主要是对这个管制刀具的危险品进入医疗机构要进行一个防控。

  记者:我在采访中经常会发现这种情况,就是患者认为医生就是万能的。

  王桢:所有的疾病并不是说现在都能够治疗的,不是所有的病人都能够治愈的,到了医院就要给我治好这是不现实的,疾病的病种受到个体的差异,受到医疗技术条件,受到这么多条件的一些因素的限制,并不是所有的疾病都能治好的。

  记者:可以说,每一次重大突发事件都少不了医护人员的身影,但是不是说医患矛盾背后折射出的是一种“社会诚信体系”中人与人不信任的问题呢?

  王桢:医务人员SARA的时候、抗震救灾的时候、禽流感的时候都变天使了,一夜之间又变魔鬼了,天使跟魔鬼这转化总也得有个过程吧。就是整个社会诚信体系建设作为政府应该考虑,整个信任体系都没有了谈什么信任呢?

  记者:您觉得如何才能更好地解决当下的医患矛盾呢?

  王桢:依法依规来解决医患纠纷,关于医患纠纷国家有相关的法律法规有条文,都有的。为什么这些白纸黑字写着的东西都视而不见呢?

  王处长说医患纠纷、依法办事,这话在理。与此同时,从心理层面上讲,无论是患者还是医生都应该扭转把看病当消费的观念。当然,要拆掉医患之间的“心墙”,还得靠“医改”,加大财政投入、消除以药养医、提高医疗保障。毕竟只有兼顾双方利益,才能搞好双方关系。 (记者 张寅)

  来源:中国广播网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