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中新调查 > 正文

公办养老机构一床难求 民办养老机构举步维艰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3年10月08日 13:35     来源:中国新闻网

  “细雨濛濛落江面,船头撑开油纸伞”。一支话筒,一把二胡,原汁原味的花鼓戏、傈僳族舞蹈,台上20多位老人的表演,把台下的人都迷住了。

  不久前,在临时安置的简易板房里,昆明知青老年公寓给48位老人举办了一场热闹的集体生日,抗战老兵肖朝清也度过了他100岁的生日。来参加生日活动的社会志愿者们和公寓里200多名老人一起唱生日歌,抢着吃生日蛋糕,“沾一沾喜气”。

  看着老人们绽放的笑脸,昆明知青老年公寓院长段玲英的心里又酸又甜。10年来,这个老年公寓给无数老人带来安顿的老年时光。然而两年前,由于城市改造拆迁,养老院几次被限时搬离拆迁,段玲英四处打报告乞求解决,但一直杳无音信。目前,临时安置时间即将过去,养老院又将面临搬迁的尴尬境地。

  城市越来越大,养老院越搬越远

  在风景优美的昆明大观楼公园附近,2002年,段玲英用自己所有的积蓄创办了拥有3个院落,1020个床位的昆明知青养老院,成为了昆明最大的民营养老机构。10年来,它荣获了“全国百家杰出养老服务机构”、“中国养老产业标杆示范单位”、“中国文化养老养生示范基地”、“中国社会福利协会常务理事单位”等荣誉。

  2009年,昆明实施旧城改造,知青老年公寓列入了拆迁范围,老年公寓被要求限时搬离。在未完全拿到补偿款的情况下,在“先搬迁,才批准办理相关手续”的要求下,段玲英卖掉了自己和子女的三套房子,还把兄妹的房子也拿来抵押贷款,在附近的小岛村,修建了简易板房,将400余位老人搬了过去,作为期两年的暂时安置。2012年年底,在“冬不暖,夏不凉,隔音效果也不好”的简易活动板房中,昆明市知青老年公寓举行了成立10周年的庆典活动。

  为妥善解决昆明知青老年公寓的拆迁安置问题,养老院所在区政府发函安排将“原昆明电机厂子弟学校用地作为昆明知青老年公寓安置用地”,然而快两年了,相关部门却表示“并不知情,无法解决”,段玲英重建养老院的愿望再次被搁浅。眼下,一号院周边是断壁残垣,也面临着拆迁。相关部门原承诺给段玲英的700万元拆迁补偿,目前只给了356万元。

  比起段玲英,昆明美好时光养老院院长李永红更感到“心凉”。养老院租用的是转手的租用地,在被强制拆除之后,连可以得到补偿的主体身份都无法明确,陷入无休无止的扯皮之中。

  美好时光养老院经历了三次搬家之后,老人们不得不搬到了昆明远郊的哈马者村,在一个闲置的装饰公司的接待处住了下来。4年时间3次搬家,家具都搬烂了,全都摞放在院子里临时搭建的棚里。

  由于房间有限,场地有限,这里的老人由原来的几百人,到现在只剩下37位。剩下的老人大多数都是身有残疾,有的瘫痪在床,有的坐着轮椅,有的患有先天智力障碍,其中有3个老人是李永红在报纸和电视上看到的流浪老人,免费收留的。

  坐着轮椅的武爷爷十分怀念过去的养老院:“以前每个房间都有独立卫生间,墙上贴满瓷砖,有木地板,有浴缸。室外有各种锻炼的场地。现在这个地方太小了,什么都没有。”

  “政府承诺的补偿,我一分钱都没有拿到。我卖了房子,靠贷款维持现在的运营。”李永红说。

  与此同时,位于昆明市杨马村的春城老人院现在已经是一片废墟,在此之前养老院经历了断水断电以及强拆。

  2012年12月4日早上7点40分,院长施征霞接到了一个电话,“老人院现在被拆迁”,“当时就懵了,怎么可能拆迁,没有任何人找我们协商过。”20分钟后,施征霞和儿子赶到现场。“当时看见两辆挖土机正在拆养老院的办公楼。我和儿子上去阻拦,里面还有医疗设备、办公用品、家具等东西。”施征霞感到事情的严重,真的遭遇了强拆。“这时上百号‘身份不明’的人围了过来,推着我和儿子‘有什么话,出去说’。”

  “我们敬老院又不是钉子户,为什么关于拆迁及补偿的问题从来没有人找我们谈过?”施征霞联系了各级政府部门、房地产商、政府热线、公安局,“但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1] [2] [3] [下一页]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