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正文

被夏俊峰刺死城管妻子:不上网关注 舆论太过偏袒 (4)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3年09月29日 09:3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另一位被刺死城管申凯的父亲:

  “夏俊峰死了,我的恨也不再有意义”

  申凯的父亲申向党是在25日知道夏俊峰被行刑的消息的,给他打电话的正是纪晶。

  至今,他仍在失去爱子的痛苦中无法自拔。“法律是无情无私的,任何人都要遵纪守法,老老实实地做好公民。”谈及夏俊峰案,他说。

  “不停走动,才能忘记痛苦”

  今年63岁的申向党,原本是一名电焊工,1993年因感情不和与妻子离婚。1995年,他因经济犯罪被判刑,2007年4月出狱。出狱后,申向党一直独居,靠给小区看守大门及捡破烂为生,那时,他每天最大的乐趣,是骑着一辆破旧自行车接送小外孙。 2011年下半年,申向党看到一则停车位收费员的招工启事,遂报名,此后开始专心做这份工作。他每天的工作就是不停地在长青家电城附近巷道转悠,负责看管路段上的100余个车位,每月工资为1500元。他上班时要来回奔跑,他说,“不停走动,才能忘记痛苦”,他要用这样的方式“解决头脑的一片烦恼”。“八月十五月儿圆,我的月亮缺半边”,他这样描述儿子之死,并称逢年过节是他最痛苦的时候。

  有人将夏俊峰描述为英雄 令他痛苦

  申向党到死都忘不了那一天:2009年5月16日。这一天,他四代单传的儿子申凯被夏俊峰刺死。他在想:“人活着为什么要相互冲突?”他还在想:“矛盾再大,也不能往死里整。”

  儿子之死让他内心充满仇恨,过去4年,他一直希望司法将夏俊峰判死。有人将夏俊峰描述为英雄,这尤其令他痛苦莫名。

  25日,纪晶给他打来电话,告诉他夏俊峰被处决,他半信半疑。 26日,他订的报纸上刊登了夏俊峰被执行死刑的消息,他长舒一口气,认为司法终于给了他一个公道。

  想儿子时 就跑到殡仪馆“看”儿子

  当被问及还恨不恨夏俊峰,申向党说:“夏俊峰死了,我的恨也不再有意义,一切都应该忘记了。”接下来的事,是为儿子申凯好好下葬。此前,他想儿子时,会跑到回龙岗殡仪馆,凝视申凯的骨灰哭很久。

  申向党每天的日子过得异常简朴,三餐常是烧饼加咸菜。政府给了他一套30平米的房子,“没有装修,要靠自己努力,不能什么都向政府要。”由于下班回家有点远,有时,他干脆就睡在车棚里,晚上也不闲着,继续倒腾垃圾。他要竭尽全力为自己的晚年做准备。(记者 刘木木)

  来源:成都商报

[上一页] [1] [2] [3] [4]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