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关注 > 正文

神木政府人员:房姐事件后不少人注销多余户口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3年09月27日 09:50     来源:中国新闻网

  成都商报记者调查“神木多重户口”现象

  龚爱爱出事后多户口的神木人悄然销户

  陕西靖边县人民法院:将在9月29日上午对“房姐”龚爱爱案及其余五被告人公开宣判。

  据了解,龚爱爱案后,陕西榆林、山西临县等多地开展“一人多户”、“重人重户”的专项清理整顿工作。

  9月24日,陕西“房姐”龚爱爱的庭审,吸引了全国的视线。这位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原副行长,因拥有4个户口和40余处房产,让舆论哗然。

  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实际上,在神木,像龚爱爱这样“一人多户”的在当地并不鲜见。

  神木县公安局一民警称,龚爱爱事发之前,以各种理由到公安局补办户口的人很多,事发后,“现在基本上没人去补办户口了”。

  而据媒体报道,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神木县政府工作人员对记者说,“房姐事件”出来后,不少有多个户口的人已经悄然前往相关公安户籍部门进行了注销,避免自己再成为下一个“房姐”。

  多户口的好处

  神木社会福利优厚 多户口可多买房

  神木县所在的榆林市,地处陕北黄土丘陵向内蒙古草原过渡地带,大约以明长城为界,北部为风沙草滩区,南部为丘陵沟壑区,北边以煤炭等矿藏为主,南边主要产盐,以当地一位官员的话来说,北部和南部的经济发展“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地处榆林北部的神木县就在这片天上。由神木县旅游局一本制作精良的城市宣传画册中介绍,神木是全国第一产煤大县,已探明精煤储量为500多亿吨,当地官员称“单靠煤炭至少也能吃50年”。

  这个陕西省面积最大的县,有黄河及其支流流经。沿公路从南往北,神木城内的滨河大道绵延约5公里,沿途点缀着仿汉白玉的各种雕刻,河上还有刚建成不久的六人吊厢式铧山索道,总投资1300万元,全长1100米。

  与强大的经济实力相辉映的,是当地优厚的社会福利。公开资料表明,这些年来,神木相继实现了12年免费教育、全民免费医疗、城乡居民养老保险等制度,而拥有当地户口是享受各种福利的前提条件,因此神木户口特别吃香。

  多办一个户口的好处也显而易见。“神木现在也是限购房子,多几个户口当然就能多买房。”一位当地居民说。而龚爱爱自己曾经在庭审上表示,这几年赚了钱也不知道投资什么,看着房价涨得快,就想着投资买房。公诉人也举证表明,龚爱爱在审讯中曾表示,当时办户口是听说政策要限购房产,所以多办个户口,为买房来规避政策。

  历史遗留问题

  神木好多人都有两个户口

  据榆林一位政府人员介绍,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国家有农转非的政策。在此政策下,一些政府人员便有了户口指标,开始官方卖户口。那时候,买户口的人需要花一两千元钱,这个数字在当时已算比较可观,而原本的农村户口也可以不销。“农民买城市户口时也不愿意销农村户口,因为农村户口一销,承包地就没有了。”该政府人员说,此后,国家开始实施居民身份证,“不少两个户口的人,就有两个身份证,这是比较普遍的。”

  神木经济发展之后,有条件的家庭希望孩子到西安甚至北京等大城市发展,但又不愿意放弃神木的户口,也加重了一人多户的现象。

  据一名接近龚爱爱的人说,龚爱爱曾遭家暴,家庭不幸福,自己也只有高中学历,想让孩子成长在好点的环境,上个好点的学校,所以送到北京读书。“办个北京户口就可以在当地高考,要是回来陕西高考很吃亏,教材都不一样。”该知情人说,这是一个历史遗留的问题,好多人都有两个户口,只是龚爱爱比较多。

  神木县某宾馆服务员杨姐今年快50岁了,跟龚爱爱差不多年纪,她也是十六七岁就从农村到城里打工。据她回忆,十几年前,神木县要建市,但是城市人口不足,因此从各乡镇往城里“填人”。当时,50元就可以办一个户口,不少农村人就在这个浪潮中把户口迁到了城里。

  关于神木县的公开资料显示,“神木的城镇化步伐加快,大批农民搬迁到县城或工业发达的乡镇,如大柳塔一角。”而大柳塔正是龚爱爱所办的另一个户籍的所在地。

  户口不好办

  多数人从邻省办户口 再转回神木

  杨姐现在也只有一个城市户口,是嫁人后转出来的,她说在农村,女人要是嫁到城里了,就是城市户口。三年后,原来村里的户口自动给注销了,现在想把户口转回农村,“根本不可能……反正我们这些人肯定办不成(多个户口),要有钱有关系才行。”杨姐说。而此前就有媒体报道,龚爱爱事发之后,去公安局主动销户的有钱人,每天要排长队。一位不愿具名的榆林市官员称,“排长队倒说不上。”据他所知,龚爱爱事发后,是有不少有钱人赶紧去销了户。

  神木的户口不好办,外地的“基本只能靠嫁过来”。根据当地媒体报道,此前神木的结婚迁入落户政策,被投靠人年满30周岁,且结婚满5年的配偶才能申请落户神木。为此,大多数人便“曲线救国”,走的是从邻省办下户口再转回神木的途径,其中从山西迁回神木尤为突出。

  龚爱爱有一个叫“龚仙霞”的户口,是2006年9月在山西省临县克虎派出所上户的,上户理由是户口补录。半年后,“龚仙霞”户口由山西临县迁到陕西神木,迁入理由是“投靠亲属”。另一个用本名“龚爱爱”的户口,是同样以户口补录的理由在山西吕梁兴县魏家滩派出所上的,时间是2008年11月。一个月后,该“龚爱爱”迁回到神木。

  焦点

  神木户口整顿期间

  龚爱爱曾办下另一户口

  不愿具名的榆林市官员说,其实在龚爱爱事发之前,榆林地区已经开始清理一人多户现象,但是却有各种条件限制。

  首先是技术手段差。成都商报记者在神木县志中“户籍管理”一章查阅到,2001年神木县才实现了全县人口信息微机化管理,这在榆林已经是率先了。2005年,根据公安部人口信息数据质量的要求,神木才集中开展了人口信息图像录入工作。

  但是,在龚爱爱一案上,技术手段的不完善似乎并不能完全成为理由。2006年4月榆林全市人口信息实现了联网办公,而龚爱爱的“龚仙霞”户口是在2006年8~9月办理。而且就在头一年年底,神木县公安局对全局优秀户籍管理员进行表彰时,在龚爱爱系列案件中以伪造国家机关证件被提起公诉的神木县公安局张新堂就名列其中,他当时是北街中心派出所户籍管理员。

  随着各项技术手段的成熟,根据陕西省《户籍窗口规范建设标准》的要求,神木县各派出所的户籍窗口规范化建设工作陆续展开。

  从2008年12月开始到2009年1月,神木开展全县户口整顿工作,而这正是另一个“龚爱爱”户口的办理时间。此次整顿共清理双重户口34人,核查注销13人;核查出应销未销户口97人,已办理59人。县公安局称解决了部分一人多户问题,但显然,这当中不包括龚爱爱。

  龚爱爱庭审的当天下午,涉及龚爱爱一案的神木县公安局张新堂、王红霞等人也被提起公诉,同为两人同事的一些该公安局的民警参加了旁听。部分人私下坦言,他们所犯之事“根本不算个事”。

  神木县公安局一位民警表示,从前未联网时,户籍管理比较混乱,即使是联网了仍有空子可钻,特别在户口补录和迁移两处。他举例说,补录的话,只要村里证明某人是本村的人,就可以为其补录户口,所以有人让某村开假证明取得户口。而迁移的话,只要提供土地批文即可。有些集体买地的,一处房产一张批文,人人有份,大家都能上户。“有时候谁也注意不到这个东西(是伪造),一看,材料是真的,就可以办。”该民警说。

  当然,这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这位民警也承认,更重要的是有“环境和土壤”的原因———在神木“卖户口的到处都是”,把“实际情况结合起来,其实比较容易理解”。记者 蓝婧 发自陕西神木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