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直通港澳台 > 正文

解码台湾立法机构:难弃作秀陋习 好意惨酿苦酒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3年09月26日 14:17     来源:中国新闻网

  议会空转、“立委”互相谩骂打架,台“立法院”乱象纷呈,在喧嚣的表象之下,其实暗藏着“立法院”这些年来的诸多变化。种种变化,原本有些立意良好的,比如“立委”席次减半原为提高议事品质,却是人多人少一样乱。有些却是“政治新产儿”打破原有政治游戏规则,绑架“立院”衍生“政治恶果”,结果却还是全民买单,比如朝野党团协商的密室政治。难怪国民党“立委”吴育升感叹于制度被变相扭曲后的无奈。

 

 

 

  今天,“解码台湾‘立法院’”系列报道推出第二篇,尝试探讨“立法院”之“变”。

  变化1 改革却难弃“立委”作秀陋习

  台“立法院”是岛内的最高立法机关,除立法权、审查预算权之外,还有变更“领土”、修改“宪法”、罢免“总统副总统”等更大权力。

  台“立院”充斥污言秽语、拳打脚踢,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早已有之。当时民进党席次少,常透过激烈抗争方式杯葛议事。后来,随着民进党和其他在野党“立委”增加,为凸显议题,在野党“立委”也常上演全武行戏码,而“立院”新闻也被戏称为“体育新闻”,时常在国际媒体榜上有名。

  2005年,“立院”来了次猛烈的改革。自第七届“立委”起,数量从225名减半为113名,任期4年,选举方式改行“单一选区两票制”:即区域“立委”选举按应选名额划分同额选举区选出,不分区及侨民“立委”依政党名单投票选举,由获得5%以上政党选举票的政党依得票比率选出。原本希望借由减半席次提高议事品质与效率,但是现实残酷,“立院”未见议事品质与效率提升,反而看到“立委”的素质与效能低落。台湾《中华日报》20日评论文章就指出,“单一选区两票制”,固然有其优点,但因选区划分太小,“立委”为巩固票源而勤跑基层,流于“里长化”,视野不及于全台性议题,是以“立院”难见优质法案审议,“立委”问政品质低落也为人诟病。

  另外,有些“立委”打架后总大言不惭说是为“捍卫选民利益”,当然不能完全排除有实在为民谋利益的,但是更多的是基于党派纷争和个人作秀、追求媒体曝光率:这年头不毒舌不足以吸睛,不暴力不足以扬名。这一点连喜欢在“立院”喷瓦斯出风头的前“立委”李敖都承认。

  变化2 “立法院”被讽为“乔家大院”

  这次马王斗,引爆点是马英九看不爽王金平为民进党“立委”柯建铭的官司关说、走后门,也就是“乔”事情。“立委”“乔”事情的“威力”,早已全台知晓,“立法院”也被戏称为“‘乔’家大院”。

  尽管法规对“立委”行为作了规定,但他们仍有意无意游走在“受选民拜托”或“人情政治”的游戏边缘“乔”事情。《新新闻》近日专题介绍“乔家大院”的“四不乔”(官司、罚单、刑案及考试、联招或入学试务)与“四常乔”(火车票座位、病床、兵役关切及调动、监狱探监增见),以及“立委”“乔功”、“立院”“乔文化”。文章指出,不必付任何花费,就能透过“立委”身份,“乔”到利用公家资源替自己赚足面子和里子,这是最深厚的“乔”功。

  “立委”“乔”事情,印证了那句老话“有关系没关系,没关系有关系”,有人情但是却会伤害大多数民众的利益,以及造成“社会正义原则”的崩溃。台湾《旺报》近日评论指出,学法律的马英九重视正义原则,当然不能继续容许“牺牲社会正义的政治游戏”,因此他对王金平开铡。

  变化3 朝野协商导致“少数暴政”

  “造成‘立院’如今乱象,马英九有一定的责任,也害了他自己。”接受导报记者连线时,马英九子弟兵吴育升说,马英九在2008年上台时,就该处理已经“坐大”且弊大于利的朝野“立院”党团协商制度了。

  所谓朝野党团协商,前“立委”郭正亮受访说,陈水扁2000年执政后,由于国民党在“立院”席次比民进党多,为了让一些法案能通过,陈水扁指示民进党党团总召柯建铭与“立法院长”王金平交涉、协商,时间一久,朝野协商凌驾于专业的“委员会”头上,选择什么样的法案优先审议、法案能否通过也变成要视王金平、柯建铭的意见而定。吴育升则坦言,这是制度被变相扭曲的悲哀。

  朝野协商关系制度化及扩权,加上缺乏外部监督而造成“密室政治”,让“微党团”拥有了实质否决权,造成“少数暴政”现象。郭正亮表示,2008年国民党重新执政,“立院”席次又占优,马英九想当然认为党籍“立委”会听话,也“放纵”王金平的领导风格;如今声望走低,“蓝委”也常跑票,马英九意识到朝野协商的严重致命性,改革大刀也就砍向了“立院”。(海峡导报 记者林连金)

来源:东南网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