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文史博览 > 正文

抗战期间金日成与杨靖宇建立深厚友谊(图)(2)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3年09月19日 13:19     来源:中国新闻网

  金日成和杨靖宇在抗日斗争中互相支持

  1936年到1937年,是东北抗日游击运动发展壮大的时期,金日成领导的朝鲜人民革命军和杨靖宇领导的第一军,成为东南满地区的两大武装力量。敌人的绝密文件以及报纸和杂志,常常把金日成的名字和杨靖宇的名字并列在一起。

  最先向金日成介绍杨靖宇的,是中共东满特委书记童长荣。1931年初,童长荣任中共大连市委书记,他时听人说抚顺煤矿的工人都把杨靖宇当大哥对待,很尊敬他。1931年11月,童长荣调东满地区,任中共东满特委书记,和金日成等朝鲜革命者一起,领导抗日武装斗争,创建抗日游击根据地。1936年10月,杨靖宇所部的第一军第二师师长兼政治委员曹国安率二师开赴长白县黑瞎子沟一带,与金日成率领的六师协同进行了多次大规模战斗。曹国安向金日成极口称赞杨靖宇。南满各部队曾向朝鲜人民革命军要了好多人,金日成给他们派去了许多精心培养的军政干部。杨靖宇通过各种渠道对朝鲜同志给予南满各部队的真诚帮助表示感谢。金日成也经常托人向杨靖宇问好。这样,金日成和杨靖宇在共同斗争中不断地加深了友谊。

  杨靖宇,在整个东北大地上,他的威名几乎无人不晓。他是东北抗日联军的创建人和领导人之一,一个影响着现代中国的民族英雄。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出现了全国抗战的局面。杨靖宇与二军政委魏拯民约定,来年年初,聚会辑安,共商大计。1937年冬,杨靖宇率军部在辑安老岭山区建立根据地。1938年5月,南下的魏拯民率部到达老岭五道沟,与杨靖宇会师,召开军政干部联席会议。杨靖宇提出应与八路军取得联系,魏拯民表示同意。会议决定:从一、二师抽调兵力补充三师,由三师先行西征,一、二师随后;四、六师和独立旅继续在通化地区开展游击战;五师仍在绥宁一带活动,并负责与吉东、北满的抗联各军联系。

  正当各部认真贯彻落实老岭会议精神的时候,6月29日,第一军第一师师长程斌在本溪叛变投敌。程斌对一军干部的活动路径、各部队的番号、密营的位置都了如指掌,这给一军造成了严重的困难。7月,杨靖宇、魏拯民在老岭召开紧急会议,取消西征计划,并采取了防止军机泄露的改组措施:撤销一、二军的番号,在第一路军总司令部下,部队编成三个方面军和一个警卫旅。这次会议还讨论了如何加强同战斗在中国的朝鲜共产主义者、朝鲜抗日军队的团结联合和协同作战的问题。杨靖宇再次强调了中朝人民联合抗日的重要意义,并创作了一首《中朝民众联合抗日歌》。9月,杨靖宇率总司令部、警卫旅、少年铁血队,共约四五百人离开辑安,向东北临江、濛江、桦甸一带转移,一次又一次地突破敌人设下的重围。

  在杨靖宇所部情况危急的时候,金日成向杨靖宇伸出援助之手。金日成紧急准备了一批军火和军需,派一支部队绕过濛江县,经金川、柳河二县向通化一带移动。这样做是为了分散包围第一军的敌人兵力,给第一军创造突围条件。金日成当时派一支分队故意大摇大摆,边打边走,直逼通化,以吸引敌人。金日成本人则率领一支小分队秘密打入朝鲜国内腹地,加强朝鲜国内革命斗争。另一方面,金日成的主力部队转战各地,痛歼敌人。朝鲜同志灵活的战术转移,使敌人蒙头转向,找不到朝鲜人民革命军的行踪,被拖来拖去,弄得精疲力尽。事后,杨靖宇和魏拯民多次说过,朝鲜同志在临江、抚松和濛江一带发出的枪声,在扭转第一军困难局面方面起到了关键作用。

  南牌子会晤:杨靖宇与金日成的惟一一次会面

  1938年11月25日,杨靖宇与金日成这两位神交已久的抗日英雄,终于在濛江县(1946年2月,为纪念在此牺牲的杨靖宇,东北民主联军将濛江县更名靖宇县)南牌子实现了历史性的会晤。为了扭转革命面临的困难局面,就要及时制定对付敌人攻势的新战术,并采取措施清除左倾冒险主义招致的后果。为此,朝鲜人民革命军和抗日联军第一军各部队,决定在南牌子搞一次聚会。

  金日成急切地盼望着杨靖宇的到来,因为第一路军在西征热河的战役中损失惨重。他先派了一批人去接杨靖宇的部队,还为他们充分准备了食宿条件和供他们换用的衣被。在杨靖宇最困难的时候的相会,杨靖宇和金日成都格外激动。杨靖宇的眼睛炯炯有神,金日成一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他是一个忠厚而热情的好汉。他们烤着篝火交谈。杨靖宇谈起第一军里的朝鲜同志,说:“第一军里有许多朝鲜人,都是有名的战将。可是他们没能都来。”杨靖宇痛心地表示,失去了许多好同志,并为失去那些朝鲜同志那样难过。谈完话后,金日成把杨靖宇一行领到宿营地去。第一军的同志们看到朝鲜人民军井然有序的帐篷,都感到惊叹不已。他们不敢相信这是为他们搭好的帐篷。

  当金日成把杨靖宇领到为第一军干部准备的指挥部帐篷时,杨靖宇激动地说:“我早就听说金司令的部队好客,但做梦也没想到在这么个山沟里会受到这样的款待,特别是这个冬天是多么严峻的冬天啊。”杨靖宇不肯跨进帐篷,金日成劝他快进帐篷,好解解几个月的疲劳,晚上再好好睡一觉。杨靖宇说:“那怎么行,还没有向贵部战友们打招呼,怎么能先想到休息哪。”金日成感到杨靖宇的确是一个不同一般的人,以前也有许多友邻部队的客人来过,但像杨靖宇这样还没有卸下行装就先要向朝鲜指战员打招呼的人,却是很少见的。金日成听了杨靖宇的要求,带他到了朝鲜人民革命军驻的密营。朝鲜战友的密营和第一军战友要驻扎的密营,只隔着一个山脊。朝鲜人民革命军全体指战员接到了金日成的通知,在宿营前列队迎接了杨靖宇。杨靖宇说:“我们多次远征热河,各部都遭受了严重损失。但贵部毫无损失,保存了力量,这都是因为金司令有主见,领导有方;而我,却几乎失去了所有的部下。在远征热河的路上,他们一直吃不饱,穿不暖,睡不好,都在半路上倒下去了。一想到他们,我就禁不住流泪。今天要是我能把他们都带到这里来该多好。”说着,杨靖宇热泪盈眶。

  看到杨靖宇为牺牲的战士流泪,金日成十分感动。他设了便宴为杨靖宇洗尘。所谓便宴,只不过是几样干菜和几杯水酒而已。杨靖宇把手枪和挎包解下来放在一边,说他好久没有松过皮带了。同杨靖宇一道来的徐哲(时任第一军总部军医处长,后为朝鲜劳动党政治局委员、朝鲜人民军大将)悄悄对金日成耳语说:“这是破例的,杨司令任何时候都军容严整,注意保持军人的威严,今天却完全打破了常规。”

  杨靖宇在谈到西征热河的时候说,要是没有朝鲜人,他的部队就难以突破重围,就难免全军覆没。要是中朝两国共产主义者没有组成抗日联军,而是各自行动,他也就不会来南牌子见金日成了。对金日成把培养的大批朝鲜人干部派到自己的部队来,杨靖宇表示由衷的感谢。南牌子会议开了十几天,对热河远征的左倾冒险主义的实质及所造成的严重后果进行了尖锐的批判,认真研究了清除其后果的措施。会议还就朝鲜人民革命军针对敌人的大规模攻势,挺进以白头山为中心的国境一带积极进行军事政治活动的问题,恢复和整顿被破坏的祖国光复会组织、更加积极地开展群众政治工作的问题和在革命斗争中坚持自主立场的问题,进行了讨论并作出了决定。金日成用朝鲜人民革命军战士给杨靖宇和魏拯民组编了新的警卫团,补充了许多人员,任命了指挥员,还给杨靖宇配备了一个传令兵。通过警卫团的改编,中朝两国革命者的友谊进一步加深了。南牌子会议结束后,各部队向所分担的作战地区开拔了。临别的时候,金日成与杨靖宇以两国革命者的名义约定:一定要转祸为福,成为胜利者时再会。可惜的是,由于杨靖宇的牺牲,金日成此后没能再见到他。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