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文史博览 > 正文

蒋经国"打老虎"只维持70天 悲观消沉常借酒浇愁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3年07月12日 16:18     来源:中国新闻网

  1948年,国民党统治的崩溃已经到了势不可挡的地步。对此,共产党看到了,美国人看到了,就连国民党自己也意识到了。战场上的节节败退和经济的濒于崩溃,像两只难以挣脱的大手,死死掐着南京政府和蒋介石的脖子。

  那年夏天,国统区物价较抗战前上涨600多万倍,一个小学教师一天的工资只能买几个馒头。国统区城市经济的崩溃,令民怨沸腾,并使国民党军队的战争补给大受影响。

  国民党阻止经济崩溃的主要战场,自然是经济中心上海。蒋介石先是几次电催杜月笙筹措平定物价的办法,杜便招聚谋士,拿出“政府抛售一定量的物资,使大量法币回笼”的具体方案,并得到蒋介石、孔祥熙等认可。

  没想到,物资一抛出,就马上被抢购一空,市场犹如一个无底洞,随抛、随抢、随空。尤其是还来了一些“消息灵通的南京客人”,都是与官家有着各种勾结的商人,他们在人数和钞票上,比上海本地投机商人还强势。山穷水尽的政府本来就没多少东西可卖,这一招很快宣告失败。

  接下来,蒋介石、南京政府委任中央银行总裁俞鸿钧和“太子”蒋经国为上海经济管制正、副督导员,坐镇上海打击投机倒把、发放金圆券取代法币。俞一开始就知道这一招注定会失败,加之不能与“太子”抢风头,所以在上海的表现极为消极,不但很少露面,连一些会议都不亲自到场。

  为了挽救蒋家王朝,蒋经国倒是信心满满、干劲冲天。看看他当时公开发表的言论便可见一斑:“投机家不打倒,冒险家不赶走,暴发户不消灭,上海人民是永远不得安宁的。”“人民的事情,只有用人民自己的手可以解决,靠人家是靠不住的,要想将社会翻过身来,非用最大的代价不能成功!”“本人此次执行政府法令,决心不折不扣,决不以私人关系而有所动摇变更!”“不惜以人头来平物价!”“打祸国的败类,救最苦的同胞!”“打倒豪门资本!”

  行动上,蒋经国组织了“青年服务队”,会同警察局和警备司令部联合执法,并真的做到了连出重拳、铁面无私,还就地枪毙了一些投机违法分子。上海的物价在一个时期内保持了稳定,岌岌可危的财政金融危机也似乎有所缓和,舆论也发出一片赞扬之声。有的报纸称蒋经国是国民党的救命王牌;有的甚至称颂他为“蒋青天”、“活包公”;有的外国记者则称之为“中国的经济沙皇”。

  然而好景非常短暂,蒋经国的滑铁卢之战马上就降临了。

  蒋经国的策略是一手镇压下面的地方投机商,一手打击上面的官僚资本。在打击官僚资本方面,他决心打“大老虎”以震慑官宦资本家,并选中了孔祥熙的儿子、他的表弟孔令侃。蒋孔之斗的细节有很多版本,难辨真伪,这里主要采纳川军师长、抗日名将、青红帮头领范绍增的回忆。范也曾混迹于旧上海,蒋经国整治孔令侃时,他是孔任董事长的扬子公司的董事,二人又都是情色高手,经常一起玩耍。

  孔令侃仗着“皇亲国戚”的地位在上海横行霸道,明火执仗地投机倒把,大发国难财。据说蒋经国事先还向蒋介石打了招呼,蒋介石也同意牺牲这个混蛋外甥。孔令侃得知这一消息后很是紧张,便想请蒋经国吃饭疏通,结果蒋不买他的账。孔一看苗头不对,连夜跑到南京向宋美龄哭诉。宋便向蒋介石表示坚决不能拿她这个外甥开刀,蒋介石只好要求蒋经国作罢。于是便有了蒋经国转而逮捕杜月笙儿子杜维屏的事情。

  然而杜月笙处理此事,表面公道仗义,实则抓住蒋经国不能制裁孔令侃的软肋当众向蒋发难。结果是法院终审判刑6个月,杜象征性地交了一点罚金,以罚代刑,放人了事。

  蒋经国上海之行虎头蛇尾,不但“老虎”没打成,连“狼”也没打到。接下来,他在上海广播电台凄凉地发表了《告别上海市父老兄弟姐妹书》,宣布经济管制失败,并向上海市民致以深切的歉意。宣读完毕,黯然泪下,返回途中,他对随行的朋友说:“上海经管失败比济南失守的后果更为严重。”

  同年11月6日,蒋经国悄然离沪,上海经管变成了一场只维持了70天的闹剧。此后,蒋经国对国民党政权及自己的前途感到茫然,悲观消沉,每日借酒浇愁,常常喝得酩酊大醉。

  今天看来,蒋经国“打老虎”的初衷是好的,方法也没什么不对,其铁面无私的表现甚至令人敬佩,然而这样一个危难之中拯救政权的举措,却成了专制统治下人治失效的一个重要案例。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