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中新调查 > 正文

关注廉价药短缺:为何越来越边缘 政府能做什么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3年06月29日 10:22     来源:中国新闻网

  从假冒VC银翘片说起

  为何廉价好药看得见吃不着

  近日,两则与药品有关的新闻,令不少老百姓心头一紧:先是6月中旬,治疗甲亢病的首选药甲巯咪唑片,在全国闹起了“药荒”;随即,某款维C银翘片在香港被查出含违禁成分,而据媒体曝光,该药很可能是假药。

  耐人寻味的是,两则新闻的“主角”,均是零售价在2元左右的廉价药。

  “近年来,廉价药的中标价被一降再降。当便宜到没有利润乃至亏本时,等待它的命运就是——自动停产或者改头换面。”在长期关注廉价药短缺问题的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施秉银看来,上述两种药经历的,正是近年许多廉价药的“共同命运”。

  为什么廉价好药,频频成为百姓看得见却吃不着的“熊猫药”?

  那些年“消失”的廉价药

  “甲巯咪唑这个几块钱的药已全城断药数周,门诊每天看着无数病人因为停药复发。医改这么多年,为何连‘缺医少药’都没解决?”

  6月16日,西安西京医院内分泌科主治医师邢影微博上的慨叹,再次引燃公众对廉价药屡屡“断档”现象的关注。

  常言道“小药治大病”,所谓廉价药物,是指那些安全、有效、常用而且价格较低的普通药。在邢影医生眼里,国产小白瓶的甲巯咪唑片是治疗甲亢的首选基本药,一瓶只卖两元多,疗效一点不比30多元一盒的进口药差。“可惜的是,我们医院从5月中旬起‘国产小白瓶’就供不上了。”

  中国青年报记者查询发现,在全国范围内,两元多的甲巯咪唑片同样“一药难求”。

  据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王志宏介绍:“今年春节后,几元钱的甲巯咪唑就出现紧张,大概4月底断药,现在河南极少医院有药,但会限购,多数医院无药。”在南京、合肥、洛阳、厦门、乌鲁木齐等多地,均出现了该药“全城绝迹”的报道。有病人为了购买这一吃了多年的“救命药”,甚至求助于网上“黑市”。

  据媒体公开报道,保守估计,目前我国有超过两亿甲状腺疾病患者。而更令人担忧的是,这些年,由廉价药成为“熊猫药”的药,越来越多。

  2011年,全国多个地区出现了鱼精蛋白短缺。这种一盒售价10多元的药,却是心脏病手术时的普通常用必备药,其“断档”导致许多心脏病体外循环手术被迫“停滞”,病人“命悬一针”。

  鱼精蛋白当时还不在国家基本药物目录中,但媒体早发现,即使一些廉价基本药,也难逃“断档”命运。

  2011年,一项对全国12个城市42家医院临床用药情况的抽样调查显示,在基层医疗机构,国家和地方增补的基本药物一般有500多种,而医院廉价药缺口已高达342种。其中,212种药的价格在30元以下,130种药价格在10元以下,10元以下的短缺药中,5元以下的药品占了69%,3元以下的占42%。

  今年3月,天津业内人士向媒体粗略推算,该市医院临床使用的常用药有300~400种,可以解决80%患者的用药。目前,该市“消失”的5元以下廉价药,已占300多种常用药的近三成。

  “很多廉价药都是管用的好药,现在却‘难得一见’。”王志宏医生向记者慨叹,“有时,无奈之下,医生开出价格翻倍的‘替代药’,得到的是患者对医生的种种质疑。而且,有些廉价药的疗效,不是贵的药就能替代的。”

  维C银翘片、红药水、三黄片、黄连上清丸……有网民盘点,这些多则几元钱少则几毛钱的药,近年来越来越难买。新华社还盘点,诸如维脑路通片、牙周灵片、环丙沙星胶囊、注射用红霉素、葡萄糖酸钙片、复方甘草片等多种廉价药,干脆渐渐“退出百姓视线”。

  病人为买一盒5毛钱的眼药水,连跑七八家药店的遭遇,就在这一背景下不时上演。

 [1] [2] [3] [下一页]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