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正文

韩裔慰安妇忆过去流泪:同伴被日军抽臀部烫乳头(3)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3年06月28日 10:43     来源:中国新闻网

  逃离魔窟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有一天,“金叔叔”把姑娘们集合在一起,要大家马上收拾行李,准备坐火车到南京去做“生意”。

  “金叔叔”直截了当地对姑娘们说:“你们到南京后,还是像在这里一样接客。”就在朴娥姬临走前等火车的一个多小时里,那个“金叔叔”仍没忘记在她身上发泄兽欲。

  朴娥姬记得,在南京呆过了3个月后,又被日本人用船转移到武汉。她在船上数了一下,原本25个姑娘只剩下不到20个。朴娥姬回忆,与她一起的一个韩国姑娘,在连续遭受日军几个月的奸淫后怀了孕,最后被日本兵强行拖走打胎,但她再也没能见到这个姑娘回来。

  1945年6月初,武汉,天气渐热。当时,日军在武昌靠近江边的一个营地设置了一处“慰安所”,朴娥姬和姑娘们下船后,当即就被关进了这个魔窟。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两个多月。1945年8月份,日本投降前夕,朴娥姬也开始感觉到,星期天来“慰安所”的士兵少了,而且士兵们成天无精打采,对她们的看管也松多了。朴娥姬与同房间的一个韩国姑娘商量,决定找机会跑出去。

  机会终于来了。那是一个傍晚,太阳刚下山,朴娥姬与同伴看见站岗的哨兵进了厕所,灵机一动,故意大声叫喊着要去追院墙上的麻雀。

  闹腾之间,两人已追到院子门口,这时哨兵从厕所探出头来望了一眼,见是在戏耍追逐,并没在意。就这样,她俩逃出了大院,又飞快跑到了长江边。这时正好从江对面来了一艘渡船,她俩迅速登上了渡船。

  他乡重生

  “那过的是一段非人的日子,遭的罪说不完,睡着就想,想起来就伤心……”老人家时而停顿、时而哽咽地讲述那段屈辱经历后,已是泪流满面。

  沉默一会后,朴娥姬接着讲述再次改变她命运的一幕:“过江后,我遇到一个肩搭披巾的青年男子正匆忙赶路,我对他说了好多话,但他一句也没听懂。我只好拼命地打手势,求他把我带走。沉默片刻后,他终于点头同意了。”

  这个男子就是她后来的丈夫,他叫黄仁应,是孝感市孝南区三汊镇湖西村(原名东湖大队)人,现在去世已有16个年头了。

  黄仁应把朴娥姬带回家后,并不计较她那段屈辱的经历,后来两人结了婚,以种田和打渔为生。朴娥姬从此扎根异国,过上了安稳知足的生活。她的名字也由朴娥姬改成了毛艮梅。

  由于受到日军的过度摧残,朴娥姬结婚后一直没有生育,黄仁应就和她抱养了一个2岁的小女孩,取名黄美容。黄美容22岁时,招了邻村一个叫龙保国的青年做上门女婿。

  “姑娘女婿很孝顺,本来我被安排住进养老院,可他们硬是不答应,非要我搬过去和他们住在一起,家务事都不让我操心,只要我吃好玩好。”毛艮梅老人告诉记者,几十年来,看病送药、生活起居一直都是女儿女婿悉心照顾,现在肠胃消化不好,每顿饭菜女儿都会单独给她做。

  老人高兴地说,现在自己有6个重孙,最小的已经会走路了,现在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后辈们能过得平安、健康。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