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关注 > 正文

高中生自办毕业舞会 引发炫富争议也不乏追随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3年06月23日 11:46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加郑州高中毕业舞会的学生们兴致很高。今年,成都、武汉等地也纷纷

高中生自办毕业舞会 引发争议亦不乏追随———

  大合影和散伙饭已不是庆祝毕业的全部形式了。这一季,郑州、成都、武汉等市纷纷兴起了“高中毕业舞会”。

  这些刚刚结束了高考的学生们搬来了美国高中生的模式,穿礼服、走红毯、携舞伴,一派光鲜让人艳羡的同时,也让部分人觉得刺眼,以至于被贴上了“奢华”、“炫富”等标签。

  被震动的其实不仅是旁观者。当一种全新的文化现象进入我国社会后,在学生群体内部也带来了交汇和碰撞。如何给青春一个绚丽完满的注脚?这样的历程,从未停歇,又刚刚开始。

  礼服与舞伴

  5月31日,距离舞会还有近半个月时间,“UProm郑州高中毕业舞会”的微信平台向关注者们推送了两条微信:一条关于毕业舞会的传统、习俗和着装,另一条普及舞会礼仪。

  根据毕业舞会“官微”的指示,12天之后,这两百多名学生将放下沉重的课本,换上最正统的西装和最绚丽的礼服,携舞伴步入舞池,用舞姿来为自己的中学生涯画上句号。

  除了兴奋感,还有“某种甜蜜的烦恼”。郑州外国语学校分校的张悦和郑州中学的李孖媛开始犯愁:礼服要怎么搞定?这些过去十几年来从未参与过类似场合的中学生,面临着入手人生中第一套像样的礼服长裙的任务。李孖媛对此畅想了一番,但很快因为高考压力巨大而“暗示自己把舞会放到后面”。

  不过对于郑州一中分校的刘杰瑞来说,礼服和时间都不是问题。从高二上学期就计划好考取外国大学的他,去年年末就开始奔波于托福、SAT的培训和考试,以及国外高校的面试。此时的他不仅搞定了波士顿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无需备战高考,还因应付面试而置下一套G2000牌西装。据他估计,像他这样一身轻松来准备舞会的“出国党”,占到舞会嘉宾的多数。

  不过他也有让自己头疼的麻烦:舞伴。倒不是他约不到女孩,而是他早早说定共赴舞会的朋友,因为“个人和家庭原因”对他“放了鸽子”。

  这一度难倒了杰瑞。根据美国高中毕业舞会的传统,男生邀请一位女生作为舞伴是最重要的部分,“一生好不容易赶上这么一次,到时候身边不站上那么一位,感觉太尴尬了!”后来辗转通过朋友介绍,杰瑞约上了另一个女孩作为舞伴,避免了在会场门口随机和单身姑娘们“碰”的程序。

  也有不那么合乎“传统”的。作为女孩,张悦在人人网上第一次看到舞会信息后,几乎是主动向她的多年好友李亚东询问了意向。两人一拍即合,决定组成舞伴搭档。

  说起这段小小的“女约男”乌龙,张悦至今还对李亚东报以嗔怪,因为后者明明该是对这些来自美国的礼仪最熟知的一个。亚东和张悦在郑州外国语学校分校就读时相识,高一的时候,亚东作为交换生到了美国芝加哥的圣劳伦斯高中,在度过了两年高中生涯后,今年5月刚参加过一次美国的毕业舞会。当时,小伙子邀请了一位爱尔兰裔女孩汉娜,在舞会上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时光。

  “当时我心想,要是咱们国内也能举办一次这样的活动就好了。”亚东说,“结果可能是缘分巧合,还真碰上了。”在考取了宾夕法尼亚的巴克内尔大学后,亚东回国短暂度暑假,与老家郑州的高中毕业舞会不期而遇。

  标准与装备

  “真可惜,我们在一起三年,却从来没有认识过对方。

  2013年高考后,但愿你和TA可以在Starry Starry Night——星夜与氧,有过一次温柔的矜持的共舞,一张自己在最美好的年龄穿着最美的晚礼服的回忆,在梵高编织的星空里拥有相识相知的悄悄话。”

  这是“UProm郑州高中毕业舞会”宣传语中的描述。舞会承诺:要用精心打造的星空舞会主题、精致的冷餐、完美的音乐以及流程安排,让与会嘉宾们体验一次正宗美式的毕业舞会,“不让他们感到一丝尴尬和不安”。而所有这些待遇,每人AA制,花100元门票钱即可享受。

  在网上看到这些信息后,220张门票被郑州学生一抢而空。

  之所以一切都向美国的标准看齐,是因为“高中毕业舞会”(Promenade,简称Prom)这个活动形式最早就缘起美国。此次活动的几位主要组织者,都在高中时有过作为赴美交换生的经历,曾亲历过美国的高中毕业舞会,被这个“有活力”、“文化氛围很好”的形式震撼过。

  “毕业应该是个很大的主题,应当好好地庆祝学生时代的结束。”组织者之一的赵梓钧说。去年曾在郑州一大学食堂小试牛刀的他们,终于在今年将“Prom”较为完整地呈现在了中国。

  刚刚参加过美国毕业舞会的亚东,有着更多见闻。“美国高中生对毕业舞会的重视程度是无与伦比的。他们提前两三个月就开始准备,尤其在邀请舞伴的环节,男生们会挖空心思给对方惊喜。”有一次他在芝加哥白袜棒球队的主场看球,赛场的大屏幕上就应要求打出了好几段约女生共赴舞会的邀请。

  尽管亚东也想把这件“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依样在祖国做上一回,但毕竟条件有限,他只简单地准备了一件黑衬衫配领带。一个月前,他曾在美国随同学们一道租CK牌的无尾礼服、和男生们合租一辆加长林肯来接舞伴。

  张悦说,女孩们对于舞会准备可能更积极些,“大家都想在这一天穿得美美的。”不过她的准备更加“本土”一些——她跑去郑州最有名的批发商贸城,把一条要价300多的及地长裙砍到150元后拿下。

  整个准备活动没有花去张悦太多精力,因为她不得不把更多时间用在高考的最后冲刺上,好完成她考到上海的构想。李孖媛在“畅想”过后,也全身心投入到了高考复习中。直到6月8日答完最后一门、兴奋得熬了很晚,第二天睡醒了一睁眼,她脑子里才突然想到:

  “毕业舞会要来了!”

  票款与豪车

  6月13日,位于郑东新区的“星公馆”已装点得颇有节日氛围。

  赵梓钧和方格等组织者将预收上来的票款悉心地用在舞会上:5000元租了星公馆二楼的一个300平米的场地,6600元的灯光音响舞台效果设备加外场布置,10元一延米租来的红毯从门口延伸至停车场,专业摄影师们也严阵以待。舞会上只有1500元的甜品和700元的寿司,加上会场提供的饮料和果盘。此外,没有酒,全场禁烟。

  亚东本想按规矩接张悦一同去会场,但女孩儿们另有安排。她和几个要好的朋友提前去找了一家婚纱摄影店,在里面化妆、做指甲、做头发,之后盛装打扮的姑娘们打上一辆出租车直奔星公馆,引来了不少好奇的目光。

  在约定的地点等候舞伴,见到眼前这个身穿一袭白色长裙、摘了边框眼镜且化着淡妆的张悦,亚东简直“眼前一亮”。“从来没有见她打扮成这样过啊。”亚东笑着回忆说。

  闻讯赶来的记者们手里的相机响个不停,其中一个镜头还捕捉到了另一画面:一辆白色玛莎拉蒂轿跑车缓缓经过会所门前。事后,这个“证据”彻底引发了网络上对“奢侈”、“豪车”、“富二代”的攻击。

  亚东也注意到了这辆车。据他回忆,车主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士,既不是与会学生本人,也不是来送学生的家长,且一人前来、没有舞伴,看起来更像是到会所消费的——此次毕业舞会所租用的场地,是“星公馆”这个高档娱乐会所中的一间,当晚其他包房还都在营业。

  对于网上“来参加舞会的都是富二代”一说,张悦和亚东不能认同。张悦的父母分别是中专老师和大学老师,亚东的爸妈则是普通公司职员。当晚亚东妈妈送他来星公馆所开的,是自家的一辆本田CR-V。

 [1] [2] [下一页]



[编辑:戈伐]

分享到:4.49K
""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