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关注 > 正文

能源局原局长忆中日春晓油气之争:对方不讲礼数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3年06月04日 10:36     来源:中国新闻网

  亲历中日春晓油气田之争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家能源委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 张国宝

  5月26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德国参观波茨坦会议旧址时强调,《波茨坦公告》第八条明确指出:《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开罗宣言》中明确规定,日本所窃取的中国之领土,例如东北、台湾等岛屿归还中国。所有热爱和平的人,都应该维护战后和平秩序,不允许破坏、否认这一战后的胜利果实。

  有论者认为,这是中国对日本发出“不允许”的最强音。

  而此前的5月13日,日本右翼政客大坂府知事桥下彻关于慰安妇的一番讲话,进一步加剧了人们对日本日益右倾化、否认战争罪责、复活军国主义的担忧。

  以桥下彻们为代表的少壮派日本右翼政客,出生在战后30年,对战争没有直接的体会,以煽动民族情绪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登上政坛,这些人看似爱国,实际是将日本拖向深渊,是对历史的极端不负责任。

  日本发动侵略战争之前一批少壮派军人也是这么干的,结果是给日本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桥下彻们又在重蹈这一覆辙。从电视画面可以看到桥下彻年龄不大,踌躇满志,振振有词,其实是不学无术,一副流氓嘴脸,即使是在日本国内也受到不少人的鄙视,把他们称为政客。如果是这样的人掌权会把日本引向何方?

  不讲外交礼仪的日本前通产大臣

  这使我想起了日本的另一位右翼政客,曾任日本通产大臣的中川昭一。2004年,我去菲律宾马尼拉参加APEC能源部长会,中川昭一原不打算出席这次会议,后在会议开幕前突然带60多人的庞大媒体到达,要求中日韩三国能源部长会晤。

  中方代表团应邀参加。会面中,中川昭一言不由衷,草草收场,待韩方离场时,中川昭一提出要与我再单独谈谈。落座后他立即发难,指责中国在东海开发春晓油气田,侵犯了日本领海。我心平气和地向他解释,中日在领海划分上存在分歧:中方主张大陆架自然延伸,以冲绳海沟深槽为界划分两国领海,而日本主张中间线原则划分领海。对于这种分歧,应该通过外交渠道的友好协商来找到解决办法。尽管中国不同意日本以中间线划界的主张,但为了友好协商,中国的油气勘探一直在日方主张的所谓中间线中国一侧,最远的天外天钻井平台离中间线还有5海里,并不存在侵犯日本领海权益的问题。我强调,中日两国的政治家应站在维护得来不易的一衣带水的国家友好关系高度妥善处理这一问题。在问题没有解决前,可以通过协商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就提过这样的主张,后来又进行过几次海上油气田勘探公开国际招标,不少外国企业也来参加过投标,直到此次会面之前日本方面均未提出异议。

  尽管我耐心解释,但中川昭一仍气势汹汹,他拿过桌上放着的一杯橘子汁,拿一根吸管横在杯子中央,用另一根吸管吸着自己一侧的橘子汁说,你们中国人就像这样把我们日本一侧的油气都偷吸过去了。

  我对他这种不讲外交礼仪的行为很反感,但仍忍住气向他解释,地下的地质构造不像一杯橘子汁这样简单,不可能把十几海里外的油气吸过来的。

  中川昭一又拿出一张印有“绝密”字样的标有中国国土资源部的东海油气井示意图,其中一个黑圈压在所谓的中间线上,继续指责中方侵犯了日本领海主权。

  不知日方通过什么手段获取的这张图。我指出,尽管我现在不能断定这张地图的真伪,但这张图不能说明什么,我已经说明中方不接受中间线的主张,但为了不影响今后谈判的气氛,中国至今最近的天外天钻井也离中间线有几海里的距离。两国的政治家应从对历史负责,从维护两个邻国友好关系的大局考虑,通过协商寻找解决的办法,不做恶化两国关系的事情。

  我为日本出现了这样的政治家而担忧

  会见就在这样的气氛中结束。当会见室门一开,中川昭一带来的日本60多位媒体记者蜂拥而上,连推带挤,时任发改委能源局局长的徐锭明为保护我还被摄像器材打了一下。中川昭一立即在另外一个房间向日本媒体召开记者会,讲述他向中国政府就东海问题提出了抗议。记者会后他即打道回国了,根本没有参加APEC能源部长会议,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一场政治秀,向日本国民显示他的强硬,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

  这是我第一次领教日本右翼政客的嘴脸,从外表到谈吐,我很惊讶日本作为一个世界上有影响大国,怎么会有这样的政治家?他使我联想起李鸿章赴日本谈判屈辱的《马关条约》时的日本政客,想起了日本浪人。中川昭一给我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蛮横而不讲外交礼仪,只知捞取政治资本,和我在日本学习时遇到的许多彬彬有礼的日本人的形象完全不同,我为日本出现了这样的政治家而担忧。

  由于有了这一次交往,我对中川昭一的动向比较关注,没想到这样一个人后来官越做越大,当了自民党干事长,代表日本出席联合国大会,但后来丑闻就接踵而至了。先是中午喝醉了酒满脸通红去参加下午的联合国会议,语无伦次,被世界各国耻笑,日本国内舆论也认为他这副德行给日本人丢了脸,给予炮轰。再后来,媒体登出消息说他突然死在家中,怀疑是酗酒而死。这样一种素质的人居然登上日本政坛高位,我确实为日本政治生态担忧。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编辑:戈伐]

分享到:4.49K
""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