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文史博览 > 正文

保密局北平站里的“余则成”:解放后继续潜伏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3年05月24日 12:29     来源:中国新闻网

  崇外下三条胡同

  保密局北平站的潜伏故事

  苏 杭

  电视剧《潜伏》一波三折、悬念迭起,描写了代号“峨眉峰”、“深海”的余则成,潜伏在国民党保密局天津站的故事。其实,比起剧中的情节,真实的潜伏故事更加扣人心弦、更加惊心动魄。本版今天刊发的“保密局北平站的潜伏故事”就是其中之一。曾住在崇外下三条、保密局北平宿舍的王柏,即是真实版的“余则成”,而特务邢鸣义身上则有不少马奎和李涯的影子。在60年前的峥嵘岁月中,在北京的胡同里,曾有无数的“峨眉峰”、“深海”、“余则成”,为了新中国舍生忘死,无怨无悔。

  前不久,“胡同记忆”版刊登了《下三条胡同,上了锁的自来水龙头》一文,文中写了下三条胡同几个院落的往事,这也勾起了我父亲的一段回忆。几十年前,他在位于幸福大街的二十六中(汇文中学)上学,那时我们家住在北京站附近,从北京站去二十六中,要经过北京站后身,到蟠桃宫,穿过窄窄的羊市口,经过下头条、下二条、下三条、下四条等胡同,穿过花市大街和花市大街南侧的上、下堂子胡同,再经广渠门大街,才能到达学校。

  崇文门外东侧与花市大街之间有四条呈东西走向的胡同,由于胡同比较长,这四条胡同被分成上、中、下各三段共十二条胡同,即上头条胡同、中头条胡同、下头条胡同,上二条胡同、中二条胡同……以此类推。在这些胡同里,住着父亲26中的一些同学,因此他常去同学家里玩。父亲说他上学时,以花市为中心的这一带很热闹:有卖文具纸张学生用品的商店,还有许多的小工厂,比如玉器厂、绢花厂、绒鸟厂等等。还有个电影院,好像是叫大众电影院,据说是玉器市场改的,解放前花市这一带手工作坊很多,生产的假花和玉器都很有名。

  但令我父亲最为难忘的,是北平解放前在下三条胡同的一段往事。那时,下三条胡同十九号是国民党军统北平站的宿舍,不过那时的十九号是不是解放后门牌的十九号,就不知道了。这些事在我家的一本书里记载着。书的名字是《反叛——北京·1949纪事》,作者赵立中。

  下三条胡同十九号是个大院子,里边是国民党军统北平站特务们的宿舍,父亲说的军统,就是保密局的前身。在国民党保密局北平站,潜伏着中共地下党的工作人员。一次,因为地下党联络站遭到破坏,地下党不得不动用埋伏了四年之久的一个姓曹的联络员,到下三条胡同来卖羊头肉,与特务机构里的地下党员王柏接头取情报。那是他们第一次接头,双方不认识,只得使用暗语。因为暗语过长,被一同从十九号院里出来买羊头肉的另一名特务邢鸣义发觉。邢鸣义起了疑心,但当时王柏是保密局北平情报站的少校,邢鸣义只是个中尉,所以他不敢公开跟踪王柏,就暗中跟踪卖羊头肉的老曹。

  老曹住在金鱼池的土井胡同五号,邢鸣义经过一个多月的跟踪,发觉每隔一天老曹必去西单商场北门附近的一个烟摊买一包烟,这就更引起了他的怀疑。金鱼池距西单很远,中途要经过天桥、前门、宣武门。在哪儿不能买包香烟,非要跑到西单的烟摊上来买呢?烟又是哪里都可以买到的普通香烟!他判断,一定是老曹从王柏手里得了情报,再转交到西单那个烟摊人手里,而那个烟摊人的背后,就离北平共产党的地下电台不远了。当时,国民党方面正在想尽一切办法去破获共产党的地下电台。邢鸣义立功心切,又担心王柏周围还有其他共产党的地下人员,怕走漏消息,就没把这件事向上级汇报,只是自己一个人悄悄地跟踪。

  这事儿很快被地下党察觉了,于是设下一计。一天老曹违反常规没去西单,而是去了位于什刹海边的辅仁大学,邢鸣义见状也在身后紧紧跟随。因为是星期天,学校里没什么人,邢鸣义左转右转,进到一间房子里。这时,我地下党的人员早已经埋伏好了,迅速干掉了这个特务。

  邢鸣义突然失踪了,北平站的特务们四处寻找。王柏散出风说,邢鸣义曾经说过,不想干了,想回山东老家去。特务们信以为真,也就放弃了寻找。此后,王柏和老曹改变了原来的接头地点和方式,下三条胡同再也见不到老曹卖羊头肉的身影了。

  老曹因为肺病,于解放前病逝。土井胡同五号的居民们一直不知道老曹是地下党的联络员,只知道老曹人很好,经常接济院子里的邻居们。老曹病重的时候,还把一袋白面分给了大家。老曹的后事都是邻居们给办的,他被安葬在左安门里的坟场。我家现在住的地方是东花市北里,距离原来的下三条胡同很近,如今这一带已建起了东花市北里东区、中区和西区等一片新的住宅小区,西花市也建起了国瑞城,现在除了上头条尚有一百来米的一段儿胡同,而且是北半扇有十来个平房院外,上二条、上三条、上四条、中头条、中二条、中三条、中四条、下头条、下二条、下三条、下四条以及周边的胡同都已经消失了。想想北京半个多世纪的变迁,想想那些为新中国奋不顾身的地下共产党员们,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保密局北平站里的“余则成”

  王柏的真实姓名叫王敬贤,系我党代号为608号的谍报员,化名王柏,北平人,抗日战争开始后即投奔延安,参加了抗日工作,后在晋察冀边区工作,抗战中期,受党的委派打入日伪的治安军,因为他有北京师范毕业的学历,随即被送到治安军在清河的军校学习,是日伪清河军校第一期毕业生。毕业时,由于学习成绩优秀,在学校当了少校学监。到了抗战后期,除了我党不断派了一些优秀分子打入日伪军之外,戴笠也派了一些特务打入日伪军内。日本投降后,国民党接收改编了治安军,王柏遂“潜伏”进了军统。到1948年,王柏已晋升为保密局北平站情报科少校情报员。

  王柏同志于北平解放后,按上级指示,继续“潜伏”,以保持和南京保密局的联系。他伪装成一个名叫王盛永的油盐店伙计,“潜伏”下来。后来,他按保密局北平站前站长王蒲臣的指示,去和西什库教堂吴神甫接头,发现这个吴神甫竟是1948年初由南京直接派来的特务。原来从那个时候起,毛人凤就已经做了一旦北平易手的准备。(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质、品位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