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正文

济宁回应25岁女镇长事件:干部子女就不能升迁吗 (2)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3年04月25日 19:52     来源:中国新闻网

  选拔程序流于形式,问责太轻

  1985年9月出生的徐韬,从2011年4月至2012年10月,仅用了一年半时间,便从正科级升到了副处级,成为湖南省湘潭县副县长。不仅如此,在飞速提拔的过程中,徐韬还考取了湘潭大学的全日制硕士研究生。

  徐韬报考了郴州的岗位,通过了郴州的笔试和面试之后,却成了湘潭县的副县长。3月23日,徐韬在接受采访时说,湘潭之所以录取报考郴州的他,一方面,是出于留用本地人才的考虑,另一方面,是按要求每个县市区必须配备一名“80后”县处级干部,而当时没有其他合适人选。

  “无论是当事人还是组织人事部门,都有各种各样的辩护理由。”竹立家表示,有时候涉事部门、官员还显得“抱屈”,认为这么做很正常,从不想法律法规是怎么规定的。

  根据《公开选拔党政领导干部工作暂行规定》,公开选拔官员必须要经过报名、资格审查、考试、组织考察等环节,才能决定任用,但没有报考异地岗位而在当地录用的相关规定。

  然而,湘潭市委组织部政研室负责人在回应时表示,徐韬在郴州的公选成绩“名列前茅,面试表现尤其突出”,任用“都是合规的”。

  “这些‘弹性’标准是‘一把手’用人权过大的体现”,竹立家说,提拔干部应该用刚性的规则,比如候选人的资历、年龄要求,而不是“面试表现突出”、“有发展潜力”等含混不清的主观标准。

  根据湖南省相关部门的调查结果,徐韬的提拔过程没有严重违规,更多是“程序瑕疵”。如岳塘区委组织部只进行了谈话推荐,没有进行会议推荐,没有就破格提拔事项向上级组织部门报告;在“异地任用”过程中,湘潭市委组织部未严格履行推荐和考察程序。

  其中,6名责任人分别被诫勉谈话、批评教育,给予党内警告处分。而徐韬未见处理结果。

  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湖南省委组织部的处理结果“不能服众”。因为,徐韬的工作能力是否优秀和提拔任用程序是否严谨是两码事,不可以混为一谈。

  在竹立家看来,问责太轻是此类事件屡禁不止的原因所在。

  “这样被提拔的官员应该开除处理。”竹立家主张,很难想象,这样的官员会珍视人民赋予的权力,能依法行事而不损害政府公信力。

  应该用公开的规则选干部

  无论是徐韬还是韩寒,他们的“官员”父亲都是被网民关注质疑的环节之一。

  韩寒在金乡县任职,属于其父担任组织部副部长的“辖区”;徐韬任湘潭县副县长,其父亲曾为湖南湘潭雨湖区人大原主任,母亲是雨湖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这样的“关联性”让网友浮想联翩。

  济宁市委宣传部一位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没有确凿证据,不能说她的升职与她父亲有关,“只不过他父亲是个干部,但干部的子女就不能正常升迁吗?”

  在徐韬事件的处理结果公布后,湖南省委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龚永爱评价说,这是“救火式”的处理,而非从根源上对制度进行反思和修正。

  任建明认为,公众的质疑不无道理,其根源还是有些地方的官员选拔机制缺乏公信力。“看到一个人很年轻被提拔,就会猜测他靠的什么关系、有什么样的背景。”他说,群众这么想,其实是个很糟糕的事情,很多人都会把主要精力用在找关系上,最后建立起来的是个人忠诚的体系。

  “大官选小官、少数人选少数人,这在一定程度上会产生用人腐败问题。”竹立家说,诸如“破格提拔”这样的理由,实际上就给跑官买官、拉关系走后门开了口子,说到底是干部选拔制度的合理性问题。

  任建明认为,当前的干部选拔机制,应该从“伯乐相马”制度转变为“规则赛马”制度,现在是以前者为主的“双轨制”阶段。

  “整个过程就是一个秘密,组织部门考察干部,只是谈话,谈了些什么、考察的结果都不公开。即使公开了,内容也很有限。群众的意见、知情权,都只是走了一下过场。”任建明说,有些地方进行公开选拔或竞争上岗,但大多是在试点,通过公开招考产生的领导干部,可能百分之五都不到。

  “依靠公开的竞争机制决定干部任用,比如通过招考、竞选等,实现官员的任命。”任建明说,“如果越来越多的关系影响干部任用,靠关系进行竞争,那么,最终出现的不是优胜劣汰,而是逆向淘汰。”(来源:中国青年报)

[上一页] [1] [2]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品人生——品质、品位、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