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中新调查 > 正文

中国失独家庭未来或达1000万 父母多患抑郁症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3年04月10日 10:38     来源:中国新闻网

  有这样一些家庭,疾病或灾祸使父母失去了独生子女,人们把这样的家庭称为失独家庭。除了丧失爱子的孤苦外,如今他们更担心医疗、养老等一系列现实难题。近日,记者走进这一群体,聆听他们的故事与心声。

  “孩子走了,

  我们还痛苦地活着”

  “我女儿根本就没走,她一直陪在我身边呢……”一提起自己去世的孩子,59岁的张月菊将头埋在自己的双手中,呜呜地痛哭起来。

  2005年6月7日,年仅24岁的独生女儿夏晶因胰腺癌去世,“感觉天都塌了,好像有把刀在挖自己的心窝子,头发几乎一夜之间就白了。”

  “小晶刚走那阵,我总想她只是出了远门。每天我会做各式各样的菜,等她回来吃饭,还不断地给她买新衣服。”说完,张月菊把记者领进女儿的卧室。卧室内一张简单的木质小床摆放在窗沿下,上面的碎花床单依然平整如新。床边是小晶以前学习的书桌,记者用手摸上去发现上面竟没有一丝灰尘。张月菊拉开了小晶的衣柜,从夏天的裙子到冬天的羽绒服,衣柜里一应俱全,有的还挂着标签。张月菊轻轻抚摸着这些衣服,“这个房间我每天都来打扫,坐在书桌前和她说说一天的生活,让她知道妈妈过得很好。”

  记者提出想看看小晶生前的照片,张月菊勉强同意了,她把记者领进另一间卧室。走进去记者才发现,她的丈夫正躺在床上。见有人进来,他吃力地用手撑着床沿坐了起来,下床后一只手扶着衣柜一条腿在地上拖沓着走了几步。“老头子叫夏怀仁,不愿与人说话,一直在屋里没出来,你别介意啊。”

  老夏的家就在济南市天桥区济安街旁,但他很少下楼,每天只是买早餐时出去逛逛,“怕看到孩子,一看到他们就想俺闺女。”老夏忧伤地说,以前自己不烟不酒,可自从女儿走后,他每天晚饭都要喝接近半斤的高度白酒,“这几年我活的很痛苦,没睡过一个完整觉,躺在床上脑子里全是孩子的模样,心想多喝点酒能睡着,可还是一宿一宿合不上眼。”

  填补失独父母心灵缺失

  3月27日,记者来到济南市槐荫区社工服务中心,社工白静一边带记者参观一边介绍说,槐荫社工从今年初开始开展了失独家庭关怀服务项目,并给该项目起了一个温馨的名字叫“我们在一起”,“之所以开展这项服务,就是希望帮助他们走出孤独寂寞的阴影,点燃希望的薪火,填补失独父母心灵上的缺失,让他们真切感受到社会大家庭的温暖。”

  针对失独家庭的社工服务目前在国内还是空白,槐荫社工们也在摸着石头过河。白静说,失独父母普遍有个现象就是自我封闭,不愿与人沟通交流,但开展社工服务首先要进行“需求评估”,只有通过入户调查,知道了他们的困难才能有针对性的服务。

  社工在进行入户调查前,先要进行模拟训练,“问哪些问题?如何不轻易刺痛他们脆弱的神经?调查时用怎样的语气?哪些表情不能出现等细节我们都要一一演练。”经过社工近一段时间的调查,目前仅槐荫区就有103户失独家庭,“这些家庭主要存在生活照料、经济、养老等问题。”白静一边翻着评估报告一边介绍,“针对这些问题,我们将制定具体的服务计划,帮助他们尽快建立起情感支持和社会支持网络。”

  “没想到孩子的生日竟然成了忌日。”想起自己的儿子,济南市明星小区的孙正荣悲伤不已,2006年4月18日儿子刘震的朋友为他摆了21岁生日宴,席间他与酒店服务员发生争执,不幸被刺死。

 [1] [2] [下一页]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品人生——品质、品位、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