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文史博览 > 正文

远东审判持续近3年 法庭用7天宣读判决书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3年03月18日 00:22     来源:中国新闻网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3月12日在国会接受质询时称,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是战胜国作出的裁决。他同时称,历史应由历史学家来作评价,政府参与历史问题研究并发表意见可能引发外交问题。

  我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3日表示,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是国际社会对日本军国主义进行的正义审判,其结果构成战后国际秩序的重要基础。她说,历史不容翻案,正义不容挑战。

  让我们回到67年前,看看持续了近3年的远东审判,正义是如何战胜邪恶的。

  日本政府曾提出自行审判战犯,遭到同盟国拒绝

  1946年5月3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东京宣布开庭,这是一次规模空前的大审判。审判日本的战犯,是人类基于正义和平的原则以及国际公法的惯例而进行的文明对野蛮的严正审判,是二战后一个重大的国际事件,也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项创举。远东审判持续了近3年,其中波澜起伏,悬念迭生。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是二战结束后建立的、专门惩治日本战争罪犯的国际刑事特别法庭。早在1943年12月1日,中美英三国在联合发表的《开罗宣言》中宣告“我三大盟国此次进行战争之目的,在于制止及惩罚日本之侵略。”这是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缘起。1945年7月,战争临近尾声。26日,中美英三国发布促令日本投降的《波茨坦公告》。在中苏美等国的强大攻击下,日本被迫于9月2日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布无条件投降。这时,世界各国人民强烈要求公开审判日本战犯。延安《解放日报》于9月14日发表社论《严惩战争罪犯》,代表了亿万受侵略的中国人民的心声和要求。日本东京、大阪、京都等地也举行了集会,公布战犯名单,要求惩处。在全世界舆论的声讨下,盟军最高统帅D·麦克阿瑟先后发出5道战犯拘捕令,将东条英机等战争嫌疑犯拘押在东京巢鸭监狱。当年的12月16到26日,苏美英三国外长在莫斯科举行会议,议定并征得中国同意:设立盟国管制日本委员会,以便落实日本投降书的各项条款。依据上述各权力,麦克阿瑟于1946年1月19日颁布《盟军最高统帅部特别通告》,公布《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1946年4月26日修正),下令设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地址定于东京。

  其时,战争刚刚结束,为了减轻及开脱战争罪责,日本政府曾提出,由日本自行审判战犯,如同一战后的德国独自审判一样,但遭到了同盟国的一致拒绝。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由中国、苏联、美国、英国、法国、荷兰、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菲律宾等11国代表组成。法庭庭长是澳大利亚人卫勃,他刚正不阿,但有时有些刚愎自用。首席检察官是美国司法部官员约瑟夫·季南,这个人非常强悍和果敢,人称“魔鬼检察官”。他领导的国际检察局为法庭审判的顺利进行做了大量工作。中国派出的法官是清华大学毕业的立法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梅汝趝,检察官为原上海高等法院首席检察官向哲浚,他们两位都是留美法学博士,是当时中国优秀的法学家。中国监察组的成员即助理检察官还有裘绍恒、鄂霖、高文彬、周锡卿、张培基、刘济生、郑鲁达、吴学文、刘子键等。

  那么,东京审判具有哪些法律依据呢?那就是基于正义与和平的原则以及国际公法、条约和惯例,对日本的战犯进行公开审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第1条规定:“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之设立,其目的为公正与迅速审判并惩罚远东之首要战争罪犯。”1945年的《波茨坦公告》规定:“欺骗及错误领导日本人民使其妄图征服世界之威权及势力,必须永久剔除”(第六条),“对于战争人犯,包括虐待吾人俘虏者在内,将处以法律之严厉制裁”(第十条)。战前的国际社会,已公认发动侵略战争是犯罪。远东法庭宣布,审判犯有以下三种罪行的日本甲级战犯:即破坏和平罪、普通战争罪和违反人道罪。这是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和最为残酷的战争,战后审判的目的,不仅是要惩罚战犯,更重要的是要通过审判揭露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罪行,让全人类记取教训,捍卫世界和平。

  溥仪连续出庭8天,南京大屠杀受害者梁廷芳、伍长德以及国际人士贝德士、马吉提供证言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采用英美法系,根据英美法律习惯,采取对质制,以证据为中心,首先假设被告无罪,控辩双方就证据进行辩论,法官如果认定证据不足,可以拒收。而被告们得到充分的辩护权利,由日美两国著名律师组成庞大的国际辩护团,因而使得法庭的审理过程充满着激烈对抗。

  1946年4月29日首席检察官季南向法庭递交了起诉书。起诉书以大量铁的事实和罪证,控告日本战犯犯有55项罪行,控诉日本法西斯在“大东亚共荣圈”等幌子下对中国、东南亚各国人民所实行的极其残暴的统治。同一天起诉书被送到了东条英机等28名被告手中。

  5月3日,法庭正式开庭。首先宣读起诉书,对先后被逮捕的28名甲级战犯进行起诉。在审判中法庭几乎每天都座无虚席,日本民众要求旁听的十分踊跃。刚开庭,日本律师团竟要求曾参与新几内亚日军犯罪调查的庭长韦勃回避,企图来个下马威,但立即遭到法庭全体法官会议的拒绝。接着日本律师团又以1946年前国际法中没有破坏和平罪而对法庭的司法管辖权提出质疑,季南立即以1919年《凡尔赛条约》、《开罗宣言》等为依据,进行针锋相对的反击,保证了法庭审判的正常进行。

  中国是遭受日本侵略时间最长、受害最深的国家,对日本侵华侵略犯罪的认定,是整个东京审判中的重头戏,证据极其重要。中国检察团决定将皇姑屯事件作为控诉罪犯的起点。最初首席检察官对此表示怀疑,但向哲俊指出,一个国家制造阴谋炸死了另一个国家的首脑,这不是战争行为吗?于是被法庭所接受,这样对日本侵略罪行的认定就从1928年开始。

  为认定被告犯罪,中国检察团组织了伪“满洲国”皇帝溥仪等出庭作证,指认日本策划建立伪满、其本人失去行动自由的事实。溥仪连续出庭8天,创造了远东法庭作证时间最长的记录。

  对于日军在“七·七”事变中开的第一枪,中方提供了宛平县长、29路军副军长等重要证人的证言。南京大屠杀受害者梁廷芳、伍长德以及国际人士贝德士、马吉的证言,揭露了大屠杀的暴行;由于战争时期日本政府隐瞒真相,一般民众根本不知道“皇军”在南京的令人发指的兽行。证人的证言,引起了日本社会的极大震动。对于号称要与中国人大战三百回合的坂垣征四郎,势单力薄的中国检察团从上海搬来东吴大学毕业的英美法系专家倪征燠,倪以首席顾问的身份火速增援,他们夜以继日地搜寻材料,在日本政府档案中发现了大量侵略证据。为了防止窃听,他们用暗语指代战犯,如“板完”代表坂垣征四郎,“板完”是上海方言,意思是“板定完结”。坂垣的第一个证人是“九一八”事变时的日军联队长岛本,出庭后岛本宣称,当天他并没有接到任何命令,而是在朋友家喝醉了,第二天才知道事变爆发。中国检察官当即指出,一个糊涂的醉鬼怎么能够是可靠的证人呢?庭长立即将其逐出法庭。

  当时有个小插曲,倪征燠在法庭上引述了《奉天特务机关报》的文章:“华南人士一闻土肥原贤二、坂垣征四郎之名,有谈虎色变之慨”。为土肥原辩护的美国律师立即反对说,这里讲的是一只老虎,与土肥原贤二无关。当倪解释说,在日占区,土肥原、坂垣就像老虎那样可怕时,法庭爆发出哄堂大笑。中国检察团在法庭上,运用精深的法律知识和斗争策略,舌战日本侵华元凶,完全压倒了被告、被告证人和辩护律师的嚣张气焰,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长达1231页,法庭用了整整7天时间才宣读完毕

  法庭设在东京市谷山的前陆军士官学校,战争时这里是陆军省和参谋本部所在地,在战争的指挥地点来审判这些战争罪犯,历史对他们开了一个玩笑。从1946年5月3日开庭,到1948年11月12日,审讯历时两年零7个月,这是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国际审判。期间公开开庭818次,英文庭审记录4.8万余页,包括日本在内的12个国家共419名证人出庭作证,779人书面作证,有关证据资料达8000件,其中检察方提供的证据资料21200页,辩护方提供的证据资料26800页,《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长达1231页,对日军侵华、日军在太平洋战争、在东南亚的罪行进行了控诉。法庭用了整整7天时间才宣读完毕。

  1948年4月16日,经过漫长而艰辛的审判,审理程序全部完成,庭长卫勃宣布等候判决。梅汝趝主写《日本对华侵略》部分,长达200多页,首先获得了法官会议的通过。此后,法官们对被告逐一量刑。这时中国政府给梅法官发来了“东字1103号密电”,指示要严惩战争罪犯。梅法官表示“自当竭其绵薄,为我国在此次空前国际法律正义斗争中之胜利尽其最后之努力。”但法官们由于对国际法精神的理解不一和法律体系的不同,11国法官对主要被告是否要判处死刑发生了严重分歧。庭长卫勃的想法最古怪,他主张将战犯流放到一个远离陆地的荒岛上去。而印度法官帕尔则提出所有被告无罪释放,理由是“世人需以宽宏、谅解和慈悲为怀。”法国、澳大利亚的法官以本国已废除死刑为由而主张轻判。在这一过程中,梅汝趝法官做了大量的工作,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官也主张判处死刑以严惩战犯。最后,11名法官以秘密投票方式决定战犯的生死去留。

  1948年11月12日,法庭进行了最后一次也就是第818次开庭,卫勃庭长宣布:所有日本被告有罪。在28名甲级战犯(其中2人在狱中病死,1人被诊断患有精神病而中止受审)中,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广田弘毅、坂垣征四郎、本村兵太郎、松井石根、武藤章等7名战争狂人被判处绞刑,16人无期徒刑、2人有期徒刑。10天后,7名甲级战犯被执行绞刑,火化后的骨灰被抛洒在荒野上。此后在南京、上海、伯力、马尼拉等地审判日本乙级、丙级战犯共5416人,其中937人被处以死刑,日本战犯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战后日本政府接受了远东法庭关于日本侵略事实和战争责任的认定

  战后日本政府接受了远东法庭的判决,即接受了远东法庭关于日本侵略事实和战争责任的认定,接受了对东条英机等甲级战犯的判决。1951年签订的《旧金山和约》第11条明确规定“日本接受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与其他在日本境内或境外同盟国战罪法庭之判决”,也正是基于这一点,日本才得以重返国际社会。1972年《中日联合声明》中写道:“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1986年8月19日日本官房长官在众议院内阁委员会答辩时说,日本“根据旧金山对日和平条约第11条,在国与国关系上,接受审判是事实”,这些都表明,日本政府已明确承认东京审判的正当性。

  (来源:南京日报)



[编辑:nimo]

分享到:4.49K

 视频资讯:《品》栏目

《品》栏目
品时尚、品文化、品人生——品质、品位、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