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中新调查 > 正文

红树林遭垃圾侵袭 官方面临缺钱缺人管理难窘境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3年02月18日 12:10     来源:中国新闻网

  1月21日,湛江市霞山区爱国街道办特呈村委会主任陈那佑谈起红树林时,神情充满了怀念和惋惜。“之前红树林非常茂盛,密密麻麻,藏几十号人根本不是问题。”

  令人惋惜的是,那幅枝繁叶茂的红树林图景仅留在了特呈岛上老人的记忆中。现在,岛上的红树林正在被鲸吞蚕食,不仅面积锐减,而且剩下的红树林都被垃圾覆盖,塑料袋如同旗帜般缠绕在树枝上,堆积的垃圾散发出阵阵恶臭。

  近日,南方日报记者在湛江市特呈岛调查发现,当地红树林的面积正在日益减少,垃圾堆积已成为红树林消亡的重要原因,然而这一情况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与此同时,当地不断拓宽的航道和增大的油轮吨位继续蚕食着这片红树林的栖息领土,“海上卫士”的防线不断退守,红树林的管理陷入尴尬。

  现状珍贵古树遭垃圾侵蚀

  铺天盖地的垃圾已把红树林逼到了生死线上,或缠绕其枝叶,或堆埋其根部,垃圾腐蚀后散发的臭气在空气中弥漫

  特呈岛因红树林而出名。据公开资料显示,湛江特呈岛红树林是我国最古老、最美丽的红树林分布区之一,环绕半个岛屿的红树林至今已有500年的历史,资源极其珍贵。

  2005年湛江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划界调查数据显示,岛上共有红树林33.8公顷,主要分布在岛东南面的东村、里村及新屋村沿海滩涂,树种有白骨壤、桐花、红海榄、木榄、秋茄、海芒果等,尤其是白骨壤古树因为其独特的形态和古老性,受到广泛关注。岛上有100年以上古树510株,具有很高的科研、生态和文化价值。

  50多岁的岛民陈炳志半辈子都在打渔,去年8月,台风闹得最凶的时候,岛上的红树林是他的一颗“定心丸”。“当时的风浪非常大,还好有红树林将它们挡住。”

  现在,红树林被垃圾包围,陈炳志早已熟视无睹。“很多年来一直都是这样,刮一次台风垃圾增多一些,慢慢就变成这样,也不见人清理。”大多特呈岛原住民并没意识到,日益增多的垃圾直接威胁了这片有着数百年历史的红树林的生存。

  率先发现特呈岛红树林生存险境的是中国红树林保育联盟。去年12月8日,红树林保育联盟的志愿者登上特呈岛进行底栖生物调查,偶然发现的情况让他们非常吃惊。该组织项目官员张晓曦回忆:“垃圾非常多,触目惊心,导致很多树木死亡。”

  “特呈岛上的500多株白骨壤古树,是中国最古老且最漂亮的红树林古树群。挂在树上的海飘垃圾导致了白骨壤古树的死亡。”谈起特呈岛红树林的遭遇,张晓曦非常担忧。

  1月21日,南方日报记者沿着特呈岛红树林带生长的海岸线进行实地调查。在长约3公里的红树林分布沿线上,至少有2/3的红树林被编织袋、塑料袋等垃圾包围,垃圾仿佛从天而降般被抛洒至红树林上,或缠绕其枝叶,或堆埋其根部,垃圾腐蚀后散发的臭气在空气中弥漫。

  记者看到,不少被塑料袋紧紧包裹着的枝叶由于负重过多而折断,另有大量树木已经看不到树叶,除悬挂垃圾外已无空间生长枝叶。在靠着海滩一侧,一排排光秃秃的枯木孤零零地矗立着。铺天盖地的垃圾尤以里村至新屋村一带最严重,不仅大量垃圾侵蚀着树林,沿岸的沙滩上也散落着许多生活垃圾。

  中国红树林保育联盟研究认为,垃圾是造成红树林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固体垃圾会造成大树折枝,塑料袋等漂浮垃圾会覆盖红树植物叶片及皮孔,进而导致红树植物窒息死亡。垃圾还会对红树植物的幼苗造成直接的机械伤害,对栖息于红树林的底栖生物和鸟类造成严重影响。”

  张晓曦表示,目前铺天盖地的垃圾已把红树林逼到了生死线上。充当居住区与潮汐、大浪和风暴之间缓冲带的红树林一旦消失,台风来袭岛民的生命财产也会受到威胁。

  威胁海洋卫士的防线失守

  对红树林更大的威胁来自于水土流失,随着湛江港航道的不断拓宽,特呈岛红树林赖以生存的水土不断被冲刷

  红树林里的垃圾从哪里来?村民将垃圾倒入海中是显而易见的原因。记者在岛上走访时多次看到里村、新屋村的村民将垃圾倒在沿岸的沙滩上。

  1月21日下午,记者看到一村民从里村走出,来到海堤边将两桶垃圾倒在海滩上,该陈姓村民告诉记者,这么多年来一直这样处理垃圾,“并不担心垃圾会影响红树林的生长,垃圾还能为红树林当肥料。”

  特呈岛开发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肖邓清承认,虽明令禁止村民往海里倾倒垃圾,但仍有村民不遵守。他认为,村民倒入海中的垃圾并非最大来源,更多的来自于特呈岛周边的海漂垃圾,“红树林上的垃圾绝大部分是去年8月刮台风时带来的。”

  垃圾包围红树林的背后,是特呈岛尚无法处理垃圾的事实。记者调查发现,目前特呈岛上并无处理垃圾的方法。岛内有7个自然村,每个村都挖了一个土坑用以堆放垃圾和进行掩埋,待数量增多后再焚烧处理。在岛上游道边不时看到垃圾堆积点,其中多为村民随手丢掷垃圾而自然形成。

  陈炳志告诉记者,外界都说红树林多么有价值,但对村民而言,也就是一片树林而已。“以前可以摘果吃,砍柴烧,后来知道那些是红树林,划了保护区,但大家并未因此得了什么好处。村民跟这片树林有朴素的感情,但并不觉得它们有什么特别之处。”

  如果没有人定期清理垃圾的话,随着潮水而来的垃圾则难以消除。“涨潮落潮之后垃圾又会挂在树上,要派人分片包干管理才行。”肖邓清说。

  事实上,红树林上的垃圾远非陈那佑案头最重要的事。去年底,岛上垃圾中转站终于建成,准备将岛上居民的生活垃圾回收运出岛外集中处理,然而直今垃圾站内仍是杂草丛生。“收集垃圾是一笔费用,买垃圾运输车是一笔费用,将垃圾从岛上运出又是一笔费用,没有这笔钱,中转站建好也用不了。”陈那佑无奈地说。

  在遭遇垃圾包围的同时,对红树林更大的威胁来自于水土流失。淤泥和湿地是红树林生存的“皮”,而近年来,随着湛江港航道的不断拓宽,以及油轮吨位的不断增大,特呈岛红树林赖以生存的水土不断被冲刷。“30万吨的油轮开过去,浪一涨一退,红树林的泥就被淘走了。很多游客看了特呈岛的红树林问怎么是长在石头上的,其实是因为上边的淤泥被掏空了。” 湛江市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可持续利用科副科长陈菁菁表示。

  夕阳下,滩涂上的红树林孤独地指向天空。重重威胁之下,地上的淤泥日渐萎缩,红树林里的垃圾越积越多,红树林这道“海岸卫士”的最后防线也日渐退却。“现在的红树林和以前相比消失了很多,以前还有很多人进去捉螃蟹,现在也就只能在岸上看看了。”陈炳志说。

  困局缺钱缺人的尴尬处境

  特呈岛红树林的垃圾处理问题暴露了湛江红树林管理局的尴尬处境:一是缺钱,二是缺人,管理起来尤为吃力

  2003年4月,国家主席胡锦涛视察特呈岛,提出了要把特呈岛建设成为生态文明旅游新海岛。作为一个主打旅游业的岛屿,相关管理部门为什么会对这些破坏红树林的垃圾视而不见?

  对此,湛江市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特呈岛开发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和特呈岛村村委会给出一致的答案——没钱。

  陈那佑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要清理红树林上的垃圾每年须额外支出6万元,“将红树林分6段,每段由一名保洁员负责清理,每月为每名保洁员支付1000元工资,每年共支出7.2万元”,而这一笔钱特呈岛村根本拿不出。一个明显的事实是,作为一个旅游岛屿,该村迄今尚未有资金配备垃圾桶。

  陈那佑认为,要彻底解决特呈岛红树林的保护问题关键在于进行淤泥回填和建保护围栏,这一工程的投入资金高达近千万元,远非特呈岛村可以承担,唯有指望上级政府下拨。“此前曾向广东省生态协会申请在岛上进行红树林复种、宣传项目,但并没有明显成效。”

  肖邓清对湛江市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迟迟不来“打交道”感到难以理解:“特呈办是霞山区派驻岛上的管理机构,对红树林存在监管职责,但在人员、经费不够的情况下很难顾及对红树林的管理。如果市里的红树林管理局能够过来协助,提供相应的保护资金,红树林就能够被保护起来,但现在双方没有很好地协调。”

  对此,湛江市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科研宣教科科长陈粤超解释,整个湛江市的红树林保护区的面积有2万多公顷,约30万亩,而湛江红树林管理局只有24个编制人员,管理人手非常紧缺。“800多亩的特呈岛红树林放在30万亩当中是很少一部分。”

  陈粤超说,特呈岛红树林的垃圾处理问题暴露了湛江红树林管理局的尴尬处境:一是缺钱,省财政每年按在编人员数量下拨的经费不到200万元;二是缺人,24个编制人员管理约30万亩红树林。在资金、人手均紧缺的情况下,管理起来尤为吃力。

  “湛江保护区下面有5个管理站,用中科院前来调研的专家的话来说,每到一个管理站看到的都是一个国家保护区。我们是多个国家级保护区组成一个保护区,然后只用一个国家级保护区的编制和经费去管理。”

  中国红树林保育联盟将特呈岛的垃圾问题反映给湛江红树林管理局后,湛江红树林管理局和特呈岛村委签订了一项垃圾清理协议,每年支付1.5万元给特呈岛村委由其负责处理红树林的垃圾,陈那佑对这笔钱能否到账还心中没底。

  垃圾破坏红树林

  主要责任在政府

  专家把脉

  在海洋开发提速的大形势下,特呈岛的红树林绝非面临威胁的孤例。日前通过验收的“我国近海海洋综合调查与评价”显示,与20世纪50年代相比,我国红树林面积丧失73%,由55万公顷减至15万公顷。

  近年来,广东省内的红树林频频告急。中国红树林保育联盟提供的资料表明,上世纪90年代至今广东省内的红树林一直面临着城市化、港口码头建设及开发区建设的威胁,垃圾污染、生物入侵、标准海堤建设、病虫害、水上运输、过度捕捞和采集等行为也对红树林造成不同程度的影响。

  广东的红树林主要分布在湛江、深圳和珠海等地,总面积9084.0公顷,其中湛江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拥有的红树林占全省的79%,是我国面积最大的国家级红树林自然保护区。巨大的压力下,湛江保护区的突围让人期待。

  撰写《广东特呈岛国家级海洋公园总体规划专题研究》的广东海洋大学教授韩维栋认为,特呈岛垃圾破坏红树林的问题主要责任在于相关政府部门。

  “从2003年起,国家已经投入了很多资金用于特呈岛建设。但湛江市政府、红树林管理局等对红树林保护力度不够,垃圾问题都没法解决。”他提到,特呈岛的垃圾中转站建成后一直荒废着,作为生态旅游的岛,游客观光旅游竟然在街上找不到垃圾桶,相关旅游部门也没尽到责任。

  2011年,特呈岛被批准为国家级海洋公园,韩维栋是规划专家之一,对于如何破解特呈岛管理的困局,他表示,“有了中央财政的大力支持,这给红树林保护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契机,以此能全面、系统地建设特呈岛。但是落实规划中对红树林的保护部分,还在于相关政府部门。”

  同时他认为,村民普遍对红树林缺乏保护意识,村民们也应承担起保护红树林的义务。“政府和社会组织应该行动起来,对村民进行科普、环保教育,树立起他们的保护意识。垃圾处理方面,他提出可以像城市一样,收取垃圾处理费。每户村民出资,然后村集体用这笔资金统一处理村民们的生活垃圾。”

  宜居广州生态环境保护中心工作人员李嘉敏非常认同韩维栋的观点,他对特呈岛垃圾问题进行调研后认为,当务之急是让垃圾中转站运转起来,同时通过志愿者定期清除垃圾以缓解对红树林的影响,通过宣传让当地居民树立保护意识。(来源:南方日报)

【编辑:倪茉】


分享到:4.49K